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一场乱战

    “要么来问我的剑,要么去问那些强弓劲弩!”

    相里业从没想过这么快就现身,在他看来,弓弩蓄势的时候远比一箭射出更有威慑。

    可是现在不出来不行了,略有损失可以接受,被人家一网打尽就不只是伤筋动骨的问题了,颜面无存还怎么带队伍?见死不救谁还以性命相托?

    气势这东西有点玄奥,掰开揉碎了说无非就是眼神和面目表情的变化,不同的人面临相同境遇表现不同。

    就好比眼前站着一位剑客,诗人会想着搜肠刮肚咏叹一些“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之类的感慨,普通人会想着离他远远的,无知无畏者说不定来一句“有种砍死我”那样的作死之言,至于同样的剑术高手,则会本能的散发战意遥相感受,如同两只狭路相逢的斗兽,龇牙咧嘴寻找时机。

    虞周是一位领兵的都尉,这事儿相里业很清楚,在他印象中,军将一类的人物要么是血气旺盛的杀意决绝之辈,要么是心志坚韧的思虑周全之人,唯独眼前的小子感觉很奇怪。

    说是个年少得志的浪荡儿吧,他还行事稳重颇有良谋,能让王离大败而归的家伙岂能小看?说是个略有所学的文士吧,听闻对方还能亲自上阵武技不俗,再加上隐约的改造机关传言、不俗的见面印象,相里业越来越期待——妙啊!这不就是自己的同类?比那群蠢货手下强多了!

    “能否告诉在下,你是从何看出我等皆为秦墨的?”

    虞周绷紧了十二分心神不敢放松,因为独自一人的话是战是缠怎么都好说,加上项然,平白之间就多了个破绽,难免受其掣肘。

    “那边有一位齐墨的小兄弟,最恨玷污墨者之名的家伙,从他动手的样子在下便能猜出。”

    相里业错愕,随即自嘲一笑:“想不到竟是这样,不过……你真觉得其他全无商榷余地?若是在下执意想要呢?”

    虞周上半身微倾,已经做好了接招的准备,相里业掌心一搓,也已抚握剑柄暗暗蓄势。

    一方寸步不敢退,另一方咄咄相逼,二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凝重,仿佛时间静止了一样,汗水聚在额头并不滴落,耳畔的蝉鸣戛然而止,眼珠子更是眨也不敢眨,不管有多酸涩。

    就在这时,虞周浑身一放松:“你到底想要什么?”

    相里业得意了:“当然是机关……”

    话说一半,他赶紧收回未吐的半口气压在丹田,与此同时全身后仰以剑相格,心中只浮现出一个念头:卑鄙!先骗人开口再施突袭,非君子所为!

    一道黑光激射而出,借着剑尖脱离剑鞘所划出的圆弧,长剑的去势越来越疾,最后真的快如闪电一般,由下而上斜向劈刺,直直奔着相里业就要夺命!

    不见其形的黑光飞快斩过,遇到对方长剑竟似丝毫没有阻拦,犹如一道虚烟穿透实质,切碎了那张咬牙切齿的脸孔。

    然后二人就在心中同时叫了声不好。

    虞周失望,是因为手上传来的感觉轻飘飘的,长军剑虽锋利,劈砍到了血肉总会有些不一样的触感,刚才那招出的仓促,对方的对应更仓促,就连这样都没伤到人,难缠了!

    相里业的心情同样源自手上触感,断剑的分量跟一整支剑不同,金铁交击的声音还没听到,他就察觉两剑相接之后手上一空,握着的剑柄再也不是三尺青锋之感,让一个运剑如臂使指的高手别扭之余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被人削断了!对方手上是一柄神兵!

    虞周补招很快,来不及回剑的他直接一脚踹向对方裤裆,仰面朝天的姿势,就这一式最顺手。

    哪知相里业更快,眼看就要躺倒在地,他双足疾点踏起尘土,顺势在虞周伸来的脚上一踹,借着相互间的力道平着身子滑了出去。

    真的是滑的,整个身躯紧贴着地面,以一种超不符合物理学的姿势迅速退出去两丈多远,就像有人用绳索拖拽着一样,虞周都看呆了。

    “真是危险……”

    “嗖嗖嗖——”

    距离分开了,观望的弩手哪儿还会客气?不等相里业一句感慨说完,也不用等待命令,他们一起扣动机括倾斜怒火,漫天箭矢犹如飞蝗一般袭向那道还没站起来的身影,气得他吱哩哇啦乱叫。

    两丈的距离到了百步之外就是手一抖的差别,虞周挥剑打落几支射偏的弩箭,护住项然警戒着。

    眼角一瞥,只见相里业并不起身,四肢一缩抱住头脚,小腹再一收气,宽厚的脊背紧紧绷着,像个遇到天敌的刺猬,要以肉身硬挡箭雨!

    想过他会夺路而逃,想过他会仗着身手应对,可是从没想到相里业会这样面对难题啊?

    虞周在他背上一瞄,叹气道:“可惜弩箭不比长军之利。”

    项然听完还没发问,让她大开眼界的事情发生了,一支支射到城墙都能穿入数寸的劲弩利箭,此时竟然毫无建功!

    一阵叮当作响的声音让人牙酸,被磕飞的箭矢无数,崴了箭头的弩箭也有不少,愣是没有一支可以伤到蜷坐地上那人不说,他还有心思对着虞周挑眉!

    “这是……精钢甲?”

    箭雨过后,相里业扭头看了一眼,张嘴就说:“当然不是,精钢沉重影响身手,我又怎么会穿,这是……喂喂喂,你让他们住手啊,要不然我不客气了!”

    娘的,你自个儿受着吧,我倒要看看还能怎么不客气。

    一出手就要抓走项然,虞周哪儿会因为对方嘴上稍松两句就给他机会?越来越多的弩机挂好了弦儿重新端起,相里业脸色越来越沉。

    只见他把外衣一脱,露出一层不知何物编织而成的内甲,右手伸入怀中摸索起来。

    虞周远远看着,不敢相信刚才挡下弩箭的,就是这种看上去柔软贴身的薄甲之功,比丝绸粗砺一些,比大多数麻布还要细腻,怎么看都是一件普通的编织衣物,也能挡住劲弩?

    拥有这等宝物,此人不简单啊!

    相里业左掏右摸,再站稳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根长鞭,一声轻啸,迎着作势预发的弩阵冲了过去。

    身形疾蹿速度很快,三两个腾挪已到跟前,武戚见状连忙上前接战,不防被皮鞭一卷一带狠狠摔了个跟头,这下燕恒他们哪儿还敢马虎,纷纷抄起兵刃护住弩手。

    四人乱战成了一团,虞周有心相帮,又怕那人还有同伙冒出来钻空子,只好吩咐军士团团围住这里,站在场边观看起来。

    战不多时,三个家伙合力还落入下风,这也难怪,长鞭这种软兵器并不多见,格挡招架防不住会拐弯啊。

    更奇特的是,相里业的长鞭竟然不惧刀砍剑削,似乎是和他的薄甲同种材质编成,燕恒那倒霉催的最狼狈,被抽的嗷嗷直叫之际,干脆收起了一对兵刃——他两把短刃还没手臂长,用不用没什么两样。

    打仗打到自家的军营里,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快速冲到四个人的战局之内,剑光疾闪逼退武戚,对着相里业说了一句:“主上,任务完成了!”

    虞周心里咯噔一下——遭了!被人调虎离山了!他们还干什么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