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东洋的停战条件

    就在这同一天,东洋外相陆奥宗光和英国驻东洋大使楚恩迟,在英国大使馆,进行了第一次关于清日停战的初步商谈。

    在会谈中,陆奥宗光表示东洋历来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完全同意英国关于立即停战,进行和谈的提议。

    并且传达了明治天皇关于停战的条件。

    第一条,大清放弃对朝鲜宗主国的权利,承诺永不干涉半岛事物,给予百姓和朝鲜皇室真正想要的自主体制。

    第一条,大清向东洋赔偿军费,库平银三亿两,以弥补东洋为纠正大清错误,维护朝鲜百姓权利,而花费的巨量战争经费。

    第三条,大清割让台湾岛及其附属岛屿,澎湖列岛,辽东半岛给东洋。

    第四条,大清向东洋开放燕京、沙市、重清、苏州、杭州、湘潭和梧州七处通商口岸。

    第五条,东洋舰船在长江,珠江,吴淞江及运河等内河,拥有自由航行的权利。

    第六天,东洋拥有和西洋各国同等的通商权利,取得治外法权和租界权。

    等到陆奥宗光把明治的停战条件逐一说完,对面坐着的楚恩迟早已经傻了眼,愣愣的望着一脸微笑的陆奥宗光,半天没有说话。

    “陆奥阁下,恕我直言,我个人认为您提出的这些条件,大清不可能接受;在旅顺,贵国的第二军依然在和清军僵持,山海关贵国似乎刚刚打了一个大败仗,而且贵国海军的一艘舰艇,也刚刚被大清海军击沉。”

    楚恩迟毫不客气的说道:“假如大清不同意,贵国一直攻不下山海关,旅顺,长久以往对贵国来说,可能就是一个无法挽回的灾难!”

    “谢谢公使您的关心;不过现在大清的精锐,都被大山岩将军的第二军,死死的压制在旅顺这个弹丸之地,缺少粮食的清军很快就会全军覆没;而堵在山海关的清军,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第一军只是因为尊重贵国的意志,进行一次炮击,打击清军的士气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损失,反而炸毁了他们的山海关主城。”

    陆奥宗光始终面带微笑的说道:“关于这一点,西洋各国的观摩团只要回到关外,自然就会证实;还有那艘舰艇,只是一艘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木壳炮艇而已。假如贵国愿意看到——”

    陆奥宗光向着楚恩迟举起了手里的清酒:“帝国山县大将的第一军,三天之内就可以轻易突破山海关,一周之内围困住大清的京城;然后攻破它,俘虏大清的皇帝,太后和大臣。”

    大年初五。

    看到电报沉寂两天,心怀喜色的山县有朋实在是忍不住了,刚要再试一试电路线,和大连湾的大山岩唠唠嗑。

    广岛大本营的电报就发了过来。

    言说帝国在英国的斡旋下,正在尝试和谈,在这个时刻,第一军一定要立场明确,谨等大本营新的指令。

    接着,在电报里提到,第11旅团一万一千三百余军队已经登船,并且携带有大量的军资,中途将在大同江口逗留一天,卸载2000东洋武士。

    船队预计在2月10号左右,将会抵达山海关。

    然后,在电报的后面,似乎很轻描淡写的加了一句‘另,黑木为桢中将,奥保巩少将,小松宫彰仁亲王,将一同赴山海关,组建征清大总督府。’

    看到这一句,山县有朋就大怒的知道,伊藤博文这些家伙打得什么鬼主意。

    当‘征清大总督府’在山海关组建以后,第一军的一切行为,都会在小松宫彰仁的严密监视之中。

    要么他山县有朋老老实实的当一个提线木偶,要么就要接受被夺去兵权,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征清大战中,当一个被边缘化的,可有可无的看客。

    而这两种结果,都是骄傲暴躁的山县有朋,所绝对不能忍受的屈辱。

    当天下午,山县有朋把矢量吹秀一叫到他的办公室,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怒声赶出矢吹秀一。

    第一军工兵部长矢吹秀一大佐,一脸郁闷和惊惧的回到工兵营地。

    他呆呆的坐着癔症很久,又连喝了两大碗冰冷的凉水,才一咬牙,扭曲着大脸,挑选了五个平日就非常激进的士兵进来。

    “天皇身边出了奸臣!”

    矢吹秀一命令他的副官出去,紧紧的关上们,张嘴低声愤怒的大吼:

    “现在咱们第一军在司令的率领下眼看就要打到燕京,活捉大清的皇帝,吞并满清;可是满清皇帝让李鸿章拿银子收买国内的汉奸,伊藤博文得了十万两银子,陆奥宗光得了三万两,所以他们蒙蔽天皇陛下下旨,不允许咱们第一军攻打山海关,进攻直隶!”

    “八嘎!”

    “混蛋!”

    “我要跟他同归于尽!”

    “这条老王八!”

    “杀了他!”

    就像在未来那个时空,在马关刺杀李鸿章的浪人小山丰太郎,这些一根筋的蠢货,总能轻易的被一句挑拨的语言,弄得热血沸腾。

    “现在司令阁下为了帝国的千秋大业,决定不计自身荣辱强行攻打燕京,活捉大清的皇帝!等大清的皇帝投降,割让大清领土给帝国,天皇陛下自然就知道了谁是忠臣,谁是奸臣!”

    “天皇万岁!活捉大清的皇帝!”

    五个日军都是一脸的兴奋,激昂。

    “不过这之前,需要几名帝国真正的勇士,为帝国的万世基业去做一件事儿,你们愿不愿意?”

    矢吹秀一狠狠的盯着这五个士兵。

    “愿意!”

    五个日军满脸鸡血,红着眼睛齐声大吼。

    “好!你们都是这个!”

    矢吹秀一很严肃的对着这五个日军,高高的竖起了大拇指。

    五个日军激动得浑身颤抖。

    “你们都是帝国的英雄!”

    矢吹秀一把五粒黄豆大小的黑色药丸,放在桌子上面。

    “这是五粒药丸,做完之后你们找一个风光秀丽的地方服下,事后帝国会万世记载你们的名字和功勋,你们的牌位会享用万年香火;为了帝国,为了天皇,你们怕不怕,敢不敢?”

    “不怕,我们敢!”

    想到自己一个小人物,居然能为天皇陛下和司令赴死,五个日军都是一脸的狂热。

    近黑,日军九江河警戒哨。

    工兵军曹原田太郎和四个手下,无精打采的躺在河边的简易松针棚子里,裹着军大衣睡觉。

    都到了天黑,也没有一个士兵起来升火做饭。

    当然,也更没有一个士兵在这大冷天里,在外面放哨。

    原田太郎已经绝望的认为,只要那群抗倭军过来破坏电线,自己五人是注定阵亡。

    所以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干脆混睡等死了。

    “八嘎!人呢?为什么没有警戒哨?混蛋!”

    突然外面传来一片脚步声,棚子里的五名日军正一脸惊惧的坐起来,紧捏着手里的步枪。

    突然,就听到一道日语的怒骂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