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人自古坚韧倔强,直脾气的部下们根本无法理解将军的苦心,梗着脖子吼道:“李将军,包(不要)再求他咧,求来的命饿们不稀罕活,是汉子滴,杀他个痛快完求咧。”

    李信不缺乏去死的勇气,只有对秦人最熟悉的家伙,才能体会到让他低头有多难,整个战场忽然安静下来,等着他做决定,看着周围一道道熟悉的目光,固执里透着不甘……

    几次张口,他都无法说出放下兵刃的话语,如果楚人出尔反尔,那就是自己这一生中犯的最后一个最严重的错误了,他实在不能面对同袍们失望的眼神。

    正在他生死两难的时候,喊杀声越来越近,奇怪的是,按理说屈定早应该到了,可直到现在仍然迟迟未至。

    安静的战场给了李信分辨远处声音的机会,仔细一听,远远传来的却不是行军的马蹄声,倒像他听了一夜的厮杀声!

    李信眼里的火苗重新燃烧了起来,没错!就是厮杀声,肯定是蒙恬带军来了,两路援军不期而至,半道就打了起来!

    重新绰起长枪,李信吼道:“突围!蒙武将军的大军就在我们身后!”

    死地求生的希望重新唤起秦军的士气,相比较而言,刚才缓和的气氛让楚军有了一丝懈怠,士气可鼓不可泄,本就都是强弩之末,忽然的变故使得楚军从士气上低了一筹。

    项燕已经后悔自己的一念之仁了,急忙挥手道:“放箭!”

    漫天的箭雨挡不住秦人求生的欲望,满心以为屈定马上带兵前来,所以秦军后路的包围是最薄弱的。

    远远的厮杀声越来越高昂,项燕不敢寄期望于屈定,眼见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顿时大急:“给我追,战车呢,还有多少战车,统统追上去!”

    “上将军,两千战车现在已经不足百乘,战马大多带伤……”

    “挑还能动的战车,一车五人,给我追!”

    单薄的后军根本挡不住秦人的步伐,几个照面之后就被踩在了脚下,只是片刻的拖延,就让老秦人付出不菲的代价,但是总算杀透重围见到了一丝光亮。

    两支强军都是老牌劲旅,夺路而逃的章法不乱,尾随而至的杀人如麻,一场追击安静的像是急行军一样,只有首尾相接之处在不断的吞噬着生命。

    秦人的鲜血就这样洒了一路,楚军也渐渐出现了掉队,很多人跑着跑着就倒地不起,一天一夜的鏖战耗光了所有人的精气,能支撑两军坚持到现在的,也只是一口气而已。

    也是李信命不该绝,刚逃出几里地,就见到了交战中的两军,非常幸运,首先入目的是黑衣的军士和蒙武的大纛,两军合兵一处之后,李信只来得及说一句“全听蒙将军号令”就昏了过去。

    项燕呆呆的站在一辆战车上,满眼都是遗憾,自己的一念之仁使得此次大战未竟全功,远处的山上交战正酣,他决定配合屈定再试探一下蒙武的军力。

    大家都是筋疲力尽,他不相信连夜赶来的蒙武能顶得住两军的夹击。

    “弓箭手准备!放箭!”

    绵软的箭矢稀疏的打在秦军的盾牌上,项燕皱了皱眉头,回头一看,身边是一个陌生的传令兵,连传令兵都换了好几茬,战事的惨烈可见一斑。

    正想着,一名红衣军士疾步而来:“启禀上将军,我乃屈定将军属下,屈将军希望将军引兵相攻,共破秦军!”

    项燕苦笑一下:“屈将军所部与秦军战况如何?”

    “相持不下!”

    “我军先手已失优势丧尽,再拖下去徒增伤亡,传令,退兵吧。”

    “可是上将军,我部现在尚可一战!”

    项燕也不生气,回头指了指累倒一地的军士:“可是他们都撑不住了,屈将军再不来合兵一处,很快我们就跟刚被屠的秦军一样下场!”

    传令兵抱拳而去,项燕满脸都是担忧,现在的楚军虽然人多势众,也只是虚有其表,他努力挑出还有几分精悍之气的军士与秦军对峙,却不敢骚扰了,多余的动作只会暴露出己方的虚弱。

    这样的煎熬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等屈定领兵而来的时候,项燕终于把心放回肚子。

    “上将军,末将来迟,还请将军恕罪。”

    “来得正好,见到你我也就放心了。”

    “将军为何不趁胜追击?”

    项燕疲惫的耷拉着眼皮:“现在全军都还需要你部护佑,否则稍有不慎就是一场反转,此次大战之后,至少要休整月余才能再战……”

    屈定大吃一惊:“这么严重?我军损伤如何?”

    “尚未统计,只是现在全军再无战力,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人老喽,不行了……”

    “喏!”

    ※※※

    此时的秦军大帐,蒙武正急的跟热锅的蚂蚁一样,李信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现在又发起了高热,这可如何是好。

    蒙武和李信虽然是各领一军,但是名义上是李信为主他当副将的,两军交战若是折了主将,他这个当副将的也难辞其咎。

    “父亲,您现在急也没用啊,不如由孩儿领军一支,去破了那项燕大军!”

    “荒谬,你给我老老实实去盯着屈定,现在我军立足未稳,腹背受敌,项燕不来已经是得天之幸,你安敢说此狂妄之言!”

    “父亲,那项燕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否则他为何不敢前来,孩儿敢拿人头作保,只要有一支骑兵冲杀,我们身后之患立解!”

    “你比李信将军还有能耐?!”

    蒙恬低头道:“孩儿不敢……”

    “你是我儿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全军大败每个将校都要受到责罚,你想领兵就得建立功勋,可现在是争功的时候嘛?!”

    “父亲,孩儿绝无此意,只是战机稍纵即逝……”

    “不要再说了,现在一切以大局为重,你只想到了如何破敌,恬儿啊,你有没有想过如何将这支残军带回大秦!”

    正说着,李信哼哼唧唧的醒了,蒙武快步上前:“李将军,你现在感觉如何?”

    李信眼神涣散了好久才重新聚光,看着眼前的蒙武,顿时就痛哭起来:“李信没用,全赖老将军相救,大军,大军已经十不存一……”

    “好好好,没事了,都过去了,昌平君反叛全在你我意料之外,这可不是你的错,李将军,你好好养着,我们还要回秦国呢。”

    “全都怪我!途经郢陈的时候,我也曾怀疑昌平君,毕竟他是楚人,只是家父任南郡太守多年,我这才大意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