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居然是墨家?

    虞周这么说是有底气的,因为学的是兵法,他研究过当下的许多兵器,而作为天下强军的秦军更是重中之重,这其中就包含最出名的秦弩,什么轻弩、大弩、腰开弩……等等,他都做了仿制品,甚至在宋木匠的帮助下弄了几架蹶张弩。

    对方只有两个人,这样看来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可是啊,从项超那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俩人的身手虞周或许有应对能力,老曹他们就有点勉强了,况且击退不是目的,虞周想的是怎么把这两人留下,从他们嘴里撬出些有用的信息。

    比如什么时候盯上坞堡的,他们的背后有没有组织,对于坞堡又了解了多少……这些都是虞周迫切想知道的,知彼知己嘛。

    既要考虑怎么把人拿下,还要护住全村人周全,他恨不得大伙人手一弩才好,不过那也只是想想,先不说一堆孩子拿着凶器更容易伤着自个儿,就是那么大的阵势也会打草惊蛇。

    “项伯父,此乃小侄制作的手弩,虽然威力不大,但是胜在轻巧灵便,三十步内可保无虞!”

    已经是谦虚之言了,项超虽然行动不便,可他的眼力还在,手上的力道更加精准,一把射程八十步的轻弩到他手中足以发挥出最大威力。

    只见这位昔日将军不客气的接了过去,熟练的挂弦之后“咄咄咄”射完三箭,看着颤抖的箭羽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虞周:“……”

    你闺女的,项超是这么理解可保无虞的?

    难怪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重伤之人的脾气也太怪了,算了,看在项然那张笑靥如花的脸蛋上,不作计较,回头问问她有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项伯父,那小侄告辞了。”

    “嗯,再给我备下内甲……”

    虞周终于笑了,他弄出什么好东西首先想到的就是两个妹子,所以内甲这种轻便的防身之物怎能没有项然的份儿?

    项然不缺,那项家就不会缺,项超这是委婉的提醒自己注意安全呢。

    小丫头反应倒是快,张嘴就要提醒,虞周赶紧使了个眼色,回道:“那我回去就准备。”

    ……

    ……

    辞别了项氏父女,天色还早,虞周打算再去各地查看一下,找点对方的蛛丝马迹,忽然发觉遇到的山民神情放松许多,发生什么事儿了?

    “子期,你来的正好,魏国老回来了!他老人家不愧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堡里发生的一切都已知晓,正找你过去呢!”

    匆匆赶到魏辙木屋,发觉今天的老头格外正式,玄衣一尘不染,高髻一丝不乱,自己束发礼那天他都没这样过。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

    “你是不是好奇对手是谁,有哪些人,来咱们这儿有何目的?!”

    “师父已经探明了?”

    “不用探,老夫全都知道,他们早该找来了,只是前些年天下战乱无暇他顾,这次……是你自己引来的!”

    “他们?他们是谁!”

    魏老头轻捻胡须:“你得答应为师,此次决不能杀伤一人性命!”

    虞周傻眼了,全指望自己师徒二人护着全村呢,怎么这老胳膊肘子往外拐了?

    “恕徒儿多嘴,师父认识他们?总不能弃大伙的安危于不顾吧!”

    “山中的乡亲为师自会护佑,至于那些人……老夫跟他们有几分渊源,放过性命也是应有之义。”

    “好!徒儿答应了,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墨家!”

    虞周吃惊的差点没跳起来,墨家?!百家当中最神秘又让人费解的一家学说,却有着无穷的魅力让人心向往之,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

    真要是这伙人,那这次有点麻烦了,墨家留给后世最深的印象就是那句“非攻兼爱”,他们秉承着严谨朴素的作风,身着短褐轻礼薄葬,却以守护天下为己任,战国时期的很多守城战都有墨者的影子,他们赴汤蹈刃死不旋踵……

    好吧,这些全是褒义词,但是从虞周的角度来看就不乐观了,朴素说明墨者个人欲望比较低,那交涉起来就麻烦了,自己不明白对方追求什么啊。

    死不旋踵意味着比较执着,不可能轻言放弃,而且墨家最大的本事就是百战之中练就的机关术,总结来说,这是一群爱好和平的雇佣兵,他们的酬劳只是结束一场战争,非常死心眼……

    虞周苦着脸,知道了对方的来历,就算师父不说也不好杀伤人命了,只是有点奇怪,如此不求虚名不要权利的一群家伙,什么时候招惹的?他们又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师父,怎么是墨家?”

    “从你拿出滑车的时候,他们已经留意了,只是后来诸多变故,今日才找上门。”

    “师父,您刚才说徒儿自己招来的,什么意思?”

    “你忘记了一个人!”

    “谁?”

    “徐福!”

    虞周这才想起,好像真的很久没有徐福的消息了,自从大伙上了岸,徐福就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刚开始还防备他去投官暴漏大家行迹,后来发现徐福并无此意也就慢慢松懈,那个老滑头还跟这事儿有关?

    “徒儿啊,你对墨家知晓多少?”

    “很少,感觉他们很神秘,徒儿只知道墨家擅长机关术,曾经一分为三。”

    魏辙露出缅怀的神色,黯然说道:“是啊,一分为三,墨翟传禽滑厘,禽滑厘传孟胜,一场兵祸钜子亡,也将墨家变得四分五裂……”

    这些人名听着耳熟,虞周却不知道都有什么典故,再者说了,传了两千年的事情哪有听魏辙细细道来可靠?

    “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

    “昔日吴起变法之顾你总知道吧?

    当时吴起得罪众多贵族,所以楚王一死便有起兵逼宫者想要杀死他,不料吴起以楚王的尸身相挡,毁坏王尸罪不容赦,万箭齐发之后,吴起身死,也有七十多家贵族一同被问罪。”

    “这些徒儿听说过,然后呢?”

    “被问罪的贵族当中,就有阳成君,而当时的墨家钜子孟胜,与阳成君是至交好友,他握着玉璜兵符守护其封地,新任楚王攻来之时,孟胜带着一百八十名墨家弟子慨然赴死!

    孟胜这一死,他任命的钜子接任者田襄子不受拥护,这才一分为三,分别是秦墨相里勤,齐墨相夫子,还有楚墨邓陵子!”

    虞周咽了口唾沫:“要找我们麻烦的是哪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