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紫云仙子

    李灵犀回头一看,那正翩然而来的不是小公主兰若离又是谁。平时倒是没有注意,今天一大群人眼巴巴地望着一个天女般的小乖乖飞过来,不论如何李灵犀都有些不舒服。人都是这样,总想着占有美丽的东西,即便暂时不承认是自己的,但一旦别人露出垂涎之色,心里大体都是不舒服的。

    “你来做什么?”这小丫头确实不同于李灵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她身上似乎有着一种永远的天真,如果不是李灵犀知道她的过去,一定会像飘渺宫的几个弟子那样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心里肯定以为这是一个又乖巧、又可爱,又童真的小仙女

    “你们看什么,哼,都不许看。”兰若离一路和李灵犀来,还没有几个人敢这样盯着自己看,不由嘟起嘴,一皱眉就娇嗔道。这可不得了,旁边几人一看这小仙女儿居然蹙眉不满,都惭愧地别过头去,好歹饱了眼福也不多看了。

    见几人不再看她,心里的那股不舒服仿佛瞬间就没了,兰若离莞尔一笑,脸上一对小酒窝微微地起伏着,煞是惹人喜爱,“当然是跟你一起,我把那个老女人留在外面了,嘻嘻。”

    李灵犀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见她又要靠上来挽着手,不由低声地虎着脸说道:“那你规矩一些。”“呃,知道了。”微微一咬嘴唇,兰若离两手交叉地抓着,就那么站在李灵犀身边,也不说话了,只是时不时狠狠地瞪一眼旁边那些偷看自己的眼神。便是看一眼,她也觉得不舒服。骨子里对男人的蔑视让她恨不得上去一个个抽脸。

    “李师弟有如此佳人前来助阵,想要通过这弱水河怕也是如履平地了。”何不为见兰若离来了,脸一扯就嬉笑起来。

    “又是你。”兰若离低声说道。

    “小公主有礼了。不为知道小公主见多识广,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可是一条弱水河。不知道小公主有何良策渡河而去。”何不为似真似假地说道。

    “何师兄好歹也是自己人,你,你不要把他太当外人了。”李灵犀最怕这丫头当面又骂何不为,以前倒算了。这丫头的脾气鬼的很,看起来娇俏可爱。又乖又嗔,但实际上对除了自己以外地男人都抱有一种自骨子里的蔑视,恨不得冲上去踩一脚。说她内心有些经常处于变化性的态度也不为过。

    “那我就试试。”李灵犀说的话还是有用地,兰若离没有反驳何不为,反而邀功似地冲着李灵犀一笑,然后就朝弱水河走过去。

    “弱水断断接触不得,更不能下水去。”宇文南风不知道这个年轻的丫头是什么来历,可他好歹也是名门正派的人,不可能眼看别人去冒险。

    谁知道。这一说不要紧。兰若离回过头,狠狠一瞪眼。说道:“要你管。”

    “你…”可怜宇文南风一代长老,居然一时间就被气得说不出话来。那宇文东风更是要还口,却是被宇文南风忍着压下了。李灵犀只好在一旁赔了个不是,然后狠狠一瞪兰若离,这才没事。

    都说死马当活马医治,众人眼巴巴地望着这个美少女,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办法。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们意外得下巴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只见兰若离走到弱水河边,也不施法,更不探测什么,她好歹还是认识弱水地,而是双手握成半圆,放在嘴边,然后用她那娇滴滴的声音喊道:

    “喂人吗……”

    “哈哈哈……”李灵犀和何不为,宇文南都三人几乎瞬间就爆笑起来,谁都没想到这小公主居然来这么一出,居然用这种老掉牙地办法,弱水河里怎么会有人呢!

    “砰

    然而,令所有人再次吃惊的是,一件让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就在眼前生了。一声大响,那原本水气氤氲,难忘千里浩淼地弱水河里居然翻起来一股高达十来丈的水浪。弱水至柔,那水浪也没有出太大动静,但水浪下面的东西却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只龟,一只背阔两丈多的巨龟就那样从弱水河里浮了起来,弱水河里居然还有生灵,而且还是一只不论怎么看都是成了精怪的老龟王。

    “咯咯犀儿,怎么样,我有办法吧。你看我一喊,这人就出来了。”兰若离一阵邀功似地挽住李灵犀的手臂,娇嗔道,胸前两对玉兔更是有意无意地朝着李灵犀身上撞过去,一下下地弄得李灵犀心惊肉跳,连忙挣开,朝那老龟望去。

    “吾等乃是飘渺宫,太乙门,清源派三派弟子,不知神龟在此地清秀,却是叨扰了。”身份最高的宇文南风当仁不让地上前,一拱手就行礼道。别看自己是人族修道,对方是妖灵类修道,认真说起来,这老龟王无论从卖相还是实力来讲,都不是这一群人能抵挡地,即便是绑成一团。而且这只老龟王从背甲上地龟纹来看,斑斓若虎纹,怎么看都是万年级甚至更久远的存在了。

    “呜也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令那万年龟王感兴趣地东西,张开那巨大的龟口就是一声仿若叹息般地声音。

    宇文南风尴尬地站在那里拱手半天也没见那万年老龟有什么更多动静,龟王仿佛根本无视他一般,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只是那巨大的四肢微微地拨动着弱水,巨大的龟身即便是浮在弱水之上,也是稳若泰山。

    兰若离:“老头子,你就是倚老卖老,人家也不理你。”

    宇文南风这次终于忍不住了,自己好歹也是老人家,一次次地被这丫头给欺辱,哪里会干休。虽然不至于动手,也是虎着脸斥道:“你小小娃娃端的胡言乱语,它不理我,难道就理你。”

    “它不理我。怎么会被我唤上来。”

    “你……”

    李灵犀:“好了,不能这样和前辈说话。你能和它说话吗?”倒不是李灵犀想指责她,只是这样的情况,他无论如何都要给宇文南风一个面子。毕竟老古董了,摔打不得。得高放着。

    “老龟,老龟……”兰若离本来还高兴地上前唤了几声,结果那万年老龟还是一动不动。根本没反应。

    “不行。”兰若离嘟着嘴委屈道。

    正在这时,那万年老龟忽然出了声音,准确地说是在说话。

    “谁是清源派的。”

    这声音是何其的与众不同,仿佛是一个坐了千万年死关的高僧醒来地第一句话,万年龟王的声音虽不大,但特别凝厚,低沉如闷雷。

    李灵犀上前拱手道:“好叫龟王前辈知晓。晚辈便是清源派弟子李灵犀。”

    “敢问小哥。可是那清源派二位使剑长老让你来的?”万年老龟的声音带着一种难以克制地激动,更有近乎自我肯定一般的期许。生怕李灵犀说出否定的话来。

    李灵犀一愣,听着万年龟王的语气。如果自己说不是师门前辈让自己来地,惹怒了龟王,那估计就是大祸临头了。毕竟从龙母那里,他大概知道了锁龙渊的事情,而眼前这只万年龟王如此激动,又是差不多万年水准地老龟王,稍稍有点脑子的人结合前因后果,都能猜到是清源派的使剑长老弄来关在这里地,只是不知道关它在这里做什么。

    再三想了想,李灵犀折中地说道:“嗯,不错。好叫前辈知晓,弟子李灵犀奉门中二位使剑长老之命,专程前来看望前辈,嗯,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何不为在后面都快忍不住笑出来,一直和李灵犀同路的他对李灵犀进锁龙渊来的原因最是清楚不过,哪里是什么来探望故人。而且一听那什么使剑长老就是巨牛无比的人,李灵犀能认识?何不为差点就没忍住笑出来,不过被兰若离一眼给瞪得不开腔了。

    “好啊。好。没想到清源派二位高人居然还惦记着小龟,小龟这万年过的不冤枉,不冤枉啊……”

    万年龟王似乎被李灵犀这一句明显有漏洞的话给唬住了,**不断地上上下下,仿佛在行礼一般,看它那样就是激动的没谱了,“小龟苦等此地多年,没想到终于能等到高人垂怜之恩德,不妄小龟苦候万年。”

    飘渺宫地普通弟子在看热闹,宇文南风却没有,而是深深地震撼了。这一看就强大无比地万年龟王何止活了万年,论修为更是自己、甚至是祖师都望尘莫及,居然自称小龟,还对那清源派的什么使剑长老奉若神明,就差没有自称奴仆了。看来清源派鬼事多啊。

    李灵犀见这龟王主动拉了客套,心里一喜,好歹它也是这里地长居客,说不定有办法,于是说道:“龟王,二位使剑长老令我们前来管束那四条妖龙,你可有办法渡我们过去。”

    “妖龙?呃,小兄弟,你说的是那四海龙王是吧?不错,他们就是被关在这锁龙渊四方之地。弱水河汇流成海,乃是当年使剑长老秘术所成,小兄弟要去惩戒他们,自然是应该。不过……”万年老龟终究是活了万年,只是因为对使剑长老地狂热崇拜外加李灵犀身上那股清源派的气息让他信了真,不过还是有自己的思考能力的,“不过你们这点人,去了怕是连妖龙的面也见不上。”

    李灵犀:“前辈不用多虑,后面还有援兵,不日即到。”

    “那好吧,我这就驮你们过这锁龙渊,四龙在锁龙渊四方,我会一直负责驮运你们的。”万年老龟高兴地说道,好像不是在被人求着帮忙,而是它自己求着要帮人忙一般。

    众人不时便上了龟王之背,万年龟王只是轻轻一划水,瞬间便出去了好几丈,算是进了锁龙渊了,原来整个弱水汇聚成海的地方才是真正的锁龙渊,一个巨渊之地。李灵犀:“前辈,倒是有老前辈了,晚辈多有过意不去。”

    万年龟王:

    “没事。既然是使剑长老派你们来的,老龟我不过是驮你们几天,为清源派做了事情,万年前我求使剑长老的那件事情就又有了些把握,我也好开口央求二位长老了。”

    李灵犀一听,差点没后悔的掉下弱水河去!天啊,自己还以为占了便宜,没想到被人家当成日后邀功的举动了。更重要的是,根本不是什么使剑长老派自己来的,那这个因果该让谁去还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