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原来我太看的起你了

    都是生死边缘打过滚的人,基本的危险还是能嗅到,门口只有一老叟一光头,一个正襟危坐另一个束手而立,项籍深吸一口气:“我去会会他们!”

    “少主不可!此去必有埋伏!”

    项籍嗤笑一声:“盯了几天都没见他调集援兵,这座官署撑死也就数百人,能奈我何?”

    这个情况大家都知道,数百人,其中可用的兵卒更加稀少,想要留下项籍那绝对痴人说梦,所以他这一开口也仅有钟离昧反对,在钟离看来,事出反常必有妖。

    “少主,正因为想不通那老贼有何倚仗,才要万分小心!不如让我前去一探,或者干脆不理会他,一箭射去便是!”

    要是虞周在这,早就弩箭齐发然后跑路了,项籍的性子可干不出来,在他看来,哪怕是一桩心事的了结也好,回应对方摆下的阵势也好,于情于理都该上前当面锣对面鼓的做个了断。

    一个老叟有何可惧?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叟有何可惧?一个拖着伤腿的老叟有何可惧?

    “无妨,他们伤不到我,钟离你让开!”

    眼看说服不了自家少主,钟离昧默默的宽衣解带,脖颈一缩脱下件内甲,开口道:“那少主把这个穿上,子期的手艺虽然精良,只着一层我还是不放心。”

    出门的时候虞周就给他们一人一件内甲防身,老曹硝制的皮子没话说,再加前后各嵌一块护心镜,一般的弩箭极难穿透,就是掂上去轻薄让人不太放心。

    眼见仇人就在不远处,项籍心情难以平复,不耐道:“穿回去!你再这样我将身上这件也脱了!”

    说罢再不等大伙说话,起身就往外走,随口又交代一句:“让季布他们准备行事吧,我去将那老贼人头拿回来。”

    八尺多的汉子很显眼,何况屈旬本来就四处留意等待着,项籍刚露面没多久,老叟便与光头交换一下眼神:“传命众军严加戒备!”

    屠占应声而去的时候,项籍已到近前,他这一路几乎每步都踏在血肉之上,绵软又不真实,很难想那个自己从小仇恨、大楚因其而亡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声声被害同袍的哭嚎仿佛就在耳边,大父面临兵败军散之危的愁苦面容渐渐浮现……

    屈旬抬头望了一眼少年,面容刚毅神情凶悍,一双重瞳仿佛能喷出烈火,咬牙切齿双腮僵硬,看那样子生嚼了自己绝不是问题。

    “项氏后人?”

    项籍居高临下看着屈旬,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来:“你便是害我大父亡我大楚的国贼屈旬?”

    屈旬的神情有点恍惚,这数年来有恨不得他死一言不发拔剑相向的,有瞧他不起避之如祸暗地私语的,还有仁义尽失没皮没脸要与他同流合污的,却没有一个人当着面明打明的指责他曾经做过什么……

    哦,也有,上一个这么干的人还是他梦中的成世,不过嘲讽与奚落多过指责仇恨……

    定了定神,屈旬不示弱的回道:“项氏家风如此,亡之不冤!”

    项籍大怒,双手攥的嘎巴作响,恨声吼道:“老匹夫吃我一拳!”

    谁知他手刚抬起,就有三支弩箭厉声袭来,分指上中下三路,把进招的余地封的死死不说,最精准又歹毒的那支居然直取双眼!

    项籍拧身一拍,避过下盘那支之后又将面门那支抓住,至于胸腹之间,大块头反而不好躲避,一侧身的工夫,箭矢险之又险的划破衣襟贴身而过。

    屈旬很满意他的“狼狈”,开口施压:“老夫知道你有万夫不当之勇,可今时今日不同你大闹会稽,我身后的一百七十四名弩手全部出自陛下王卫,非郡兵能比,如何?三支尚能应对,若他们齐发呢?”

    项籍活动了一下心中怒火稍减,看蠢货一样看着屈旬,开口问道:“你我相距不过十步,就不怕被误杀?”

    屈旬悠然说道:“老夫见过他们的箭术,百余支箭能一同射在三尺见方的布帛上,你比量一下自己的胸口有没有三尺宽!”

    项籍四处看了看,一支秦弩都没见到,感叹道:“神乎其神,可惜!”

    以为这少年热血褪去所以怕了,屈旬露出黄牙:“束手就擒老夫还能给你个痛快,否则万箭穿心苦不堪言!”

    项籍刚想上前一步,又是一支利箭插在脚下,这次屈旬更满意了:“王卫不同于郡卒,你便死了心吧!”

    项籍承认,这群神射弩手的出现确实大出所料,他的心中既是羡慕又是火热,却在此时与躲藏着看到此景的司徒羿达成一个愿望:一定要有一支这样的精锐。

    屈旬没有留意到,现在刚过埋锅造饭的时辰,炊烟不但没变小,又有了变粗变浓的趋势,直到有人喊着“走水了”他才醒悟,嘲弄的看着项籍道:“还以为只抓住一个,想不到送上门一窝,也罢,老夫从不嫌欠下的人命多。”

    老匹夫的自言自语项籍没怎么往心里去,他净想着一睹这支神射弩手了,山上不缺弩,但是能玩得好的也就司徒羿一个人,现在一下冒出这么多,说不心动是假的。

    就在项籍愣神的时候,屈旬误会了,钟离昧也误会了,这位坐地鼎顾不得隐藏行迹,大喊一声吸引秦人:“少主,钟离前来助你!”说罢飞身而出。

    项籍这才醒过来,对啊,正事儿还没办呢,怎么就胡思乱想了,这也因为眼前那张得意到狰狞的老脸真不是多大事儿。

    都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屈旬的近况大伙只算略有所闻,可项氏的近况屈旬可谓一无所知,黟山不知道,五湖不知道,身边有些什么人不知道,擅长什么武技也不知道……

    只听得项籍闹过会稽郡,就以为这是个有勇无谋的少年,再加上不等他细想就被打上门,更加深了这种判断,而这一切,全是项籍刻意而为。

    因为项籍学的是兵家之术,还是形势一脉的兵法,最重的便是个风云静时我起势,风云动时我借势,一套得理不饶人的组合拳下来,看似把自己置身险地,却让屈旬丢干净了底牌……

    没错,就是底牌,子期常常这样说,想到此处,项籍咧着嘴笑了:“老贼,原来我太看得起你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