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初露端倪

    沈府祥云院内,董仁桂面色严肃的瞑目盘坐在蒲团上,体内的法力如同开了闸的河水一样滔滔不绝想泄去,注入了被他握在手心的剑胎之中。

    随着大量的法力注入,原本无色透明的剑胎上慢慢浸染上了一层青色,那青色就好潮水一样,慢慢的将整个剑胎都浸染透了。

    嗡……

    剑胎上最后一缕无色地带被青色侵染后,剑胎突然嗡鸣了一声,挣脱了董仁桂的手掌,迸射出万道毫光,悬浮在空中慢慢旋转了起来。

    这却是剑胎完全被炼化之后自发产生的变化。

    之前,剑胎未被炼化之前,其就相当于是一枚种子,而董仁桂炼化时注入的法力就好像是浇灌在种子上的泉水,此时,种子得到泉水的浇灌,却是要发芽了。

    种子发芽需要阳光水分养料,而剑胎生长发芽则是需要灵气。

    这剑胎在空中旋转时,便迸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吸摄之力,飞快的将周围天地间的灵气吸摄而来,吞入了体内,供其生长发育。

    本来,这一过程是剑胎自发举行的,根本就不需要外力相助,只是现在天地间灵气稀薄,根本就不能提供足够的灵气供剑胎孵化,所以这就需要剑胎主人的大力相助了。

    只是董仁桂虽然有些许奇遇,取得了许多成就,但是其毕竟修炼时间太短,有许多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就好像现在,他就不知道要提供灵气帮助剑胎孵化,而是傻愣愣的在一旁看着。

    那剑胎吸摄灵气的速度何其快也,只是一小会儿,便将周围天地间稀薄的灵气吸摄一空了,没有了周围天地灵气的投入,剑胎迸射出的毫光不禁变得暗淡了起来,连带着剑胎的形体也有些不稳了。

    所幸董仁桂毕竟机敏过人,及时发现了剑胎状态的不对,连忙从乾坤袋中取出灵石一块块的捏碎,迫出其中灵气供剑胎吸摄。

    得到董仁桂的支援之后,剑胎上的毫光慢慢稳定了下来,不断的吸摄着周围的灵气壮大着自身。

    随着剑胎吸摄的越来越多灵气,剑胎的体积也逐渐变大了起来,直到变成了成人拳头大小,才慢慢的稳定了下来,悬浮在董仁桂面前不紧不慢的旋转着,带的周围的灵气丝丝如雾,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灵气漩涡。

    如烟似雾的灵气漩涡中,一点点星光似的水滴光点慢慢浮现,就好像银河一样围绕了剑胎旋转,十分的美丽迷人。

    “看来这枚剑胎灵气十分充溢啊,有这根底,将来只要在蕴养出一丝灵性,其便有成为法宝的指望啊,看来那九尾狐做事还算是公道,没有人我太吃亏。”

    看着剑胎被炼化之后自发引起的异象,董仁桂心中的那块疙瘩也慢慢的解开了,不在纠结于那件法宝的得失,也算是渡过了一劫。

    化解了心中的壁垒之后,董仁桂张口一吸,将悬浮在面前的剑胎吸入了腹中,用丹田中的木中火慢慢温养打磨起来。

    就在董仁桂躲在房间里面温养打磨剑胎之时,沈寒星从外界鬼鬼祟祟的溜回了沈府,他刚刚翻墙进入沈府,便撞上了一个巡逻的家丁。

    “什么人?”一个巡逻的家丁刚刚从院墙下走过,忽然发现从墙下阴影中钻出一个人来,家丁大惊之下,正要大声高呼,却猛然听见那从阴影中钻出的人冷喝道:“叫什么叫?不认识本公子了吗?”

    “啊,原来是大爷回来了,却是小人瞎了眼了,冲撞的大爷,还请大爷恕罪……”家丁闻声定睛一看,发现来人赫然正是沈寒星,便不由的吓了一跳,连忙垂手施礼,祈求沈寒星原谅。

    “滚吧。”沈寒星不耐烦的挥手打发家丁离开,急匆匆的走到了沈府的西跨院,来到了跨院角落里面的一处偏僻厢房。

    看到这间厢房,沈寒星目露恐惧之色,不由的踌躇了起来,良久,才咬牙推开了厢房的木门。

    吱呀……

    缺乏保养的房门发出了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呀声,晃晃悠悠的打开了。

    “咳咳……”沈寒星站在门口,看着打开的房门,使劲的咳嗽了两声,给自己壮了壮胆,这才迈步走进了房间。

    “咳,席老弟,愚兄来看你了……”

    这间厢房十分幽暗,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沈寒星走进两步后,便不在往前走了,而是就地站定后,冲着房间里面的黑暗喊了一声。

    “噢,是沈兄来了……”

    房间里面先是一片静寂,良久之后,才从黑暗中传来了一声沙哑的声音。

    一个蹒跚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操着沙哑的声音道:“沈兄今日来这里可是那事有眉目了?”

    “有、有了……”看到这个蹒跚的身影后,饶是沈寒星不是第一次看见,也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咽了一口唾沫,干巴巴的回了一身。

    这是一道怎样的身影啊,在这道身影面前,说体无完肤那都是溢美之词!

    只见其全身上下血肉模糊,一处处暗红色的皮肉胡乱翻卷着,露出了下面白茬茬的骨头断端,就好像是也具被活生生的用鞭子抽烂了的尸体一样。

    更可怖的是,这道身影上居然还有一道巨大的伤口,这是一道从头顶到胯下的伤口,看这伤口,这个人应该是被人活生生的从中间锯成了两半,只靠着腰间的一条红腰带扎在一起!

    “有了?”这道被沈寒星称作席老弟的身影听到沈寒星说有了不禁愣了一下,仿佛不敢相信一样,愣愣的看着沈寒星。

    沈寒星被那席老弟的目光看到浑身发毛,恨不得立刻掉头逃离这里,但是一想到尊者的命令,却又不得不咬牙站在这里。

    “是的,席老弟你的事情有眉目了。”想到尊者的恐怖后,沈寒星顿时觉得席老弟的那副尊容不在恐怖起来,定了定心神道:“经过愚兄的多方奔走打听,总有打听到了一个消息……”

    沈寒星按照尊者的指示先是胡吹海侃了一会儿,直到将那个席老弟唬的晕晕乎乎的才露出了他真正的目的。

    “……席老弟你的冤情真乃是千古奇冤,足以惊天动地,但是有道是官官相护,那阴间上至阎罗下至小鬼,他们可都是一伙儿的,彼此上下相护……

    ……想必现在你也清楚了,在阴间,你根本就没有沉冤昭雪的机会,所以,你想要伸冤,那便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直接上达天听……”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