第三百七十九章 庆贺

    乔木对于儿子的十天非常看重的,对于燕城主同燕阳来说,儿子十天那是联系燕城上下关系网的。少城主府里面办的热闹,那是给外人看的。

    对于乔木来说,那是她为儿子庆生,并且感谢这些日子以来,陪着她一起备孕备产的人。

    少城主府的晚宴对于乔木来说才是重头戏。这是自己人吃的。

    宴席的规格肯定是不能同外院的宴席相比的,估计人家燕城主那都是按照最高标准准备的。

    不过晚宴上的吃食与酒水那绝对是乔木私人珍藏的,是最好的。

    为了这个晚宴乔木把厨娘请到内室亲自做主拟定的菜单,更有乔木为了这次晚宴,特意给厨娘的新菜谱,绝对是让人耳目一新的。关键是口味相当过得去。

    经过多少名厨验证过的绝技。

    晚宴的地点就在暖楼里面,燕少城主看到这个布置都摸鼻子,第一个认识就是乔木对这些人可比对燕城这些实力派上心多了。

    再看看桌子上的菜色,燕少城主只有摇头的份,他家夫人的重心任谁看一眼菜色就能明白的没看到那边桌上的侍卫们,嘴巴都咧开了吗。还有人再说:‘有口福了,夫人让人试出了新菜色。’

    燕小包子更是被亲娘打扮的特别喜庆,连襁褓都是红色的,头上顶个虎头帽,抱给老大夫看的时候,脖子都需要燕少城主托着。

    燕少城主心疼儿子,嫌弃自家媳妇瞎折腾儿子。上午宴会的时候,抱给多贵重的人看,也没有如此折腾自家小子呀。

    乔木还在做月子,虽然出了内室,也不敢久坐,过来老大夫这里:“这大半年多亏了您多番关照,我们母子能有今日要敬老大夫一杯的。”

    老大夫胡子都笑的哆嗦了,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夫,救治过多少的人,身份贵重无数,能如夫人这般尊重看重他老人家的真是少见:“不敢,不敢,可不敢当少城主同夫人如此重视,这都是小老儿分内之事。”

    乔木:‘您别客气,等平哥大些,定然要平哥给您敬酒的。是您妙手神医,我们母子都是受益的。’乔木这话说的相当肯定,身边有个大夫,生孩子的时候心里踏实多了,何况平日里老大夫真的为他们母子没少操心费力的。

    老大夫:“更不敢当了,老夫受少城主府供奉,为夫人同小主子尽心都是应当的,何况有少城主同夫人为老夫做靠山,老夫能有个一心钻研医术的地界,老夫才该感激少城主同夫人才对,从夫人这里,老夫受益良多,要说起来合该老夫敬少城主同夫人才对,今日应该恭喜少城主同夫人喜得麟儿,小主子长命百岁。”

    说着人家老大夫一口就把杯中酒水给干了。

    抱着儿子脸色不太好的燕少城主,听到这话,什么都没说,直接端起酒杯一口闷了,这才对嘛,今日什么日子呀?怎么就轮到他燕阳的夫人对一个大夫如此的推崇了,把主角给忘了。

    乔木也不用为难以茶代酒了,这不是有燕阳在呢吗,人家一口就干了。根本就不用她这个妇人豪迈。

    老大夫这次可是真激动了,竟然不成想,少城主如此看得起他,酒水就这么干了呢。少城主同那些氏族们喝酒都没有这么给面子呢,何其有幸:“承蒙少城主同夫人错爱,老夫有生之年定然为少城主同夫人惟命是从。”

    这种说法也是很无奈的,他一个大夫表忠心总不能咒主子有病,他好生救治吧。可不只能说惟命是从吗。

    这么高端的言语乔木听见的还真不多,尤其是老大夫这么有技术性的人才,这是收了小弟了。颇为激动。难道生了儿子之后她在这里的人生才能开挂,乔木抿嘴着吧瞎乐,对未来畅想的有点脑补。

    乔木:“您老不必如此,您只管钻研医术,少城主定然不会埋没了您老人家的一身本事,共同为我燕城百姓造福。弘扬您老人家的高超医术。”

    突然高大上了呢。乔木觉得似乎画风变了呢。

    燕少城主听的牙酸,虽然他做的就是造福百姓的事情,可听到乔木说出来,怪怪的。夫人不是没喝酒也醉了吧。

    抱着孩子直接去了燕赤同侍卫们那边。

    一群的侍卫围着少城主各个巴着脖子望,这可是小主子呢。燕赤侍卫开头,如同燕紫一样,虽然不一定是多值钱的东西,可各个准备了礼物给燕小包子。

    少城主同夫人宴客,他们能列入宴席,那是瞧得着他们,虽然没有正式上礼单拿得出手的玩意,可心意满满的。

    燕赤侍卫看着小主子流口水,只说要讨媳妇,要生孩子。弄得一群侍卫一阵一阵的哄笑。到是燕紫在席上挺稳重的。

    领头同太贵两口子同燕紫侍卫一样送的金锁片。

    乔木鄙夷的看了一眼领头,一张俊脸怎么生生的吃成这样了。白瞎了。

    领头对于夫人的眼神已经习惯了,谁不知道他家夫人看人先看脸呀。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城主,若是整日的被少夫人惦记着容貌,自己这个侍卫领头能在少城主这边得了好吗。

    没见到少城主身边这么多的侍卫,能得少城主重视的依然是少城主身边当初带的那些人吗,别看少城主大方,给夫人身边配了那么多俊秀的侍卫,你问问哪个得到少城主重用了,那些侍卫哪个能接近夫人暖楼十步以内呀。

    别人不知道,他领头可是心知肚明的。当初少城主看向他的眼神,总能让人心里揣揣的。

    摸摸自己的脸,圆点也没什么不好。

    可惜乔木真不这么认为,嘴巴损巴巴的:“成婚之后领头的身材越发的圆润了,看来日子过得不错,人说心宽体胖,可见太贵很合领头你的心思。”

    领头不骄不躁,不见懊恼:“是夫人慈悲,属下才能取得娇妻。”

    乔木撇嘴,这人不光长相长歪了连性子都跟着不讨喜了。

    燕少城主挑眉,这个侍卫领头当时被自己的人虽然收拾服了,可从来眼里只有乔木一个人。虽然当初是自己这么要求的,可如今怎么就听着不那么顺气呢。也算是个忠仆。哼。

    别人说话都是连同少城主同夫人放在一起的。唯独领头,心里眼里都只有一个主子。

    乔木才不会被领头这么憋屈了:‘哦,对了,你们住的地方够宽敞吧,门口有没有放的宽一些呀,照着这个势头发展下去,领头你怕是很快进门都艰难了吧。’

    有没有这么损人的呀,让不知道的人听见,还以为夫人对人家领头两口子多不待见呢。

    领头耷拉着脸一声不吭,好男不跟女斗。

    乔木胜利了,还不忘在把人家媳妇给奚落两句:“太贵呀,你是不是把领头照顾的太好了,看看这身材福气的。回头去库房多备些料子回去。”

    太贵就不知道夫人怎么就看领头的样子这么不满意:“不劳夫人费心,富态点没什么不好,奴婢同领头都是同苦日子过来的,都惜福的很,更何况有少城主同夫人这么大方的主子在呢,扩个门口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的。您连料子都赏了,工时费是不是也给了呢。”

    领头跟着说道:“得太贵如此抬爱,是领头的福分。我们夫妇谢过夫人多番照顾。”

    得人家两口子都愿意,没别人说话的份。

    乔木好生的憋屈,合着自己被人家两口子嫌弃加挤兑了。还得掏银子。嘴巴上还没能占便宜,好生憋屈。

    燕阳看向夫人,心说该,没事你挤兑一个就算了,非得挑人家两口子,被人家挤兑了吧。

    可毕竟是自己的夫人,自己都没舍得这么憋屈夫人呢,冷眼扫了一眼领头两口子:“听大夫所言,痴肥是病,反正府上就有神医,莫不如去看看大夫。”

    看到抱着儿子的少城主给夫人找场子,这画风怎么就那么让人不敢直视呢。

    领头对少城主早就心服口服了。不过他要忠诚的始终是夫人,当然了当初被少城主用车轮战的方式收拾,也一直是隐痛,男人谁还没有个心气呀。

    别说领头小气,这点心结始终就么解开。

    燕少城主话落,领头侍卫的眼神就扫过去了。奈何势不如人,身份上注定了没法给自己讨公道呀。磨着后槽牙心说,我要是瘦下来,你别后悔,就不信到时候你媳妇成天的盯着我们两口子看,你这个少城主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不过这话注定要憋在肚子里面了。

    乔木眼睛都笑的看不见了。你们两个人怎么了,我身边也有家眷的好不好。

    二对二,我男人嘴巴从来都是抹砒霜的,嘴巴毒着呢,怕你们呀。

    要不是这边规矩大,乔木差点就拉着燕阳的胳膊三口人挎着走了。

    领头:“我们夫妇身家都是夫人厚赐,领头同太贵没什么东西送给小主子,若是少城主同夫人不嫌弃,领头还有一身粗浅的功夫到能让小主子强身健体。”这是要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收拾你儿子呀。

    要说少城主的本事,领头侍卫也服,别看他一身的好功夫,让他做少城主,他肯定没有燕阳做得好。所以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一身功夫了。

    这些侍卫们都是同领头交过手的,对于领头的功夫那是真的佩服,单打独斗他们从来不往领头跟前凑。占不到便宜。

    儿子从文从武,乔木当不了家,征求儿子的意见还太小了,所以看向燕阳。孩子不有爹呢吗。

    燕少城主:“我儿倒是先占了个好师傅。”

    燕少城主也得承认功夫上领头确实不错,一身功夫怕是还出自名家。就连领头的性子那也不是当奴仆的料,也不知道这人当初怎么就落魄到那地步的。怕是有故事。

    得少城主一句话,可比领头这个五品侍卫官衔有面子多了,那可是小主子的师傅呢。侍卫们眼睛都红了,要不说人就得有自己的真本事呢,看看人家领头才几年呀,爬到什么高度了。

    穷屌丝逆袭的典型案例。绝对是众人奋起的榜样人物。

    乔木高兴儿子连师傅师娘都拐来了。

    燕阳给夫人找回来场子,在乔木面前姿态就高了:“还坐月子呢,乱跑什么,好生的去内室休息,一点都不知道安分。”

    燕阳怎么说,乔木都没意见,这男人看不得自己被人欺负,处处护着自己。至于言语上的不中听,那就算了,自己习惯了。

    拿起温热的茶水,对着燕管事同,老大夫,太贵两口子,还有侍卫们等人:“多的不说了,这段时间乔木感谢诸位的辛苦。”

    众人起身端杯,燕赤侍卫带头:“夫人抬举我等了,都是分内之事。”

    乔木不多话,喝过水就进屋了。心意表达到了就好。形式并不重要。

    燕少城主什么都没说,只是端杯敬酒,随着夫人之后抱着儿子进去内室了。留下外面的一群人,吃喝起来倒也自在。

    能进入乔木暖楼的都是贴心知己的人,侍卫们都是往日里在暖楼里面护卫乔木,护卫乔氏机关术的。当然了也是当初跟着少城主从庄子里面见过乔木的人。

    燕城主想,没有意外的话,他家平哥的护卫,怕是也要从这些人里面挑选的。

    乔木的庄子,还有暖楼到底太过特殊,知道的人多了总是少一份保证。

    不过乔木目前的接触面确实太小了点,作为他燕少城主的夫人总不能只接触这些人不是。

    还有就是燕少城主终于意识到,自从成亲以后都是他这个少城主在她乔木的地界上过日子的。

    他原本的少城主府,似乎,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怎么注意了。

    要说也就是从少城府的大门来往而已。虽说是乔府早就划到了少城府的地盘上,可到底有点不是滋味。

    当然了这里面的道道燕少城主也是今日才想明白的。要是燕管事知道他家少城主的心思,怕是激动地要哭的,

    没看到他老人家现在在府里的地位,都要过去讨好人家太贵这个内管事的吗。

    谁让自家少城主只要在府上就是在人家太贵管事的地头呢。他这个大管事都要靠边站呀。

    一看就是个不得宠的。

    今日少城主府宴客,燕管事终于有了发挥的空间。从夫人生了小主子那日开始就已经着手让人准备了。

    他老人家终于有事情做了。哎,明明是少城主府的大管事,愣是让他连个伺候的主子都看不到。说出去,他这个管事多无能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