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一夜很快就在絮叨中过半,以至于虞周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只是第二天一睡醒就看到自己妹妹不满的面孔。

    “悦悦,昨晚我跟爷爷聊天聊睡着了……”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心虚的帮妹子擦脸以期堵住那张要瘪的小嘴。

    “对了,今天哥哥带你去曹爷爷家好不好?”

    小妹子的脸色这才多云转晴,曹老头也是昨天在场的几个老叟之一,这本是昨晚商定的,虞周得去告知一声,是走是躲都得让人家有个预备。

    草草的喝了点粥,用杨枝给妹子清理下牙齿,虞周就带着她出了门,曹老头家不远,就在村西头,老曹头老伴去的早,家里只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儿子叫曹大江,腿脚有些不便。

    虞周进了曹家,见大江正在搓捻一根细细的皮绳,打过招呼,就找到了曹老头,老头看上去比韩老头年纪还轻点。

    虞周开门见山,把前前后后跟老曹说了下,没想到老曹犹豫也没,扭头就吼儿子:“听见没,你韩铁伯要带咱搬家,还不去收拾。”

    虞周这才知道,韩老头叫韩铁。不过让他纳闷的是,他确信自己没传错口讯,不是让人家强制跟着走,怎么曹老头理解成这样了?

    “曹爷爷,我家爷爷的意思是大家暂避一下。”

    “对啊,你韩爷爷不也要躲避嘛,大家躲到一起多好,剩下那几个老货我去吆喝一声就行了,你回去吧。”曹老头边说边捏小虞悦红扑扑的脸蛋。

    这几个老头不会是老玻璃吧?想都没想各奔东西?既然是躲避,鸡蛋篮子理论也好化整为零也好,不都说分散开才对吗?

    “行了,什么时候走告诉我们一声就行,我跟他们说去。”说着,老曹头匆匆出门了。

    虞周更是怀疑这几个老头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感情了……去哪儿都不问,只问什么时候走。

    拿了个瓢喝着凉水,虞周好奇的询问起曹大江来:“大江哥,你觉得,搬到哪妥当些?”

    曹大江手上不停,只抬头给了虞周一个笑脸,道:“韩伯伯决定就好了。”

    “……大江哥,你在搓什么啊?”

    “哦,这个是肠衣,做成鱼线,回头跟韩伯拿些铜丝铁条做个鱼钩钓鱼用。”

    虞周一下子豁然开朗,对啊,钓鱼,自己也可以啊,小孩儿的身体完全可以胜任,还能贴补家用,也不知道这东西好不好弄,虞周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大江哥,你手艺真好。”

    “嘿嘿,我爹是皮匠,我腿脚出门不方便,就窝在家练手。”

    虞周一边从妹子嘴里往外掏一块不知道什么的皮,一边打量着大江搓捻出的鱼线,上手试了试,紧实又坚韧。

    “大江哥,咱去钓鱼吧?”

    “啊?线是够了,可你会么?”

    “不会我跟你学啊,我保证不捣乱。”说着,虞周再次拍掉妹子嘴里的麻线。

    看着大江还在犹豫,虞周又说:“我年纪小,爷爷年纪大了,会了钓鱼,能帮上爷爷,而且爷爷也要补身体。”

    这下大江再不犹豫,因为腿脚原因常宅在家里,老父年迈,虞周说的何尝不是他所想的。

    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带着个虞小妹出了门,两人回了趟韩铁家,老头不在家,选了些细小坚韧的铁条。

    大江找个竹篓背起虞小妹,俩人出了韩家,然后一个把铁条磨尖打弯,一个砍竹竿清旁枝,半个上午总算折腾好了钓具。

    村外不远就有条小河,虞周选了处浅滩,两人一起下了杆,推让起虞小妹来,无它,好动的孩子跟钓鱼绝对是不搭嘎的。

    俩人的运气还不错,刚下杆不久,大江那边就有咬钩了,虞周无奈的抱着小妹,看着大江收杆。

    前世的虞周虽然长居水岸,却真没多少工夫钓鱼,不过经常和渔民打交道,他自信这方面的见识还是不缺的,只是奈何材料有限。

    很快就到了中午,分心哄着妹子的虞周只钓到三四条小鱼,大江那边却有了小半篓,不管怎么说,有收获两个人就很高兴了。虞周干脆把鱼竿都给大江照看着,自己抱着妹子准备去生火弄点吃的了。

    得知虞周要生火弄饭食,大江纳闷的问:“大晌午的吃什么饭?”

    古代生产水平有限,百姓们都是早晚两顿饭,大臣才三顿,天子四顿,有身份阶级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想吃也没得吃。

    “咳,这怎么是饭食呢,这只是零食,不算饭。”

    三言两语侃晕大江拿到火石,却半天点不着,还是憨厚的大江帮忙升起的火,看着大江粗壮黝黑的手指,再看看他的年龄,虞周忽然一下觉得自己前世那些野外生活的技巧没任何优势可言。

    “小周,你那火堆周围弄的什么啊。”

    “哦,这个是防火沟,咱出来一趟可不能惹祸。”

    两人出来的时候都没想到带盐巴,虞周选了几条小鱼,剖洗干净了干巴巴的烤了起来,没一会儿,外焦里嫩的几条肥鱼就烤好了。

    虞周自己尝了尝,味道淡的没食欲,而且鱼腥味也没处理掉。就是这样,也被一声欢呼的妹子抢过一条就埋头吃起来。那边尝过的大江也是赞不绝口:“小周你比我强唉,烤的真匀实。”

    “哪有,没盐没酒没滋味的,大江哥谬赞了。”

    大江一手拿着烤鱼不停嘴,一手怀里摸了摸,掏出几个梅子,不好意思的说:“零食,零食,添点滋味。”

    尽管有些单调,几个人还是吃的有滋有味,吃到半途大江甚至又摸出半壶酒来:“来,尝尝,我偷我爹的。”

    “……大江哥我还小吧?”

    “哪儿有,你聪明又有本事,喝酒不分大小,穷苦人的力气都是喝点整出来的,韩爷爷打铁前都喝点……”

    本来嘛,刚换个环境,恨不得什么东西都体验一遍,稍一推让,虞周也就不推辞了,这时候自产的酒很浑,没多少酒滋味,只当是酒饮料巴咂巴咂喝起来。

    喝了点酒的曹大江显得意气风发了起来,看那架势给他俩槌子他都能敲着个大鼓唱起“大风起兮云飞扬”来。

    “我今日已经钓了8条肥鱼了,爹爹再不用那么辛苦,小周,你会找地方,以后有机会就一起钓。”

    虞周笑着应承着,他很喜欢这种能帮上别人一点的感觉,尤其还是一个宅居已久的少年,这会显得自己在这个时代还是有点用的,那意味着自己将来活的好的希望又大了点。

    已经喝得有点微醺的虞周早忘记了当初约曹大江出门的原因是自己觊觎人家的鱼线,在心里臭不要脸的自我吹捧。

    吃饱喝足,把打起瞌睡的虞小妹往怀里裹了裹,虞周跟大江一边低声的吹着牛,一边照看起鱼竿来。

    一个下午的时间虞周都没浪费,比如他知道了韩赵两国都已经被灭国,也知道了秦国正以李信为将大举进军楚国,更是知道了大江之所以了解这些,是因为韩老头他们,早年便在赵军服役。

    难怪几个老头感情那么深厚。下午的时间,没了小妹捣乱,虞周运气好了很多,前前后后钓了八九条鱼,最后还钓上来一条胖头胖尾小猪一样的鱼。

    “晦气,这是气鼓鱼,不能吃的。”大江善意的给这个小弟解释,生怕他把这鱼烤了。

    虞周可不这么想,这可是无上的美味啊,去掉内脏,放干净血,就能做一道鲜美无比的鱼烩,额,自己还小,保险点吧,做鱼汤也是不错的选择。

    很快到了傍晚,兄弟俩各自拎着战果扛住鱼竿收工了,二十几条鱼虞周执意只留下六条,其他以抱着妹妹没法拿为由都给了大江。

    “小周啊,你不多拿也就罢了,大江哥用这条鲈鱼换你那条气鼓行不行啊,那个吃不得啊,会出人命的。”

    “呵呵,我就是看这鱼怪模怪样,拿个新鲜,我晓得了,你就放心吧。”

    也许是信了虞周,也许是觉得韩老头肯定也晓得,大江没再多说,拎着鱼走了。

    虞周开心的把六条鱼挂在两根鱼竿上,扛着也回了家。一回家,发现韩老头已经回来了。

    “娃啊,今儿一天跑个啥呢。”

    “爷爷,你看,我跟大江哥钓的……”虞周嘚吧嘚吧跟老头炫耀起来。

    韩老头褶子都笑开了:“娃娃能干的很,不过这条咱可不敢吃,出人命呢。”

    “爷爷,这鱼怎么啦?”

    “这是气鼓鱼,又叫肺鱼、河豚,那些个王宫贵人才敢吃,他们有专门的庖人会秘法制作,也会解毒,咱可不敢吃。”

    “爷爷,我也会。”

    “会啥会,别瞎琢磨,不行就是不行。”

    虞周也不想逆着韩老头,觉得也就一条鱼而已,况且这时候的河豚跟后世有什么区别不得而知,他人又小,毕竟有风险,也就没再坚持。

    “爷爷,那条鱼咱不吃了,那今晚让我做鱼,今天我做过了,大江哥都夸我好手艺。”

    毕竟是一片好心,韩老头不好再反驳,油盐酱醋俱全让虞周终于可以一显身手……

    “呃,不行,吃撑了。”

    看着打着饱嗝解腰带的韩老头和舔碗边的妹子,虞周发自肺腑的笑起来。

    给韩老头和妹子倒碗梅子水,虞周收拾起来:“爷爷,咱什么时候走,家什都带走些什么?”

    “呃,盆盆罐罐的还能置办,拿些小件的算了,无非就是些铺盖和吃饭的家什,爷爷的那套家伙你就不用管咧。咱后天就走吧。”

    “唉,好。”虞周劈手夺过妹子手里的梅子,这孩子怎么吃什么都没够啊,肯定不是虞姬,照这样下去会变成杨贵妃的。

    抓过吱哇乱叫的小屁孩,脚丫子按水盆里就开搓,洗干净往里屋炕上一丢,再自己洗漱起来。

    “嘿,娃可真讲究。”

    “爷爷啊,等咱安稳下来,定要让爷爷过得比王公还讲究。”

    “娃娃好志气,那爷爷有福了,不过出去可不敢胡说。”

    累了一天的虞周再没想七想八的精力,一沾炕就沉沉入睡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