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答应贷款,李默资金压力终于缓解。没办法,他挣得多,可花得更多……是百亿富翁,也是百亿负翁。

    正好这两年中国兴起出国热,特别是魔都,有许多人家为了供孩子出国留学,出卖家产,出卖祖宅,包括各个老洋房。

    李默便派人于这段时间内,又收购了一批老洋房。魔都各个市区都散落着大量的老洋房,李默收购的这批老洋房同样不可能在一处。李默也无所谓,他收购这些老洋房也不是想发囤房财,而是准备未来奖励公司有杰出贡献人才的,而且现在价格几乎还是等同大白菜价。

    李默手中陆续有五十来栋老洋房了,有九栋老洋房比他现在所住的老洋房还要大。李默来到的便是其中的一栋老洋房,位于天平路上,离他家不是太远,但也有好几站路……李默心中有鬼啊,不可能让两栋房子挨在一起的。

    外观没有李默家“洋气”,不过面积超过了李默家那栋房子。

    李默买到手后,派人将它重新装璜了一下,补配了一些家电家俱与床被。

    秦叔看着门口的少女,他懂的,自动钻回车子里。

    刘婉若穿着一件白色百褶裙,看到李默进来,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激动地迎了过来。不过她开头就抱怨道:“李默,你干吗买这么大房子,若是一个人在家里,晚上都会害怕。”

    “咦,难道就你一个人回来了?”李默奇怪地问。

    前段时间刘婉若她们比较忙,碧丝等广告代言必须要拍摄,四大时装周的秋季走秀。随着欧洲市场的铺开,李默准备赞助五大足球联赛,眼下只谈好了西甲,意甲、英甲(92年英甲才改为英超)、法甲与德甲还没有谈好。当然,德甲是最好谈判的,不过德国正忙着统一呢。

    空闲时她们偶尔还会接受媒体访谈。

    所以一直拖到了今天,才从美国返回来。

    但李默吩咐过的,是让她们五个人一起回来,而不是一个人回来。

    “她们不是怕你吗,躲在酒店里不敢见你了。”

    “我怪过她们吗?”李默笑了一笑,然后拉着刘婉若的手往屋子里走。几个女孩子都比他大,刘婉若岁数最大,比李默大了三岁。不过在李默眼里,她依然是一个小女孩子,如花一般地娇嫩。

    几个女孩子各有各的特色,卫素苹长在一双眼睛上,生着一对凤眼,李默最喜欢这种眼睛,认为凤眼既秀气又高贵。罗梅尹气质不错,达莉娅长相甜美,米莲娜五官小巧精致,如同天使一般,但以李默的审美观点,刘婉若长得最好看的。

    当然,这只能放在心里面,否认会让几个女孩子不和。

    进了屋,李默将门关上,然后将客厅的灯开起,刘婉若吃吃笑了起来。

    “好笑吗?”李默一边说一边动手扒裙子。

    “咦,”李默盯着刘婉若。

    刘婉若害羞地说:“这还不是你设计的!”

    她里面穿着白色三点式透明蕾丝,还是开档露乳的内衣。

    “是我设计的吗?”李默真的记不起来了。

    “反正你与爱莲娜都是属于那种没羞没臊的人。”

    “那你还穿。”

    “是你们将我带坏了。”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同时都在动手动脚。

    皆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这么久没经过房事了,很正常。

    “到房间去。”刘婉若娇喘着气说。

    “就在这,”李默邪恶地笑道。

    “你真是一个坏人。”刘婉若还没有说话,就让李默按下了脑袋。

    良久后……青年时代的李默在上面确实很厉害,刘婉若就像一团烂泥躺在沙发上李默的怀中爬不起来。

    “拿纸来。”

    李默找来纸,刘婉若一边替李默擦拭着一边又抱怨:“也不知是米莲娜将你带坏了,还是你将米莲娜带坏了,每次都是样,比哪些录像带上的花样还要多,还要无耻。”

    “花样多,你不喜欢吗。”

    “反正随你了……李默,你知道吗,米莲娜与达莉娅、罗梅伊居然玩起了拉拉。”

    “真的假的?”李默血脉贲张,居然又竖起了旗杆。

    “你和米莲娜真无耻。”刘婉若虽嗔怪着,但还是像一头小绵羊一样,重新倒在李默怀里。

    “上次是谁提议去找张婷的?”李默一边一问,一边捏着刘婉若的脸蛋。

    刘婉若看上去很肉很性感,不是她长得胖,而是两腮有两块明显的婴儿肥,有点类似后来韩国的尹恩惠,但比尹恩惠的婴儿肥还要更明显,看上去既性感秀气,又似乎没有什么攻击力。

    刘婉若知道李默最喜欢的就是她这个脸蛋,也不反抗,任由李默用手在她腮边抚摸着。“李默,你也不能怪她们,女人需要安全感,媒体上又在乱说,你也许久没有去美国,卫素苹她们几个心中确实有些担心……”

    “婉若,我也知道这么做很有些对不起你们。所以做了一些补偿,也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补偿,包括各种支持……”

    就像这次“碧丝十二金钗”。除了刘婉若、卫素苹、米莲娜、达莉娅、罗梅伊、张婷外,余下的六人则是三大超模,辛迪·克劳馥,克劳蒂亚·雪佛,娜奥米·坎贝尔。坎贝尔是黑人,不过可能做了一些漂白手术,不是太黑,即便重视颜值的李默也认为这个模特是很漂亮的,而且也需要一个黑人代言人。雪佛是德国人,几年后她的名气才达到巅峰,被法国的Paris Match杂志评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后两者可能眼下名气还不如克劳馥,但名气也不小了。

    宜丽请这三个模特代言,可是花了不少钱。

    除了这三大超模外,还有三个演员,一个就是大嘴罗伯茨,自家人,得照顾的,余下两个一个是妮可·基德曼,抛开生活作风问题不提,但论颜值,李默认为在九十年代妮可足以能排进好莱坞前三位。还有一个,则是世界第八大奇迹波姬小丝,几个代言人就是她的代言费最高,通过这次谈判,李默才明白为什么媒体说是波姬小丝被她父母当成了摇钱树,这个女星的父母心太黑了,比葛朗台还要黑……

    将刘婉若她们与这六人放在一起代言,等于无形中在提高她们的身价与影响力。

    为什么这么做,李默接着也做了解释:“让你们名气更大,则能认识更多有身份地位的人,也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

    “你是玩腻了,想甩开我们吗?”

    “你想偏了,我是让你们自己选择。若是觉得委屈,不但让你们离开,还让你们带着一定的身价与影响力离开。若是你们觉得不委屈,那就继续留下。”

    “离开后,你还会支持我们吗,还不等于将我们继续约束起来。”

    李默说,为了她们的未来男朋友心理感受着想,一旦离开了,李默彻底断绝往来。有人在乎,有人未必在乎,即便李默不往来了,该吃的全身上下也都吃得精光。

    然而都交往新男朋友了,李默还继续支持,他乐意吗?

    能说是一种变相的约束,但也不能说……李默说道:“不同,到了那时候,即便没有我的帮助,甚至离开天使经济公司,你们也能展翅高飞。”

    “又能往哪儿飞?公司里有许多模特,我们又不是看不到,罕有几个姐妹碰到真心男朋友的,余下的全是露水姻缘,即便这几个姐妹,她们男朋友眼下喜欢她们,未来呢。再说,我除了做模特走秀外,余下的什么都不会,上次环球电影公司请我去担任一个龙套角色,都演不好。或者能当一个翻译吧,不过现在让我当一名翻译,我也不大甘心。还不如这样呢,至少你对我们一直很不错。我就是担心以后岁数大了,年老色衰……”

    “说什么呢,”李默打断了她的话:“为什么你们去找张婷我不生气,如你所说的,女人需要一个安全感,需要一个承诺,那怕是虚假的承诺。但问题是我不想欺骗你们,至少眼下,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结婚,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谈恋爱。还有,与你们的关系,我一直没有理清楚,我自己都没有想清楚,让我如何回答你们。但不是年老色衰的问题,到了那时候我岁数也大了,主要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继续下去……若是米莲娜她们还好一点,是乌克兰人,作风不是太保守。你与卫素苹是中国人,你有没有考虑过你们家人的感受以及周围邻居的眼光?人言真的可畏。”

    “管它呢,反正只要你不打算抛弃我们,我们就赖在你身边。”

    李默相信,刘婉若就是一个很“不思进取”的性子,不敢冒险,所以她将她前男友带到了美国,实际上是她内心里想栓住她前男友的心。

    这样的女人才是最适合做妻子的人,可惜她前男友将一个宝当成了一根草。

    娶刘婉若为妻?李默脑海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自己在想什么呢。

    并且刘婉若真的“赖”在他身边,也没有那么简单,以后会面临着许多问题。

    即便刘婉若本人,随着名声与财富的变化,未来的思想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李默想不清楚了。

    而且随着他财富的增加,身边不乏美女环绕,对爱情的彻底失望,他更非圣人,李默的心态也变了。

    可他仍在坚守着最后的一份道德观,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认知下,他同样迷失了。

    所以让他想什么,想不清楚,让他说什么,也说不明白。

    只有一条是真的,他现在确实没有考虑到婚姻。

    不过刘婉若都这样说了,李默只好说:“那就赖吧,只要你不离开,我也不会主动抛弃你。”

    是你,不是你们。

    这已经是李默最大限度的承诺。

    刘婉若开心地抱着他:“李默,躺在你怀里的感觉很好。”

    “这样……那么这几天,我就呆在你们这里剪辑电影吧。”李默说。

    将胶卷与器材搬过来就是了。

    而且他时常外出,家里的人也不会产生怀疑。

    “好啊。”刘婉若高兴地说。

    “米莲娜她们来了,你不觉得委屈?”

    “都这样了,还说什么委屈,只要你不抛弃我们就行了。”

    在李默眼里,刘婉若还是一个小女孩子。不过这个小女孩子也长大了,并且见多识广,其实她多少也知道李默一些心态。

    一方面是享受着她们美好的身体,一方面有些虚伪的受着道德的约束。

    是……虚伪。

    不过有终比没有强。

    至少李默对她们多少持着负责的态度,李默所说的回报补偿,实际就是一种负责。

    另外,李默虽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算是不负责任的小人,包括张婷,他们认识也是张婷误会才发生的,包括自己五个人,若是当天各个模特不挑逗李默,又不会发生那个荒唐的一幕。

    除了她们几个,李默再也没有其他的绯闻了。

    但以李默的财富地位,想要花心,有多少女人扑不倒的。

    因此她委屈求全地回答了一句,就是不想给李默带来太多压力,更不敢将李默逼到摊牌的地步。但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她分明从李默眼里看到了一丝愧意。

    “那我回去了。”

    “好,”刘婉若站起来替李默穿衣服,然后打电话给米莲娜她们。

    …………

    眼下香江总督还是卫奕信,他与后来的彭定康相比,差远了。

    以彭定康的阴险与手段,根本不会犯下这个致命的错误。

    杨景利被带到总督府,看到了卫奕信,两条小腿都在打颤儿。

    虽然中英协议签订后,英国人已经为香江回归埋地雷,开始推行民煮政策,不过作为香江人,英国人几十年的积威可不是开玩笑的。

    以他的地位,看到卫奕信,岂能不害怕?

    但卫奕信心中清楚,李默故意请这名杨老鸨来打官司,是有意羞辱整个驻香江各个英国官员的……你们只配与一名替妓女打官司的律师对话!

    “这个李默,就是我命中的一个灾星,”卫奕信心中愤怒地想道。

    可是没有办法,该低头时还得要低头,否则弄不好香江又迎来灭顶之灾,而且这一回李默若再次出手,恐怕也无法再让香江这些商人向中国政府求情了。

    他客气地说道:“杨律师,请坐。”

    “谢总督,谢谢总督阁下。”

    卫奕信等杨景利坐下后,让仆佣沏茶,说:“杨律师,这次来,我是与你谈一谈沙角开发区那场官司的。开发区提出一百亿港币的赔偿,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让人查了一下,那几个风水骗子与和尚所说的,不是事实,并没有人唆使他们,而是他们打着我们英国官员的名义,借助一些无知青年示威游行的时机,去开发区行骗的。我已下令将这几个骗子全部收押起来,正在审问中。还有一些示威游行中的犯罪分子,我们也派出警力正在抓捕,一旦证据搜集齐了,我们港府会一律严重不怠,包括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与民事赔偿。你看这样处理,还满意否?”

    “啊?”杨景利不相信地啊了一声。

    在他心中,这是一场根本就打不赢的官司。

    所以粉岭法院的一个本土法官拿他开玩笑,说你等香江回归后再来打这场官司吧。

    至于让港府赔偿那更是不可能的。

    卫奕信做出这样的让步,开发区应当心满意足了。

    赔偿是不可能有的,但震慑的目标达到了,若是港府严惩这些破坏者,打砸者,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去开发区捣乱了。

    但……

    杨景利名声很臭,可不是傻子,他忽然就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卫奕信会做出这个让步,因此他反应过来,说:“总督阁下,我只是他们聘请的律师,不敢替他们做主。”

    “好,你对他们说,合利两利,分则两伤。港府会给他们一个交代,但不意味着任凭他们敲诈港府。”

    杨景利坐出租车去了开发区,见到王伟国后,将卫奕信的话转达了,王伟国立即打电话给李默,李默正在回家的路上。

    两人说了一会,王伟国说:“杨律师,你也看到了,因为这些破坏,许多器械与建设一些损坏了,而且这么多家施工队伍被迫停工。每停一天,得损失多少金钱?卫奕信的条件,我们坚决不同意。不但不同意,因为港府有意的拖延,给开发区带来更沉重的损失,也带来许多无形的伤害性影响,现在不是赔偿一百亿港币,而是一百五十亿。若是他不同意,那让他等着哥罗福德、豪尔斯与唐风的出手吧。”

    涨了,不是一百亿,而是一百五十亿?

    虽然港币没有美元值钱,但也不是韩币。一百五十亿,是什么样的概念?

    杨景利真傻了,全身直哆嗦着。

    他忽然想到了卫奕信的话,敲诈,开发区这么干,确实是在敲诈,是在勒索,而且敲诈勒索的对象,是整个港府……难道开发区想利用这次机会,将买地的钱,从港府全部敲诈回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