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大风起兮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就像一架挂弦的弩机,战争机器一旦运转根本不需要命令,此时的蒙恬依然如同塑像一般,他两手拄剑双目紧闭,八字胡上的露水顺势滴下,落在战袍上顷刻渲染开来。

    邹峄山地势不高,只有数百米,连独音都跃跃欲试的地方算不上陡峭,不过虞周可舍不得,这家伙还没钉马掌呢,万一伤到非心疼死自己,只是借助马背远眺,就能看到山顶了。

    “将军,大军已经布置完毕,下令吧!”

    蒙恬的眼睛缓缓睁开:“贼人位于何处?”

    “回将军,他们全在南侧偏下之处定居,现在风闻我大军前来,已经往北逃离。”

    “山北有布置吗?”

    “此山已经围的水泄不通,要不是顾忌陛下登顶赏景,卑下只需一把火就能尽数焚毁!”

    “将人赶出来吧。”

    “喏!”

    蒙恬语气之轻佻,仿佛那只是一群绵羊,但那名校尉不敢有丝毫松懈怠慢,挥舞着符令前去传命了。

    “怎么样,观大秦军阵有何想法?”

    “回蒙将军,大军行伍严整定能百战不殆,只是军令一下又当人头滚滚,恭喜您啊,一将功成万骨枯。”

    蒙恬微微一愣,品味一会儿才说道:“他们算什么万骨,万骨早就枯过了,这群人不过是些骨头渣子。”

    此话确实不假,可是怎么听怎么少点人味儿,虞周还没经历过大规模的杀戮,心里总觉得很别扭,活生生的血肉毕竟不是沙盘上的数字,他们会哀嚎会哭泣,更会留下更多人受苦,比如徐福一直挂念的五百童男女。

    “知道本将军为何把你带在身边么?”

    “小子不知。”

    “老夫就是要你明白兵与侠之间的区别,你剑术是不错,那也只是在游侠儿之间,到了战阵一点用都没有,最多保你晚点死而已,这世道想要活下去,那就用你的剑保住军爵,我才能高看你一眼。”

    “蒙将军不是一直挂念着我被夺爵么?”

    “那是因为你不配!怎么?现在有了个机会,不去证明一下自己么?”

    “拿人命么?虞周还怕会做噩梦!”

    “那是你杀的少了,等你混到大夫爵,自然百鬼不近。”

    话不投机半句多,残酷的厮杀生涯贯穿了蒙恬半辈子,那套大秦军制已经在他脑中根深蒂固,虞周甚至偷偷想过,如果日后自己跟项籍起兵的话,能否把蒙恬弄过来,就像章邯一样,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有些天真了。

    只要大秦依然如日中天,只要始皇陛下还没死,这个跟嬴政同年生人的家伙就会为大秦流尽最后一滴血,像他无怨无悔伏剑自刎那样。

    几句话的工夫,大军井然有序的开始推进,山岭南侧甚至升起一堆大火,虞周心神分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陛下不是要登山望景么,现在放火又是何意,不怕毁了山林么?”

    “陛下只是临时做的决定,这件事你知道我知道,可是山上的人不知道,赶狗入穷巷当然要有吆喝声,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介子推的决心,何况……对陛下来说,叛逆的鲜血就是最好的景致。”

    虞周忽然后悔平时对项籍调丶教过多了,锐气可鼓不可泄,未来的敌人如此凶残,循规蹈矩的楚霸王能否是这群战争狂人的对手?

    大火烧的热闹,浓烟滚滚直冲天际,借着最后一丝夜色,山上的人根本无从判断秦军是否真的要烧山,很快就有人顾不得隐藏身形暴漏出来。

    这个场面很眼熟,记得出海的渔船就是这样干的,先撒下罗网再驱赶鱼群,与之不同的是,这张秦军布下的天罗地网到处带着倒钩毒刺,寒森森的秦弩已经蓄势待发。

    山林间的人影越来越多,根本没有一丝山贼凶悍,看上去只是扶老携幼的难民,正在网中挣扎着跳跃着,就像搁浅的鱼一样。

    眼看蒙恬就要挥手下令,虞周再也忍不住了:“蒙将军!把火熄了吧!大军已将此地重重包围,只需一人游说就能使他们来降,大秦修缮驰道不是缺人么,山上全是人啊,你要派不出说客我来充当!”

    蒙恬毫不理会,重重的挥落令旗,秦军顿时战鼓齐鸣,罗网进一步的缩进,重甲步兵敲打着盾牌,呼喝有声层层逼近,顷刻间,秦军的猎物只剩下一座山头赖以立足,有被逼急了的张着大嘴冲来拼命,却连个水花都没冒起,就被战戈勾入阵中消失不见。

    “兵战势也,夫战勇气也,大军出征无功而返乃是兵家大忌,这些贼人的罪行已经不是修几条路服几年徭役可以抵消了。

    最重要的是……此战的意义就在于立威,若是各国故人全都如此行事,难道要本将军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去清扫么!”

    又是一道令旗挥下,战鼓更加急促,弩手们悄然而动,大纛前行,蒙恬所乘战车紧跟而上。开弓没有回头箭,虽然心中已经明白,虞周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刑以伐之,德以守之,武力是用来征讨敌人的,将军请看看山上这群人,尽是些老、幼、妇、孺,这样的难民也能算作战功么?”

    蒙恬高举的右手顿时一僵,就在虞周以为有希望的时候,第三道令旗重重的挥了下去,急促的鼓点就像夔牛嚎叫般,其声如雷,三通鼓一过,整个战场忽然诡异的寂静下来。

    看得出来,山上那群人的胆魄已经完全被军阵所慑,聚在一起如同待宰的绵羊,勇气会传染,懦弱也是一样,齐鲁这片文华之地经过齐王建四十余年统治,早已失去了防抗的勇气。

    重甲步卒开始呐喊大风,为身后的弩箭送上最后一份祝福。

    “弦!”

    弩机咯吱作响,机括挂住盈如满月的筋弦。

    “望!!”

    青铜望山之后,弩手单目圆睁瞄准目标。

    “射!!!”

    早已听说过秦楚间的生死大战,只是再多的言语都不如亲眼所见,三千秦弩先后击发,掺杂翁鸣的尖啸直扎耳膜,虞周敢肯定,如果自己在山上,面对铺天盖地的箭雨绝对比面对三千条步枪还令人绝望,至少子弹是肉眼看不见的……

    虞周努力的不去看山上惨状,他注意到,这次动用的全是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腰开弩,弩手平坐于地,腰上挂件勾住弓弦然后脚掌齐蹬,两百步内人畜皆亡。

    峰顶早已变成修罗炼狱,步卒严守阵型,困兽般的猎物根本没有一丝生机。

    太阳初升总是代表希望,虞周却觉得今天的晨光格外刺眼,数千条生命消失在了这个黎明,多希望这是一场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