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钊山亭外

    一听评书里说起打仗,那就是人如虎马如龙上山如猿下山如濑……

    马,独音水土不服没带来,至于人,虞周觉得老虎应该不够项籍撕巴的,身后就是精挑细选的两百甲士,也不知过了今夜到底如何收场。

    仔细算来,这还是虞周第一次跟项籍并肩而战,上次大闹郡守府的时候两人分头行动,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近距离看到准备发飙的霸王。

    “羽哥,你打算闹多大啊……”

    项籍转过头来,疑惑的问道:“反正都是秦人,杀光也没关系吧?”

    心可真大,带着两百人就敢说杀光两千甲士,在场的诸位只有虞周知道,这位可绝不只是说说的。

    历史上的楚霸王自从出道以来几乎每战都是以少胜多,这才使得他信心大为膨胀,所以之后以众击寡对上刘邦之时,项羽根本就没当回事。

    趴的久了有些难受,虞周仰面望着星空,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羽哥,多留点种子,这些都是日后征战天下的资本。”

    项籍微微一愣,没再说什么,大战将至,士气可鼓不可泄,虞周说完之后躺在草丛中闭目养神。

    天气开始转冷,荒野之中早没了虫鸣声,只有几只夜枭怪异的如笑如泣,配上半轮月牙格外瘆人。

    钊山位于后世的上海金山三岛,这地方本来是三座山峰,直到宋朝时才随着海岸崩塌变成个小岛,只露出孤零零的峰顶。

    此时此刻,钊山不仅驻有兵马,因为临海的关系,其上设有钊山亭,不远处还有康城盐铁司,所以速战速决才是正道,否则一旦惊动更多人,别说卫弘了,就是那位马代守也休想瞒住。

    “子期,何时可以动手?!我们到底在等什么?”

    虞周叼着根草叶,不紧不慢的回道:“当然等他们送上门了!”

    “还有这等好事?”

    “卫叔父派人去送信了,你只管放心,不用多久那位陈县尉就会派人来!”

    如果旁人说通风报信项籍可能以为被出卖了,这话从虞周嘴里说出,他只会想到引蛇出洞,多年的兄弟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与此同时,山上的陈县尉接到密报,县丞卫弘再次组织人手不知意欲何为,此番人数之多更胜以往,足足有数百人。

    陈县尉心里跟明镜似的,不知意欲何为?那是说给别人听的,还不是为了那点盐嘛!

    说来也奇怪,不知卫弘从哪寻到秘法,最近产出的食盐又白又细,还隐隐带着一股清香,陈县尉一下子就上心了,传家秘方谁不想要?

    几经试探无果之后,手握兵丁的陈县尉决定动点粗的,更加邪门的事情发生了,无论他怎么威逼利诱,卫弘那几个不起眼的手下死活不说!

    这让陈县尉大为不忿,区区一个亭长刚升任半年,卫弘哪儿来这么忠心的手下?马县令心也太偏了!

    在他眼里,这就是马卫二人某种阴私的证明,私盐嘛!我也可以啊,卫弘那家伙有什么好!

    双方你来我往几番暗地交手后,陈县尉对于分一杯羹已经不抱幻想了,他算看明白了,没有卫弘那样的配方,即使能钻进那个小圈子又如何?还不是平白分人好处招人厌恶?

    都说蛇有蛇道鼠有鼠路,陈县尉很快另辟蹊径——他搭上了郡尉李冻。

    按理说县尉跟郡尉一样,职责上都是管治安缉盗贼,但其中的差别大了去了,郡尉秩两千石,直接隶属于朝廷,跟郡守没有任何从属关系,甚至二者隐隐相抗衡。

    而县尉地位一落千丈,首先没有掌兵之权,然后待遇上秩四百石跟县丞平级,都是县令的辅佐官员。

    陈县尉手里至今仍握有两千军士,一是因为康城由他率人筑建,完事之后役夫全都摇身一变成了兵丁,二来他还兼任盐铁监史,手头需要有人差使。

    代守与郡尉隐隐相抗,终于让陈县尉看到一个机会,只要把卫弘拿下,人赃并获之时他马衡就得下狱问罪,到时自己再也不用看二人脸色,甚至蛰伏一段时间后,私盐的买卖完全可以接手过来!至于秘方?破家灭门之时还有不说?

    怀着这样的心思,陈县尉接到密报的第一反应就是,卫弘打算玩一把大的!也许他撑不住了,想最后赚一笔就跑!

    相争相斗也有一段时日,双方各有多少人马他很清楚,既然卫弘倾巢而动了,那正好来个一网打尽,省的麻烦。

    叫来手下三个五百主,着令他们点齐人马,陈县尉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一路上他都在想,如果到时卫弘跪下来求自己,要不要饶他一命呢……

    项籍整个人都变了,虞周是最先察觉到的,这个平日里直爽的大块头忽然如同洪荒巨兽一般,还未杀人,身上却已散发出择人而噬的气息,一双重瞳冰冷而专注:“来了!”

    虞周攥了攥剑柄,只见不宽的山路军士疾行,长长的队伍蜿蜒而下,猛地一看似乎人数不少。

    司徒羿长弓一挽,低声问萧何:“哪个是陈县尉?”

    “还未见到,可能还在后面吧?!”

    项籍没有等待的耐心,更没有算计来算计去的闲心,这家伙紧了紧腰间鞶革,绰起一柄战戟径直走了出去,髹漆皮甲黝黑无光,一如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为防被人小看,项籍特意戴上一顶皮胄,以遮住自己的头发,看那架势已有几分先楚遗风。

    “何人拦路!岂不知此乃大秦要隘……”

    剩下的话再没机会说了,因为项籍已经动了,长长的战戟一探一勾,那人的脑袋便只剩下一丝尚与身体相连。

    一招得手之后,项籍见势不饶人,战戟连挥又是几阵血雨腥风,他高大的身形有如中流砥柱,死死堵着下山道路,让秦军进退不得。

    须臾之间被人连杀数名兵士,秦军终于反应过来,几个军头一挥手,近前的家伙纷纷围了上来,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呢!单枪匹马也敢挑衅大军,这是多不知死活?!

    项籍见状不退反进,大叫一声:“来的好。”大踏步往前冲杀,抬足间战戟连勾带划,落脚时兵刃横劈竖砸,每走一步必定带走数条性命。

    招式并无精巧,甚至许多人可以提前横戈防范,而此时也是项籍最兴奋之时,战戟带着恶风击溃一切,干戈、甲胄、血肉,通通化作泥土的养料,被撕碎之后踏为齑粉。

    “县尉有令,拿下此人者,全伍赦罪,爵升一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