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只不过这个时候,对大司命的这些行为感到怪异的人,他们现在对大司命这种大神的了解,还没有到可以让他们明白大司命的这一番行为的背后蕴藏着怎样的特殊含义。而能够解读大司命这种行为背后藏着的意义的人,这个时候还没有能想到那个方面去。

    所以,大司命的这个行为,从某方面来说是媚眼抛给瞎子看,最多最多,也只是让有些心里留下了一点疑惑。

    要知道像是大司命这种由人道意志结合人族万民愿力形成的非人格神灵,虽然祂们有时候会表现出一些像人一样的神情状态,但是本质上那都只是为了使祂们和人交流更加便利的表演。

    而且像是大司命这种非人格神也是不可能因为和哪一件事情有所关联,在把那些有所关联的东西给特意的做一遍讲述和释意的。

    也因为这样,一旦祂们做出某些特别的举动,例如像是突然具备了人格一样,对某些事情做出了和平常时候不一样的反应,那都是会有着某些意义藏在这些行为背后的。

    然而,大司命的这些行为最后得到的回应……

    “有点古怪。”巫祈暗自想到。

    不过虽然心里念叨着有点古怪,但是因为没有对大司命的这些行为的特别在意,还有不认为大司命会有对他们不利的行为,再加上他才不过是将将成为一个正式的巫祝。这些加起来之后,这本可以算得上是有着特别象征的异象,却没有能让巫祈联想到预示这个方面去。

    而且对于巫祈来说,还能让他有些关心的事情,除了将王稷他们三个大活人送回人间之外,也就只有送吕淼入轮回,再渡吕淼的轮回转世之身入道这件事情了。

    虽然现在对吕淼施术的人不是巫祈而是大司命,但是因为大司命现在施法所做的事情,是在为吕淼正式进入轮回做准备,所以巫祈多多少少还是被牵扯了一定的注意力。再加上虽然巫祈一直都知道大司命这位神祇,但是在此前却从未有过真正的接触,所以在这两个原因的的影响下,大司命的那短暂表现出来的一点和非人格神不同的状态,才会让巫祈没有记在心里。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和巫祈没有任何经验是有着相当一部分关系的,但是却并不只是因为他没有经验。

    如果换做是一个历练稍微多一些的巫祝,那就会是另一种结果了。

    如果已经有所历练的巫祝在场的话,即便他们因为受到外事的影响分心了,也不可能在一个作为人道意志的化身之一的神祇出现不同寻常的行为举止的时候,还不将这个异常的现象牢牢记在心里。

    要知道对于巫祝来说,解读神祇的行为表现,根本就应该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本能。

    而巫祈今天,不止是没有发觉大司命的这番行为举动有可能蕴藏着一些特别的含义在里面,他甚至是没有将大司命的这番颇为不寻常的行为记在心上。

    从这个情况来看,巫祈不止是没有经验外加马虎大意了,就算说他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脑子给丢在了九霄云外都不是不可以的。

    只是现在在场的这些人全部都是没有任何历练的新手,雏儿,愣头青。

    虽然他们都不是愚笨的人,甚至有些人说是人中龙凤都是没有半点吹捧的。

    然而很可惜的是,这些人中龙凤如今都还只是没有张开的花骨朵,才见识到外界风雨的幼崽。

    因此,也就没有人能够发现巫祈失误大意的地方,也不可能会有谁去提醒一下巫祈了。

    而大司命这边呢,又重新的变回了祂最初现身之时的模样,哪里还能看到半点人性化的迹象。

    给的感觉就好似祂先前的那些,像是人一样的行为都只是在场诸人的一场幻觉。

    而这种种的原因叠加在一起,导致的唯一结果,就是作为这个世间最后的一个巫祝,唯一可以解读神祗行为寓意的人,巫祈错过了一次神祗的预示。

    而且,这个预示还很有可能关系到他今后可能遇到的一些事情,甚至于关系到如今这个使天下大治、人族兴盛、万民安居的当今朝廷——大禹朝的局势也未尝不可能。

    ————————————————————————————————————————————————————————

    “快了,即将结束。”

    巫祈看着吕淼现在的这个已经被大司命用神力分解的只剩下的骨头的身体,他感觉自己现在的背后肯定是一片湿冷。

    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吕淼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忍受不了疼痛一直都在嘶喊,但是她居然没有开口叫停。

    实际上对于大司命当前用的这个洗去魂魄和现世身之间联系的仪式会造成的痛苦又多大巫祈可是一清二楚,甚至于可以说是除了现在正在经历这个仪式的吕淼之外,他就是最为清楚的人了。

    因为在巫祈的那些不属于他自己得来的经历之中,就有那么一份相关的经历。

    要知道,最初的人族可是挣扎着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

    在那个最古老的岁月里,人族的最初时期,人族连将自己的居住地固定在一个固定的地方都做不到,他们需要用不断的迁徙、转移居住地来保证族群不会被异类锁定,不会被异类给一网打尽。

    但是即便这样,也总是会有族人不断的被异类抓走或者捕食,而且被异类直接杀死或者捕食掉的族人还可以说是幸运的。更加悲惨的是有些人会被异类把肉身连同魂魄一并吞食掉,甚至于有些异类会在他们抓去的那些人身上或者魂魄上进行各种各样的改造,或者是把他们炼制成各式各样的让人难以想象的古怪模样。

    不过,还好从巫祝出现开始,人族就不再如同以前那样连一星半点的自保力量都会艰难的难以维系,甚至于还能有一些反击的时候。

    而人族的每一次反击成功,除了是胜利之外,还有大量死掉的族人的魂魄被那些的异族的力量扭曲成各种可怕而又古怪的形态,以及看到数量巨大的曾经的族人们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悲惨模样。

    所以,为了让自己的那些族人可以摆脱掉那种悲惨的境况,巫祝们创造出了一个超度仪式。

    也就是大司命对吕淼所使用的这个仪式,只不过和大司命使用的行事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个超度仪式的过程中,会有大量的巫祝将自己的感官和被超度的‘人’联系到一起,替他们分担超度仪式过程中造成的那些可怕的痛苦。

    而恰好,巫祈在接受传承的时候,有幸窥探感受到了这个超度仪式的过程之中,替被超度者分担而来的痛苦。而就算只是替被超度者分担的一部分的痛苦,就让当时的巫祈瞬间觉得自己的魂魄都产生了痉挛。

    和超度仪式中产生的那种几乎会让人崩溃掉却又无处可躲,让人恨不得可以杀掉自己的可怕痛苦相比。

    巫祈觉得,就算是鲛人在被执行日刑时,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血肉都在颤抖的可怕刑罚,都只能说是一种享受。

    而更可怕的地方在于,吕淼居然可以在比巫祈感受的痛苦还要可怕不知道多少倍的剧痛之中一直支撑到现在还没有求死。

    巫祈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当时是怎么在黄粱梦境之中把吕淼打击的心境崩碎的。以吕淼现在表现出来的这种可怕的意志,就凭巫祈那种半吊子的语言攻势,怎么可能做得到破碎吕淼的心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