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迷信的皇帝

    军中之人和宫中之人有着两套思维,在赵高看来,那种权柄环绕一身群臣尽皆俯首的场面很让人羡慕,也许是刑余之身的缘故,许多太监都有小心眼和斗来斗去的毛病,睚眦必报几乎成了专长,出身隐宫的赵高尤其如此,而且他的目标更高一些……

    相比来说,听着鼓角争鸣长大的王离则要单纯许多,在他的思维里,最重要的就是“辱”和“死”这两个字,君辱,你死还是我死?国辱,你死还是我死?

    其余的,只是弄死你或者弄死自己用什么办法而已,能够洗刷耻辱的只有鲜血,要么用你的,要么用我的。

    这样的两人产生碰撞,不用想也知道吃亏的是谁。

    王离走了,顶着风雨步履蹒跚的出了咸阳宫,远远望去,那道背影少了青年人该有的朝气,倒像个垂暮老朽一样消失在雨雾之中。

    等人走远了,赵高立刻展开简椟细看,作为精通文案的高手,他搭眼一瞧就找到自己最感兴趣的地方。

    什么“天火焚粮”、“玄鸟图谶”一类的通通不可信,欺上瞒下借故开脱的手段而已,一点都不高明!赵高内心表达着鄙视,很快被另一条消息吸引过去。

    这些贼寇居然有墨家机关帮忙守城?这是怎么回事?

    墨家可不是随便就能拉拢的啊,若非如此,自己也不会下了那么大力气最终一无所获了。

    要得他们相助首先得彼此认可,难道贼人收买了自甘堕落的墨者?这也不对啊,以墨门的严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发生?帮助贼寇的到底是哪一家?

    苦思良久也没有想通,赵高卷起简椟,末了心思一动,再将战籍简椟重新展开,伸到雨中淋了片刻才收起来。

    反正所有人都看到王离是在雨中托付竹简,打湿了也很正常嘛!花掉的字不多没关系,只要不留下刻意为之的痕迹,只要能让皇帝阅览之时心烦意乱没有耐性就行。

    “中车令,陛下已经发完火了,过一会儿怕是要用玉玺,您快过去吧。”

    “知道了。”

    赵高抢过簦笠,一路小跑向着大殿行去,连衣裳下摆浸透泥水也顾不得,临到殿外,才拧干衣襟整理仪容准备见驾。

    伸头一看,殿内竹简散落一地,御阶前的灯火熄灭了大半,原本置于案上的熏炉三足朝天,香灰洒的到处都是,几个侍者正在收拾。

    “陛下万乘之躯,千万要保重啊!”

    “赵高!你来的正好,有没有徐福的音讯?朕的仙药到底何时寻来!”

    “回陛下,徐福已经出海了,至于何时带回仙药……奴婢不知。”

    嬴政一阵轻咳,失望道:“还不回来…朕怕等不及啊,传旨诸郡,若有进献仙药者即刻送入宫中。”

    “喏。”

    赵高本份的收拾着狼狈的大殿,不多问一句话,从不擅言自己的看法。嬴政很满意这一点,扫了一眼地上的雨滴,问道:“王离还在外面吗?”

    “回陛下,奴婢宣完旨,王将军便回去了。”

    “嗯…他说什么了没有?”

    “王将军留下一份战籍,要奴婢交给陛下,还说此战经过竟在其中。”

    “呈上来!”

    赵高捧起竹简,有如珍宝一般放在皇帝案头,嬴政展开一看,眉头越皱越深脸上越来越不耐烦,最后一把仍在地上。

    “无稽之谈!我大秦受命于天,岂会有这等荒谬之事发生,王离身为将军不思进取,只想着为自己开脱,真是不知悔改!

    哼,从这份简椟就能看出他在军中是如何行事的了,战籍虽小却是大军浴血得来,此物尚且不珍惜,又怎会爱惜将士性命!

    朕真是瞎了眼,竟让他领兵出征,难怪拿不下小小逆贼!”

    “陛下息怒,千万要保重啊!”

    “保重?保重能让战事重来一回吗?保重能让朕的大军死而复生吗?来人,来人!”

    赵高心头一跳,嘴上说的好听:“陛下,依大秦律,一罪不可二罚……”

    嬴政沉着脸,对着待命的谒者喝道:“去,将王离申斥一番,还有李信,一并申斥!”

    “喏。”

    谒者领命而去,嬴政的心情并未好转,对于一个相信长生不死药又收到过好几次谶言的人来说,那份战报里记载的玄鸟穿心图才是他最在意的。

    从卢生带回的“****”,到玉玺复归时的“祖龙将死”,如果说那些都是别有用心之人故意放出的诽谤,那么这一次怎么解释?一整支大军同时看到天火悬空,如何作假?

    一个沉吟不语,另一个大气不敢喘,一君一仆安静了好久,嬴政才说:“去将太卜传来,朕要卜筮!”

    皇帝要算命,不郑重其事哪儿行啊,赵高不仅传来了太卜,连掌管天象的太史也一并喊来了。

    筮草、龟甲排了一圈,那位太卜念念有词的时候,同行而来的太史都快哭了——大白天我看个毛的星象啊!还特么是个阴雨天!

    好在那位太卜大人很尽职尽责,光沐浴焚香就花去大半天工夫,而且严守职业道德“筮不过三”,最后看着三次凶兆,有些发懵的太卜来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

    ……

    “太史,请观天象吧。”

    在皇帝面前卖关子那是找不自在,太卜只能一五一十说出卦象,三次全凶?这是诽谤!拖下去!

    现在轮到太史焦急了,有个前车之鉴摆在那边,剩下这位基本上明白该怎么说了,可他不知道陛下因何起卦啊!问战事?问子嗣?问天年?

    这时候显出太史高人一等的地方了,他也不提外面的连绵阴雨,反而对着赵高暗暗伸出三根手指。

    赵高不为所动。

    三根手指重重的一抖,赵高点头,瞧着会稽的方向默不作声。

    这是干嘛?提醒我不能观星还能观气?哦——!明白了!

    “启禀陛下,依微臣看,东南有天子气!”

    赵高心说完了,那六箱子财物只能试试在抄家的时候拿回来了。

    “哦?天子气?何以见得?”

    “陛下,臣观东南彩霞漫天祥云笼罩,此乃天子气的征兆,为我大秦安定计,还是早早破其气运为妙!”

    赵高诧异的看了一眼太史:咦?有点急智啊?

    嬴政脸上阴晴不定:“如何破其气运?”

    “天下气运本该尽归于陛下,只是您现在受了伤,这才泄露分毫在外,若要解决那也简单,臣有三策可保无虞。

    其一便是陛下再次出游以己镇压,其二,以污秽之物填埋祥地坏其运道,其三,开凿山岗泄其天子气,如此三策并行,可保大秦万世长安!”

    “出巡之事另行商榷,其他两条,就按太史所言去办吧,至于人手……可以调遣囚徒再征徭役,不得有失!”

    “臣,遵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