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和解

    不管怎么说,夺位基本上是楚国春秋时期的一个传统,而这样掌控全国最高权利的楚王基本上都是野心勃勃之辈,负刍的野心如何暂且不说,但他绝对是能领兵有眼光的一个家伙。

    虽然魏国现在如同风中的残烛,但是对于大楚防备秦国的进攻起到了唇亡齿寒的作用,就像上次项燕大胜,如果秦军能够多一条退路,想必李信不会那么急于拔营。

    现在魏国最后的城邑已经被拔除,接下来是谁不言而喻。

    “秦军又有什么动向?”

    “据传秦王已经选择吉日设坛,拜王翦为大将军,以蒙武蒙恬为副将,起兵六十余万,不日东征!”

    一听领军之将是王翦,负刍一时间目瞪口呆,无他,王翦的凶名对于六国来说实在太过刺耳了,虽然他不像白起一样嗜杀,但是其骄人的战绩里全是六国斑斑血泪。

    除了韩国是被内史腾所灭,其余五国哪个没吃过王翦的亏?

    燕赵二国都是一时无两的强国,特别是赵国,这个跟大秦一样名将辈出的国度,就折损在王翦之手,只是一个小小的离间计,就让赵国自毁长城,冤杀了李牧。

    秦王遇刺之后,又是王翦领军出征,逼迫燕国斩杀太子丹,现在的燕赵可谓名存实亡了,魏国又被他儿子剿灭,终于轮到大楚了么?

    “六十万……”

    负刍苦笑连连,别人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申息之师早已不复往日雄健,现在就算举全国之兵,恐怕都没有多少退敌的希望。

    “列位将军都已经知道了么?他们怎么说?”

    “回大王,上将军项燕请求大王广征兵将,举全国之兵以抗暴秦,柱国将军景骐愿领军出征,与项将军共抗强敌。”

    楚王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一般,颓然坐在王座之上:“就这么办吧,传寡人的王令,准景骐广征青壮,待成军之后,直赴战场。”

    宋玉左右一看,悄悄说道:“大王,那申息之师……”

    负刍眼睛里忽然闪过寒光:“王师不得轻动,以备不测!”

    什么不测?项燕拥兵自重还是秦军突袭寿春?负刍没有说,宋玉也不会蠢到继续问,只是别人都已经全力打来了,你居然还心存保留,这让老头的内心惴惴不安。

    “对了,此番既然征兵事宜已经有了景骐,那项超留在寿春已无用处,令他赶往前线,随父一同出征吧。”

    负刍最近的一番作为宋玉也十分清楚,这样也好,事情还没有摆到明面来说,一旦挑明,各方只会更加难堪,堂堂的楚王居然为了一个孩子派出王卒,这会笑掉六国的大牙,呃,六国好像就四国了……

    趁着消息还没扩散,赶紧把项超打发走,等宋玉也退下之后,负刍再也没有了一丝精气神,胸口仿佛被一块大石压着一般,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更不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埋进祖坟。

    一提起祖坟宗庙,他就能够想起夷陵的那场大火,一旦亡国灭族,宗族全都是虚幻,负刍握着手中的虎符忧恐交加……

    掌兵者跟掌权者的矛盾与信任问题困扰着每一对君臣,在这方面,负刍没有嬴政的魄力和手段,而项燕也缺少王翦的智慧和老辣,再加上楚王与项家之间新增的芥蒂,负刍的心里更没有底了。

    “传寡人王令,八百王卒悉数撤回,不得再对项家女进行追捕,让项超出发之前来我这一趟,寡人有话要说。”

    楚王跟项超之间到底说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项超奔赴前线的时候,带走了五万申息之师,虽然寿春仍然留下了二十万,可这样的信号让大楚上下一片振奋。

    将相和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大王和将军之间的芥蒂已经关乎国运,现在大王能让项超带走申息之师,就说明两者已经达成了一定的默契,秦军将来的消息也就不那么沉重了。

    ※※※

    阴郁的天色似乎笼罩了整个大楚,唯独不受影响的只有扬子江上的一行人,再也没遇到追兵让大伙轻松不少,只要过了江,密布的山林就连秦军也只能徒呼奈何。

    延绵的长江给了虞周更多遐思,这条人尽皆知的母亲河还不是后世所熟悉的模样,最大的不同就是广阔的长江三角洲还未形成,使得大陆很多地方仍然是海域。

    就拿现在来说,广陵到对岸的距离比后世远了不少,再往下看去,江面越来越宽,这就已经是入海口了。

    虞周很想把自个儿沐浴在江水之中,这是一种血脉里的亲近感,只是他的念头被魏老头无情的扼杀了。

    “你会游水么?”

    “当然会了,我水性很好的!”

    “哦,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大周昭王水性也不错的。”

    咦?周昭王不是那个征楚被淹死的倒霉蛋么,这是怎么回事?得好好听听,说起这些久远的历史还是古人更有信服力。

    “不相信?别小看那些能够领兵南征北战的君主们,他们有的是好身手,镐京山水相绕,作为周王会水性有什么稀奇的。”

    “那他怎么会落水而亡?”

    魏老头没直接回答,而是捏起几条鱼抛到水里,不一会儿,几条憨态可掬的家伙争相冒头,看的虞周一阵皱眉。

    “师父是说,周昭王死于此物之手?这不是江豚么,对人挺亲近的啊。”

    “这倒没错,此物喜欢亲近船只,但是对落水的人就是灾难了。”

    虞周还是不相信这种习性跟海豚一样的家伙会是凶手,后世可听多了海豚救人的故事。

    从感情来说,他宁愿相信倒霉的昭王是遇到了鳄鱼,要知道他落水的地方可是汉水,云梦泽里从来不缺这种杀手。

    “师父,过江之后我们去往何处?”

    老妖精一打量,就知道自家徒儿已经心有定计,云淡风轻的说道:“走到哪儿算哪儿,我也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怎么,你又有什么想法?”

    虞周不客气的摊开地图:“依徒儿说,我们不妨去往此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