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钜子令是祸端

    钜子令,虞周确实没见过,不过听名字就高大上,看田襄子紧张的模样,闹不好这玩意还是号令三家墨门的信物,只是……怎么会跟魏辙有关?

    而且奇怪的是,这么重要的东西被拿走,还不得换来整个墨门的追杀?结果田襄子接下来的态度让虞周摸不清头脑,口称老贼咬牙切齿却看不出几分恨意,更多像是羞恼难耐?

    而且听自家钜子提起的时候,另外几个墨门弟子也没有终于寻到仇敌的感觉,年轻的雷烈甚至露出几分尊崇。

    虞周一把揽过两个拳打脚踢的小妹,小心问道:“田钜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襄子激动的情绪总算平复几分,叹了口气说道:“都是些往日丑事不提也罢,你若有暇去问崔老好了……”

    “呃……钜子,我师父姓魏。”

    “……”

    田襄子额头的青筋暴跳几下,嘴角抽了抽:“呵呵……崔……魏老还真是不拘一格,一瞒就是三十年。”

    听这口气是陈年恩怨,用了三十年的名字,连虞周都说不好那无良老头到底姓甚名谁。

    在这站着干说也不是办法,虽然对方没表露出丝毫恶意,但事情不受掌控的感觉不怎么好,何况关乎诸多人的性命,虞周打算拿回主动权。

    “钜子,不妨进坞堡详谈如何?真要找钜子令在下也要详细了解一番。”

    “也好,前面领路。”

    墨门本身就是机关大家,这一路过去,几个墨者的眼睛都有点不够看,如果不是钜子就在前面,他们早就一头扎进农田里化身十万个为什么了。

    虞周可没有显摆的心思,径直把人领到会客厅的时候,却发现魏辙已经在等待了,两人都是一愣,虞周心说那你刚才跑什么啊,害的我提心吊胆半天。

    田襄子拿手点着说了个“你”,结果“你”了好几下都没说出完整的话。

    “怎么?不认识了?”

    “你……你还没死啊?”

    魏辙翻了个白眼:“你们几个老鬼活得好好的,老夫为何会死。”

    “那你到底姓甚名谁?”

    “拿着钜子令,老夫便是崔广元,把那东西一扔,老夫便是魏辙。”

    田襄子的眼珠瞪的比牛还大:“你把钜子令扔了?”

    “稍安勿躁……”

    “我怎么稍安怎么勿躁!崔……魏老啊,你当真要做墨门的死敌吗!?”

    二人越说越激动,虞周一看只好领着旁人先出去,想让他们自己掰扯。

    谁知约好的一样,二老同时出声留下个弟子,墨家那边留下的,却是他之前的对手鲁季。

    “田老鬼,你有没有想过,没了钜子令的墨门到底会怎么样?”

    田襄子看样气的不轻,浑身气血极速运行,带着厚茧的手脚都透出几分红色,头上更是白雾连连。

    “还能怎么样!一直三家互不信服的维持下去呗!”

    “那么……有了钜子令就能三家合一?”

    “唉!总归是个名分有点希望,你当真给扔了?”

    魏辙撇了撇嘴,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继续往下说道:“依老夫看,有这块钜子令,你们墨家反会加速消亡,也许不出几十年,就再也没有墨客光明正大的到处行走。”

    田襄子皱眉不悦道:“魏老何出此言?”

    “那我问你,这块钜子令有何来由?”

    “那是我等门人师祖墨子……”

    “一派胡言,墨子一生四处奔波平息战乱,最多收过数百弟子传道授业,什么时候以此为名自建宗门了?那墨门第一位钜子分明是禽滑厘。”

    田襄子不明所以:“这又有何区别?身为弟子不正该传承学说广布世人吗?”

    “最大的区别便是,能否为君上所容!”

    “这是何意?!”

    眼看老头还不开窍,魏辙一拍脑门:“徒儿,你来给这位田老讲解一下。”

    虞周施礼之后笑得很阳光,说出的话却有些刺骨:“家师的意思是,一个墨子或许能被天下接受,三百个同样想法的弟子可就令各国君主头疼了。

    想打哪座城池,得考虑墨者的意见,想攻某个国家,也需要绕过墨者,因为你们的本事太大了,足以左右天下战局。

    那么咱们想想看,长此以往,会不会有那个国家的君主心中不满呢?就比如放弃攻宋的楚惠王,他真的心甘情愿的接受鲁班失利吗?

    好,三百个弟子尚且好说,可是钜子令一出,天下墨者皆为一家,试问又有哪一位君王不忌惮呢?

    听闻墨家最兴盛的时候,各国大王想要兴兵还需与墨者辩论一番,这样的威势何异于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福祸之间的变化也就理所当然了。”

    田襄子紧紧的皱着眉头,墨者本就是有大智慧之人,只是他们平时不考虑这些尔虞我诈的权谋之道,被魏辙师徒一点拨,各种没证实的想法涌现上来。

    “田钜子,那么咱们继续往下想,身为大王积威甚重,却在战事上三番五次听命于他人,他们心生不满之后又会做什么?

    好,小子心底有些阴暗——先贤孟胜的死真不是局吗?墨家三分真不是各国合力而为吗?从中得利最深的又是哪一国呢?”

    旁边的鲁季脱口而出:“大秦!”

    “没错,正是大秦,楚国因为杀死孟胜不得墨者人心,所以依旧留在大楚的多是隐逸之墨。

    你们齐墨呢?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别忘了,齐国还有一个更大的学说圣地——稷下学宫,所以你们想要招收门徒恐怕要比其他地方更难一些吧?”

    鲁季点头道:“确实如此,先祖当年也在稷下学宫好一番唇枪舌战。”

    虞周心头灵犀一闪:“义不帝秦?”

    “惭愧,鲁季有损先祖威名。”

    还真是鲁仲连的后人?

    还没等他多客套几句,沉思之后的田襄子说话了:“可现如今大秦已然统八荒扫六合,为何钜子令还是祸端?”

    虞周心中轻叹,天真啊!

    “田老只需打听一下秦墨最近的处境不就知道了?有句话叫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秦皇本就是个刚愎自负之人,如何容许超出他控制的势力?现在是你们墨家,恐怕接下来便是儒家!”

    “我们墨者从不求名利……”

    “你知道,我知道,秦皇虽也知道,可他不这样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