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焱冥出手之后,玄瞳与白言并非没有想过偷袭者是人族强者的可能。尤其是玄瞳,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张南。疯婆娘配上那个疯狂的变态,这种组合想想也的确比较搭。再加上琼罗帝尊和人族勾搭那是有前科的,所以即便白言都冒出过这样的想法。

    但是想法终归是想法,这么大的帽子不是随便扣的,在没有实际证据的情况下,不能真正当成现实。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是现实,要不要揭破也是个问题。

    妖魔行事准则大多比较直接,很多问题都可以用拳头来解决。但即便思考放没有人族那么复杂,也不代表妖魔不动脑子。下境妖魔们或许还好一些,可在帝尊这个层次,要是也那么直接的话,妖州早就打成一锅粥了。

    如果确定只有张南,或者任何一个人族强者,即便是剑楼之主在这,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上前群殴。可偏偏其中一个是货真价实的妖魔帝尊,这就有点复杂了。

    因为前者属于敌我矛盾,而有个妖魔帝尊搀和进来,那就是内部矛盾。

    如同之前伏芒与玄瞳为了对付焱冥,与人族联手在不动之桥设下杀局。而这新生的琼罗帝尊,自然也可以与人族联手,来对付伏芒或者其他妖魔。

    如果时间比较充裕,还能仔细思量一番。可现在面对这个情况,玄瞳与白言都有颇多顾忌。现在他们出手,没有任何实际利益,而且还要担着被报复的风险。

    张南做了那么多铺垫,为的就是造成这个局面。

    只要让三大帝尊把纳兰紫霜也当成反虚境强者,把焱冥这个英灵之王也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然后再胡搅蛮缠的一通乱打,营造出一个不讲理的疯婆子形象,不管帝尊们心里怎么想,都不会团结在一起对付他。

    不过现在被伏芒把这事叫破,便有点麻烦了。

    玄瞳与白言脸色变化,不是因为听到人族惊讶,而是这种事当众说出来,等于逼着他们站队做选择。要么站在伏芒一边,要么站到琼罗帝尊那一边。

    “情况不太妙啊,看来不拼不行了。”张南把心一横,准备实施二套方案。

    第一套方案就是保持现状,这样最为稳妥。张南正面拉仇恨,焱冥隐身拿人头。初次和英灵之王交手的伏芒,被干倒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间不会拖的太久。

    不过现在看来,即便玄瞳与白言暂时不插手,也拖不了太久。既然不能拖时间,张南就只能开大招了。

    有神农血脉的加持,神魂道第四重,并非是张南能施展的极限。

    此刻纳兰紫霜刚刚得到琼罗帝尊传承,力量还未完全被炼化。而正是这种没有被完全吸收的力量,可以被张南充分的利用。

    当年张南在雪风岛时,在岛中练功时有所悟,挥出了强大无比的一拳,把雪风岛给祸害够呛,那便是力量溢出的结果。现在张南虽然能与帝尊相抗,但施展出的威力,还不如那时强大。可如果充分得到神农血脉的加持,张南现在完全可以挥出比那时更强的拳头。

    但是,只要一丝可能,张南都不想那么做。

    原因之一,是因为神魂震道是张南自创,对于后面是怎样的境界,怎样的威力,张南现在也是探索阶段,冒然用出有很大的风险。

    至于其二嘛,便是因为现在张南所使用的身体,是纳兰紫霜的。

    虽然纳兰紫霜一直以来的战斗方式都以自残为主,也会心甘情愿受张南驱使,但张南自己心里过不去那个槛儿。万一出了什么纰漏,弄个骨断筋折的,张南得内疚死。

    只是看现在的形式,张南似乎也没有选择了。

    一旦玄瞳与白言站队,九成可能性是站在伏芒的一边。毕竟那一边人家知根知底,脑袋再有包也不会和自己这个来历不明的合作。一旦三大帝尊真正联手,张南和焱冥根本没有胜算。

    别忘了,纳兰紫霜的身体只是造化境的身体。面对反虚境的攻击,根本承受不住半点。

    就在张南有些挣扎的时候,意识空间里的纳兰紫霜突然说话了。

    “先生,我想你帮我一个忙。”纳兰紫霜道。

    “什么忙?”张南有些奇怪。

    “我想您尽力,尽全力。”纳兰紫霜认真道:

    “继续这下下去的话,我们很可能会输,而我也可能会死。我知道您的力量不止如此,我希望您能全力以赴,哪怕因此损害我的身体也没有关系。只要不受到外力的侵害,神农血脉基本是不死的。为了我的安全,为了我还有机会实现师尊的遗愿,请您尽力。”

    “傻姑娘。”张南心情复杂莫名。

    在自己的问题上,纳兰紫霜不会去考虑什么,但若是别人的问题,她的聪慧不会弱于任何一个人。

    现在的局面,张南能看出来,三大帝尊能看出来,纳兰紫霜更能看出来。而且纳兰紫霜更从张南的神态当中,看出张南内心的挣扎。纳兰紫霜故意说出那番看似有些自私的话语,只是为了让张南没有任何顾虑,为了张南可以全力。

    张南没有再说什么。

    纳兰紫霜已经做到这种程度,如果张南再继续瞻前顾后,那就太矫情了。

    “焱冥,缠住伏芒,给我争取半炷香时间。”

    张南招呼了一声,飞身后退。

    焱冥从虚空中再度遁出,对伏芒展开突袭。

    “鼠辈,还敢来?!老子撕了你!”伏芒张牙舞爪,嘶吼连连。

    伏芒一直在小心提防焱冥,见焱冥再度现身,更是警兆大生。虽然嘴上喊着狠话,却不敢有太实质的行动。除非玄瞳与白言出手,否则他绝不会轻易放开自己的防御。

    焱冥也没有再一次轻易近身,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在伏芒四周闪电般的穿梭着。

    在还是妖魔躯体的时候,焱冥是以力量见长的类型,速度方面并没有优势。可是化作英灵之王后,躯体是前所未有的轻灵。

    这种感觉让焱冥很陌生,也很享受。此刻在伏芒周边穿梭,越发的自如流畅,给伏芒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压力。

    当然,伏芒也没光提防焱冥,更不敢放松那个疯婆子。

    那些诡异的拳力虽然没有给他构成实质的伤害,但威胁同样不小。一旦中招,身体便会麻痹。在这种级别的对抗中,哪怕只是有瞬间的停顿,那也是极度危险的。

    如果只有纳兰紫霜一个对手,伏芒顶多挨上几下,打的难受一点。但万一让焱冥再抓到机会,直接打他体内神符的主意,那就真要命了。

    伏芒的目光还是主要盯着飞来飞去的焱冥,只拿眼角余光扫向纳兰紫霜的方位。

    可一眼过去,却没有找到对方的身影。

    哪去了?

    伏芒下意识的向其他地方找寻,恰好看到了玄瞳。

    玄瞳现在的脸色超级难看,甚至还有些恐惧的样子。

    胆小鬼,吓成这个样子!

    伏芒憋着火,但心知现在不能逼太紧。只要再撑一小会,玄瞳就算不情愿,多半也会帮他。

    目光再一转,看到了白言。

    白言的神情和玄瞳差不多,甚至还要不堪,隐隐有些要逃走的意思。

    没等伏芒鄙视,白言注意到了伏芒的目光,很好心的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

    伏芒目光再一转,找到了纳兰紫霜的身影。

    看到之后,伏芒眼睛一下就直了。片刻之后,那脸色比两大帝尊还要难看,眼中更是带了一阵惊恐。

    妈的,什么情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