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野猪和野鸡

    太阳落山之时,少年们开始往城中赶去,一番闲谈,季布和栾布仿佛更亲近了一些,项籍有一点点失望,当他和季栾二人聊的情投意合之时,被虞周那番胸无大志的言论截断,多少有些意兴阑珊。

    走在前面的大江忽然放缓了脚步,龙且也像是遇到鹰的肥老鼠一般,不时的抽动着鼻子四下张望,项籍才猛然警醒,张弓搭箭,环顾四周之后,对着一片草丛暴喝:“何方宵小!”

    远处的草丛顿时一阵晃动,众人顿时严阵以待,不多时,一只野鸡扑棱扑棱的飞了出来,就在少年们刚要松口气之时,项籍戒心不减,又是一声暴喝:“再不出来放箭了!”

    草丛中又是一阵悉悉索索,见到并无答话,项籍直接一箭射去,却并未听到任何惨叫声,少年们顿时戒心大增,项籍的箭法是有目共睹的,即便并未见到草丛中藏着什么,可他射空的机会也并不大,挨了一箭还不发出声音,野兽是做不到的,那就只能理解为有人在埋伏着了。

    就在少年们紧绷心神之时,一只野猪哼唧哼唧的钻了出来,两颗獠牙杀气腾腾,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倒没有插着箭矢,虞周暗暗的估算了一下,这野猪的体型,少说也得有个百十斤。

    那头野猪也真是个憨货,见到众人怡然不惧,竖起耳朵,立起了身上的毛,对着虞周他们发出嗷嗷的叫声,威吓起少年们来。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项籍整个下午都在遗憾没遇到点像样的猎物,这家伙忽然冒出来哪儿还客气?对着那野猪的面门又是一箭射去。

    虞周顿时吓了一跳,这东西皮糙肉厚的,皮实点的土枪打上都没多大伤,而且还特别死心眼,跑的不慢,你要爬树它都不依不饶的,非把树给拱折了不可,实在是个难缠的家伙。

    而且看样子这头野猪寻到个鸟窝一类的,正打算大快朵颐就被打扰了,现身之后也只是恐吓驱赶众人,虞周不觉得激怒它是个好主意。

    果不其然,那头野猪一低头,箭矢擦着它的脑门射到了脊背之上,顿时疼的嗷嗷直叫,暴怒之后的野猪凶性大发,嚎叫着冲撞过来,那支箭矢也随着奔跑颠落,看样子并未造成伤害不说,只激起了它的凶性。

    “当心!”别看这野猪个头不大,两个獠牙像是匕首一般,冲撞之时来势惊人,虞周忧心忡忡的提醒着,少年们也多暗暗戒备,龙且倒好,见到只是头野猪,反而一脸轻松起来,又不知摸出什么嘎吱嘎吱啃着:“大惊小怪,小籍自有分寸。”

    项籍哈哈一笑,大叫一声:“来得好!”像是斗牛一样侧身让过野猪势头,一脚踹在它的腰腹,那野猪顿时像个皮球一样轰然倒地,不过毕竟皮糙肉厚,打着晃站起身,低嚎两声,兀自冲着项籍横冲而去,劲头比起刚才更是凶悍,已然带着几分决绝之势,这就是犯了死心眼了。

    项籍一招得手,又是如法炮制,让身飞踹之后,大踏步赶到倒地的野猪身后,两手紧拽野猪后腿,躬身跨步,虎目圆睁,一声大喝:“起!

    轻松的像是个孩子甩一条菜花蛇一般,将那野猪抡圆了,啪叽一声甩落在地上,再看那野猪,已经口鼻见血,再也没了凶悍的气势,扭头就想逃走,站了几次又都摇摇晃晃的倒下。

    虞周心中一个劲的狂呼变态,见识了这番搏斗,不,是虐打,终于明白了龙且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以前自己在丛林中遇到蛇就是这么干的,抡一圈甩落在地,骨头就全都脱节了,看那野猪痛苦的直哼哼,也不知道骨头断了多少。

    别看野猪只有百十斤,可要这么腾空甩起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不是说有百十斤的力气就能干的事儿,那不是口袋,它会挣扎扭动,这其中的力气多少真是难以言说,即使是成年人,也没多少能办到,后世的摔跤场上,倒是常见过肩摔反抱摔,那也是全身肩肘腰腹协同用力的。

    虞周一直以为传说中的霸王举鼎不过是因为战国的斤两和后世大相径庭所致,折合起来几百斤后世也能做到,现在他有点相信传言不虚了,这厮现在就用这么霸气的方式KO一头野猪,长大之后的他会有什么样的风采!

    虞周脑补一番,简直是个洪荒凶兽,以后得离他远远的,这样的家伙才称得上梦中杀人,翻个身一甩手,说不定身边人就骨断筋折了——必须得让小妹远离他!

    项籍其实也不轻松,放倒了野猪,手臂已经是又涨又麻,一时间手都无法握紧,只得回身道:“别愣着啊,赶紧绑了,我脱力了。”

    季布他们才从石化中惊醒过来,万分敬佩的朝他拱拱手:“小籍真乃神力也,余下交给我们吧,再四处盘查一下,尽快离开此地。”

    少年们顿时向着瘫倒在地的野猪忙碌起来,此时的野猪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大口的血沫不断的涌出,只消捆绑便是,虞周帮着项籍活动着手腕,好奇的问道:“你吃什么长到这么大的,刚刚那番景象,非人哉。”

    项籍傲然之余又哭笑不得:“我与叔父饭食相同,也不知怎么的,就有了这番力气。”

    正说着,龙且脸色苍白的走了过来,如同捧着圣旨一般,双手捧着一支箭,箭上正穿着一只巴掌大的雏鸟:“小籍,大事不好了!”

    项籍仔细一看,正是自己之前射出的一箭,原以为射空了,只是这鸟……

    仔细打量之后,项籍面色大变,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虞周疑惑的看着两人,搞不懂他们为什么忽然如丧考妣,只是一只雏鸟而已嘛:“到底发生何事?为何如此惊慌?”

    项籍沉默不语,龙且哭丧着脸说道:“这是一只雏雉,大楚立国八百年,严法禁猎之物。”

    “那简单,我们当没看见就好了!再是严法也是民不举官不究吧?”

    项籍怒目而视,语调悲凉:“难道你不知道,射杀科雉者,不出三月必死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