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六章:童话新说(十一)

    月出回到宾馆,打开门。

    似乎头顶上悬着丝丝凉意,她抬头,看到一条黑色的蛇缠在前方房顶的吊灯上。

    黑色朝她吐了吐信子,将头埋了下去。

    左边那张床上,一狼一猫裹着被子,扁扁睡得正香,何遇从被子里爬出来,说道:“今天晚上或许就可以知道那个人的老巢是在什么地方。”

    “那很好,我们准备准备,行动。”麦琪尔说道。

    月出摇头,她看向何遇,见她有话要说。

    “明天阿如会被送到那里去,她已经从一个助理口中套到话,那个地方就是收藏室所在。”

    “你的意思是,我们缓一下,等明天你队友过去了再说。”

    何遇没想到月出会明白自己没说的意思,她点点头,“到时候里应外合也方便,我们这么贸然前去,我担心会有什么机关。”

    月出同意何遇的想法,何遇再次看向她,她很高,却很瘦,不是何遇的那种虚瘦,她的瘦更有力量,让她看起来更高。

    月脱掉大衣,坐到了另一张床上,她拿出那根羽毛,摆弄着。

    “这根羽毛是在小草房间里找到的……”她一面说,一面研究这根羽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这根羽毛能把我拉起来。”月出转动着那根羽毛,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何遇走过去,月出把羽毛递给她,似乎并没有乱给别人东西的担忧,她从空间里拿出了一堆图书,“我想想从书里应该会找到一些答案。”

    何遇也放弃了研究那根羽毛,一人一狼围着书堆坐着,开始读起了童话故事。

    床上,毛笔早就躺倒在枕头上,扁扁也完全缩进了被子里,吊灯上的黑蛇吐了吐信子,埋头睡了过去。

    麦琪尔起来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直立起来,腰杆挺直地从地面爬起,总是要费上大力气。

    房间里,只剩下她和扁扁,月出和那只狼不见了。

    正想着,灰狼从浴室里湿漉漉的走出来,站在地巾上,迟迟没有动作。

    月出打开门进来,手上提了一大堆早餐,麦琪尔闻着香味,有些馋了,下一秒才惊然想到,作为一支笔,她该怎么进食?

    月出看到湿漉漉的灰狼,有些想笑,尤其是闻到了它身上的浓郁的沐浴露香味,她忍不住笑道:“其实你身上的狼骚味并没有太重。”

    何遇白了她一眼,晚了,她昨晚上无意间的一句话已经深深伤害到她这个爱干净的孩子了,她明明已经洗过几次澡了。

    月出放下早餐,走进浴室里,拿起吹风机,她转头对门口的灰狼说:“来!”

    等何遇一身干爽出来以后,发现桌子上的早餐已经去了十之八九,只剩下打着饱嗝的扁扁。

    月出看了看扁扁,又看看了何遇,“我该听你的,按十人量的买,这下我家啊呜可没得吃了。”

    何遇这时记起来,月出似乎有只小奶狗。

    月出将啊呜从空间里放出来,上一次见面还是小奶狗,这会儿已经变大了很多。

    少年蹲下身子,摸了摸狗的脑袋,说道:“我们家啊呜是只狼,鼻子可灵。”

    扁扁从桌子上跳下来,凑到啊呜身边闻了又闻,它的鼻子也灵敏来着。

    温如一夜无眠,泳池边堆起了小山般的空酒瓶,七零八落,英俊的男人躺在地上睡着了,又冷得发抖。

    温如在旁边静静看着,勾了勾嘴角。

    跟她比酒量,一个人怎么能喝过一只鬼魂,她下肚的酒,全被养的小鬼消化去了。

    昨晚的较量,她反而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头疼欲裂,男人撑着脑袋起来,看到在泳池里的温如,模模糊糊地,低着头长头发的女人,盯着他看,一动不动。

    男人瞬间吓清醒了,他后退几步,看清温如的脸。

    “我怎么在这……七点了……”男人跳起来,差点要耽误送人的时间。

    匹诺曹推着餐车进来,看到满身酒气的男人和一地的空酒瓶,他看向何遇,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男人也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酒气味,他赶紧离开,回房间洗澡换衣服,但关于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他一点也想不起来。

    记忆里只有高脚杯碰撞时发出的声音。

    “套到什么消息了?”匹诺曹问道。

    温如则是问他,“你昨晚去哪里了?”

    匹诺曹笑笑,“当然是去睡觉了,作为老板的收集品,我可不敢不听话。”

    温如不信。

    匹诺曹维持着微笑,他说的是实话,但听话的原因他不能说,虽然大家都想得到木偶人最怕的就是火,而看管他的人无时无刻不拿着这个威胁他听话。

    “你今天要过去,说不定能找到收藏室。”他说,“我试着找过,但没有发现什么。”

    匹诺曹盯着温如,他手上拿着刀叉,正细细地把牛排切成小块。

    “你想去?”

    “老板可不让我过去。”

    “我可以帮你。”

    “那样当然是最好的了!”

    男人已经换好了衣服下来,正看到匹诺曹拿着盘子放在泳池边,美人鱼拿起了叉子,叉起一块牛肉,放入嘴中。

    “我想让匹诺曹跟我一起走。”温如说道。

    “这个不行。”

    “你是老板的助理,你一定有办法。”

    “老板说了,这个木偶人要留在这里。老板的话没有人可以不听。”男人坚持拒绝。

    “比如不许把收藏室里的红斗篷拿出去?”温如小声问道。

    男人脸色大变。

    温如被蒙上了眼睛,戴上了耳塞,她沉入水底,一动不动,她默默把昨天晚上小鬼反馈回来的地图画出来,传送给何遇。

    匹诺曹就在她的旁边,他的双眼双耳也是封闭的,就连嘴巴也被封了起来。

    但这并不影响两个任务者之间的交流。

    “到时候,我们可以到楼上看看,我把一二楼都看过了,就是没有上过三楼。我猜那个收藏室一定是在三楼。”

    “老板的卧室和书房都在二楼,但他不经常出现在那里,也不在一楼,我猜他肯定到三楼去了。”

    “那个收藏室里,一定有能让我们变回原样的东西。”

    “我说,你怎么不理我?”

    匹诺曹问她。

    温如在水底一动不动,好半会儿,才给匹诺曹发去六个字:我不能离开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