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酒醉吐情义

    慢性病只能慢慢养,在这一点上面范增很乐观,得知调理得当没有性命危险之后,老家伙决定跟自己的私藏告个别,比如他的几坛子好酒,告别仪式很庄重,严肃到什么程度呢?一拿出来就被龙且抢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脸红涨红的项籍拉虞周往水寨深处走去,见到这场景,季布会心一笑,龙且遥相举觞,栾布司徒羿卫涵他们怪笑连连,景寥的眼中都流露出几分意味不明……

    “羽哥,这是做什么?”

    从来直爽的项籍居然卖起了关子,再走几步虞周心中已经了然,因为看到了熟悉的煤烟。

    两个铸造用的大炉,一个锻打加热用的壁炉,还有许多摆弄小玩意儿的小炉,密密麻麻的矿石堆了一地,漆黑油亮的好像是煤炭?

    看到虞周眼中疑惑,项籍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子期啊,你别嫌弃,石煤只有黟县附近居多,此地确实难寻,没办法,我只能找来这种石炭……”

    老天爷,有煤炭谁还有石煤,虞周追问道:“在哪找到的,石炭的火力比石煤强多了。”

    “真的?我还担心你不满意,就在吴中有许多,这下可以给我打造兵甲了吧?”

    看着大块头将退路隐隐堵了个严实,虞周心知不给个交代说不过去了:“好,我先锻造一套铁甲,等手艺再精一些就为你铸戟。”

    项籍显然不满意:“甲倒无所谓,项某便是赤膊上阵又有哪个能伤我?先铸战戟!”

    “有秦弩。”

    “……”

    项籍的脸色更红了,山上仿制的秦弩他们都熟悉,这玩意要是万箭齐发他还真不敢说全身而退,自己的这位兄弟毫不留情面啊。

    “羽哥啊,我也知道你心急,可是总得有个过程吧,我既然答应了就绝不反悔,粗造劣制的东西别说你不爱用,义父也会骂我毁他名声的。”

    “好,那要多久。”

    “锻完了铁甲,再把这铸炉修改一番就可以了。”

    几年都等下来了,不在乎多等几天,项籍开怀道:“这几日你在寨中好好转转,看我治军的手段如何,可惜人少了点……”

    “哈哈哈,那是当然,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若是我挑出什么不如意的地方,不许翻脸。”

    初次领军的项籍特别高兴:“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虞周心神刚缓,却被项籍的下一句话说的浑身一激灵。

    “子期,你是不是对小然……”

    虞周借着喝酒掩饰了一下,明知故问道:“我跟小然怎么了?”

    “你们是不是私定了终身?”

    “咳咳咳……没有……绝对没有!”

    不是他死不承认,却是对于私定终身的定义不一样,那只小丫头还稚嫩的很,没走到那一步虞周当然要极力维护她的清白。

    项籍疑惑道:“可是我听钟离昧说……”

    看来有些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就比如情网会降人智商,虞周暗自懊恼,自己像个鸵鸟般以为可以瞒住别人,却把人家最简单的消息途径给忘了。

    深饮一口烈酒之后,虞周借着胸中火热回道:“没错,我们俩是互相倾慕,等她及笄那天,三书六礼必定一样不少!”

    项籍的眼神儿别提多复杂了,欣慰、担忧、迷茫、疼惜……从那双本就让人难以读懂的重瞳流露出来,全都化为欲言又止。

    他郁闷的叹了口气,说道:“何须三书六礼,小妹的生辰八字各种喜好哪样你不知道?难怪父亲懊恼成那样。”

    这会儿两人仿佛掉了个儿,项籍思前想后各种犹豫,而虞周单刀直入跟他表态:“羽哥,我愿精诚以待小然,可项伯父那边误会颇深,你只说愿不愿帮我?”

    项籍眉头深锁,仿佛遇到什么难以决断的大事,难得用和善的语气说道:“说实话,刚从钟离那边得知消息的时候,我是既吃惊又不感意外,毕竟小妹与你从小亲近,只是没想到你们这么早便……”

    “我可什么都没做!”

    “做什么?”

    “没什么!”

    忽然出现的奇怪对话让兄弟俩都有点莫名其妙,项籍甩了甩脑袋:“子期,对于你们二人我是乐见其成,只是父亲那边,我却不会帮你。”

    项籍当然盼着小妹能与虞周弟成其好事了,抛开所有功利的想法,只是给项然找个好归宿,这位知根知底的兄弟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像以往的日子自己一心习武复仇,家里各个方面全靠子期帮衬,早已已经习惯互相当做一家人,亲上加亲情感上更近一步,生活上却没多大改变。

    至于为什么不帮,项籍直言不讳:“父亲重伤心中难免郁郁寡欢,我这作儿子的不能常陪身侧已然不孝,断断不会再去逆他意思夺他心头所好。”

    虞周想了一下欣然应诺,感情的事情不是破阵夺旗,和风细雨要比直来直往有用的多,有项籍这个大块头掺和真不一定是好事,还是慢慢来吧,不能给项超一种四面楚歌的感觉,那他会更执拗的。

    想通这点之后,虞周郑重的把两人手中羽觞倒满酒,轻轻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项籍有点搞不懂这杯意义何在,他可不知道虞周是心中叫着大舅哥喝完的……

    又是一夜宿醉,两个少年仿佛回到下相狩猎的模样,枕着厚厚的茅草酣睡如泥,直到寒露把二人浸醒,这才迷迷糊糊各自起来。

    初夏的光景不适合露营,虞周揉着脑门问道:“我怎么记得昨夜好像答应了你什么,到底是什么……”

    项籍的脑袋瞬间一凉,他昨天说的不会都是酒话吧?这就忘干净了?

    “我的兵甲!”

    “哈哈哈,逗你的,我这就去改造铸炉!”

    谁知项籍的脸色依然有点阴:“慢着!我险些忘了一件大事!我们打听到屈旬的消息了,先想想怎么为大父与数十万大楚将士报仇雪恨!”

    虞周在地上划拉了一下:“这要看你想用哪种方式了,简单粗暴点的直接袭杀,一个九卿之流身边的护卫不比秦皇,硬来也没什么,下手快准狠即可,不过这法子也有个缺点,善后比较麻烦,大臣被刺秦皇肯定要会稽大索。

    婉转一些的办法那就诱杀,这法子处理妥当很快就能让秦皇忘记屈旬是谁,不过得有耐心等待。”

    项籍看着这片水寨思虑片刻:“那就诱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