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城。”随着一声命令,众人随之开始进入云城。

    但是仅有的十几人,实在是称不上壮观,一直走到城门脚下,才引起城门守卫的注意。

    “验明身份进城,一人两枚不入阶灵石。”一位身穿盔甲,头目模样的守城军面无表情的说道。

    “哈哈,原来今日是刘统领啊,真是好久不见了,我们都是在这里生活多年的老人了,这个自然了解,但是这里还有一位从外面来的兄弟,可否通融一下,先让他进城,之后我再办理相关的手续。”林虎朗声大笑,指着古风说道。

    那位刘统领看了古风一眼,顿了顿,依旧面微表情,流露一丝不屑,但随即手收敛:“一切都必须按照规则来进行,没有什么通融不通融这一说,想要进城就必须要云城的居住资格,你可先为他办理,办完成后,方可进入。”

    林虎有些愕然,眉头紧紧皱起,他感觉今日的这刘统领好像有些不对劲,这既然说了通融二字,自然是少不了他的一番好处,不说要笑脸相迎,起码态度也要变的好一些。

    但是,今日这刘统领明显有些怪异,他这话的意思,就是直接的拒绝了林虎,不需要好处,一切都必须要按照程序走,暗藏的态度极其强硬。

    如果是通常情况,他们红松狩猎队,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这守卫军虽然身份特殊,但也绝不会是这种态度的。

    想了想,林虎再次开口,“刘统领,我方才认识的这位兄弟,若是不进城,也没有地方居住,请刘统领放心,在进城之后,我绝对会尽快办理好一切,也会感谢统领的通融之情。”

    这句话说的很明显了,你只要稍微通融一下,这日后的好处,绝对会更大。

    “居住的地方,城外也不少,规则在此,那里有什么通融,办理好了再进城也不迟。”刘统领的表情有些不耐烦了。

    “城外,那可是贫民区……”

    林虎还未说完,就被一句话打断。

    “林虎,你这话可不要再说了了,免得引起误会,如果一定要现在进入的话,也是可以的,一百枚下品灵石直接购买居住资格,否则的话,就先去贫民区居住几天好了。”

    刘统领的声音微冷,说完后竟是直接转身,不在理会这边。

    古风眉头一挑,看了看刘统领,若有所思。

    林虎却是脸色一变,怒意隐现,这位刘统领明摆着是在刁难他们,明明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的一件事,但却宁可不要好处,还要得罪他们。

    至于办理完手续之前不能进入,也只是一个托词罢了,既然都要办理了,早进晚进都没有什么区别,一般人都不会纠结办理的那几天。

    至于最后的要价,那可是一百枚下品灵石啊,而不是不入阶的那种,可谓是狮子大开口。

    “刘统领,今日相助,日后我红松定然感激不尽。”就在此时,马车上的一位先天七层,红松长老开口说道。

    “一百枚下品灵石,你们红松应该还是出的起的。”刘统领头也不回,摆了摆手,渐渐离开。

    那位长老变了变脸色,最终沉默,明白今日是难以善了,再说什么也无用。

    林虎也沉默了,一百枚下品灵石他们的确是拿的出来,但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损失了,那也足以伤到他们的元气了。

    但是除了城内,就只有云城的靠近边缘的地方稍微安全,说的好听才是贫民区,不好听就是难民区,都是一些连办理居住资格的费用都出不起的人,一般都是遇难之人。

    其余地方,都暗藏妖兵,特别是那些喜好吃人的魔妖,更是危险,一个人单独居住在外面,就算不遇到特殊情况,连先天八层都会很危险。

    实际上,贫民区也不是一点都不能居住,也有稍微好一些的地方,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贫民区,去了,就相当于被侮辱……

    “林大哥,要不,我们就凑齐一百枚下品灵石吧,我们应该是可以凑齐的。”一旁的叶同,此刻开口劝说道。

    “这……”林虎有些犹豫,毕竟不是小数目,如果真的用一百枚下品灵石结交一位真正的先天八层,也不是不行,但古风是否达到了这个境界还是未知的,更紧要的事,明显是在勒索高价,相当于打了水漂。

    “不行!”另外一名先天六层,也就是一直看古风不顺眼的卫凡,此刻声音坚决的道。

    “这灵石是狩猎队的,是大家的,没有大家山同意,怎么能花在一个目的不明,身份未知的人身上呢?这不是让其他兄弟心寒吗?”

    他的这句话倒是说道很多人心坎里面去了,顿时一一附和,“是啊,卫兄说的有道理啊,这灵石都是兄弟们用血汗换来的,平白给了他人,岂不是让兄弟们血汗百流了。”

    林虎下意识的看了看马车里面,却发现没有动静。

    叶同却是急了,连忙道:“林大哥……”

    林虎摆了摆手,看着古风一声长叹,犹豫的道:“古兄弟,你看这,老哥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古风一笑,道:“无妨,你们先进入就是了。”

    有些东西,选择错了,可能就直接错过了,他现在被拒进入城内,明显是被这红松狩猎队连累了,所以这刘统领才会一反常态。

    他相信林虎不会看不出来,但他依然这样选择了。

    当然,别人不肯帮,他也不会对说什么就是了,更何况,他也不太需要这种帮助。

    叶同见事情已经定格,紧皱这眉头,连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被古大哥一起好了,不就是贫民区吗!”

    他咬了咬牙。

    “不行。”林虎厉声道,“红松狩猎队的人怎么能去贫民区,简直是胡闹!”

    古风笑了笑,对叶同道:“一个人两个人没什么区别,你先进去,我会来找你的。”

    “这……”叶同犹豫,看了看林虎,又看了看古风,最终还是有些落寞的答应了。

    “古风兄弟,这里的守卫军的背景都是不小,虽然有些鞭长莫及,但若是没有必要,最好还是莫要冲撞,贫民区虽然环境差一些,但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林虎最后交代完毕,终是离去,独留古风一人。

    青云堂

    “呼!”古风睁开了眼睛,随手抹了一把汗,长吐一口气。

    因为刚才太过紧张关注本体,他干脆闭上了眼睛。现在刚刚睁开眼睛,忽然发现自己的周围围着很多人。

    紧接着的一些话语,让他蹙起了眉头。

    “快看,那个站着睡觉的傻子醒了。”

    “站着也能睡着,还真是个奇葩,哈哈。”

    有几人大笑连连,甚是开心。

    古风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便没有理会,准备离去。

    “小子站住,你的表演还没完呢,谁允许你走了。”一位身穿花袍的少年,满是戏谑的道。

    古风脚步一顿,回过头来,想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他一眼,转眸之间还有一丝冷意闪过,随后他自顾离去。

    他是懒得多事了,今天对他的影响很大,他现在一刻也不想浪费时间。

    花袍少年刹时一怒,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眼前此人他以前从未见过,必定是一个刚来的新人,竟敢这样看自己,他是想翻天吗?

    他脚下生风般的行至古风身前,拦住去路。

    “一个新来的,就不知所谓,敢随意的招惹是非,你该是有多愚蠢!”

    他冷哼一声,面露不善的盯着古风。

    古风忽然就笑了,指着他嗤笑道:“你说我在招惹是非?”

    “我既没碰着你,也没碍着你,更别说招惹你了,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听得此话,一些围观之人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更有不惧他之人,笑着嘲讽道,“别人不过是表演之后的离场而已,大家看了很开心,怎么还招惹你了呢?”

    花袍少年面色涨红,但却没有与之辩解,反而是紧紧的盯着古风,怒道:“都是因为你,看来不教训下你是不行了。”

    有些人就是如此,没胆量对抗比他强的人,就将原因全部推到比他弱的人身上。当然,这只是他自认为的古风很弱。

    古风收起了笑,冷冷道:“你最好不要耽误我的时间,不然我会让你用它物来填。”

    说话间,古风憋了一眼某个角落。以他的感应,可以察觉到有一人隐蔽在此。

    “看来那个路宏还是没放弃,也不知道他上次为什么直接对付我,这次反而要派个人前来试探。”

    他看向花袍少年的眼光,带有一丝怜悯,路宏明显听说自己打伤凌乱的事,却还是让他来试探,是想亲自确认一下吧。

    那么,就让你看看好了。有时候太过收敛了,会让别人感觉你好欺负,总是麻烦不断。

    “你又是何眼神。”那少年还在恶狠狠道:“今日,我就让爬着回去。”

    他还在想着,等打残了这小子,讨好了路宏,以后的药材就不用愁了。

    他狞笑着,举起了拳头。心里却想着以后有药材的美好日子。

    而就在这时,一个硕大的拳头迅速在他眼前放大,然后狠狠地击中了他的额头,瞬时间脑袋与同要炸裂了一般。

    但这还没完,紧接着又是一拳猛然的轰击在他的肚子上。

    他只感觉道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然后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唰!”

    在天空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直到三丈远,方才“砰”的一下砸落在地。

    一大口鲜血夹杂着不明物体喷出,接着就晕死过去。

    顿时,这一刻,全场寂静。

    大部分人都是目瞪口呆,震惊异常。

    而有一两人,却是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来。显然,这两人是见过古风与凌乱的那场战斗。

    秒杀!暴力!变态!

    这是几乎狠狠的刺激了所有人的感官。

    现在没人再敢笑了,而刚才话语中有辱古风的则后悔不已,这也太暴力了,要是盯上了自己,那简直不敢想象。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强者为尊的。

    古风再次看了一眼那个角落,但却已然无人。

    看来,这个狗腿子已经被放弃了。

    并不想再浪费时间的古风,大步离去。

    他也不会去管那人的死活,反正没当场打死就成。

    直到古风的背影完全消失,他们才终于放松下来。

    一个新人,竟恐怖如斯!

    回到屋子,古风却没有马上开始练拳。

    他在思考。

    他下一步该做什么,他下一个目标又是什么。

    他已确定了自己的大方向,但在小目标上却有些迷茫了。

    曾子曾说,吾日三省吾身。古风觉得,或许他该给每日自己三问,用来警醒自己。

    第一问,我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自答:为了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就是如此简单,但却也很难。一时的生存容易,而长久却就难了。说不得哪里就会冒出危险,今天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所要的是,完全将生命掌控在自己手上。

    第二问,我要如何才能实现第一问。

    自答:变强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唯有变强才是王道,也唯有变强,才能增大自己生存下去的机会。

    第三问,眼下自己该做什么?

    该做什么?

    古风陷入了思考。

    他现在在青云堂,他需要资源,所以他得变的有地位。地位!

    再有几天就有一个比试,或许那就是个机会。

    而现在,他就需要利用自己的特殊点,去药山寻找药材,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

    想通了一切,他顿时感觉自己眼前明亮了很多,浑身轻松。

    然后,他就大睡了一觉。之前的神经太过紧张,现在放松下来,很自然的就进入了梦想。

    在另一方

    “主人为何如此惊慌离去?”那奇异巨兽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是她!”这个曾经奢华高贵的仙人,此刻眼中充满惊惧与骇然。

    能修炼到这一境界,他的脑子自然不差,离开以后他越想越不对劲。

    于是他又小心点潜伏回去了,毕竟那把剑非常珍贵,是他心中的一块肉。

    但才刚刚接近那里时,他却受到了“她”的气息。

    “她?”青年疑惑,紧接着他忽然惊骇道:“难道是她?”

    仙人点点头,心有余悸,“我没有感应错的话,就是是那个魔鬼的气息。”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在千年前。

    可她……是不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