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兵者诡道也

    子曾经曰过: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一通长篇大论说完,虞周有点后悔,也许樊哙说的没错,燕恒这孩子就是被自己时不时的“百家讲坛”带坏的。

    人心有黑有白,虞周何能例外?

    好容易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好容易可以重新开始,趋吉避凶的本能让他掩盖了自己的另一面,那些残忍的、血腥的、恶毒的、对错难辨的如同烂泥塘一样的过去,通通被他封印在了一个角落。

    遮掩并不意味着消失,面对另一个自己似的的燕恒,这个行走于边缘的替身,虞周一边希望他过的阳光一些,另一边又忍不住倾吐更多灰暗。

    所以燕恒再次追问“不过是几个小喽啰何必大费周章”的时候,虞周没有回答,而是以一句“慢慢体会”结束了对话。

    ……

    断腿断脚的家伙很可怜,必须有人搀扶才能走路,可恨的是主谋和侩子手就在身后注视离去,让他们连坐下来喊声疼都羞于所为。

    奇怪的是,明明有几个没受伤的家伙上前搀扶,看他们的服饰也是一伙儿的,可这些人没有一个领情不说,还在恶声恶气的驱赶昔日同伴,直让热脸贴了冷屁股的人更加心凉,拒绝了“叛徒”的人更笃定对方心虚。

    眼前的情形预示着成功了一半,虞周没看多久就离开了,追踪的事情自有燕恒操心,他得再想良谋与敌交战才行,因为这法子见效太慢,还需要快刀挥落破局才行。

    结果来来回回想了一圈,脑袋都大了,因为按现在的局势来看,那位秣陵县长根本不是主兵之人。

    相里业虽然难缠,但他年纪轻又没守过城池,游侠思维还是未曾转变,应该也不是主将,那么问题来了,这次到底跟谁作战?为何没有一点风声?

    更让人担心的是,对方闹出这么大阵仗,连秦墨的钜子都请来了,下的本钱岂能只有五百城卒?其余的人马在哪猫着呢?

    想着烦心的问题,虞周已经不自觉的在军营了逛了一圈,抬起头,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清理前路,谨防他摔着磕着。

    此情此景,一股热流立刻涌上心头。

    最近心思总在部曲的士气和与敌对战上面,一不小心冷落了她许多,乍一想起,自己好像连一句吃住是否习惯都没问候过……

    “小然,在干什么呢?”

    “啊?我……”

    虞周踱到她身边,放轻了声音说道:“一起走走吧,这几天委屈你了。”

    项然刚想上前,又想到什么似的摇头退后两步:“不行的,军心……我再也不想听到他们那样说夫君了。”

    “放心吧,那帮家伙的内心皮实着呢,只要有一场大胜就能一扫颓气。

    我这几天有些烦闷,一起说说话吧,我只有看到你才能放松一些。”

    项然没再拒绝,乌眉微蹙的问道:“夫君何事忧心?”

    “眼前的战事啊,蹦出一个相里业就已经够头疼的了,这还没完,往深了想想,我觉得秦军主将另有其人,秣陵的秦军主力也不见踪影,怎能不忧心?”

    “这是夫君自己猜出来的,还是我军查探出来的?”

    虞周摇头:“斥候一无所获,这是我自己的感觉。”

    “跟其他将校说起过吗?”

    虞周过来说话本是为了求个慰籍,也没指望项然能出什么有用的主意,现在见她问的认真,笑着说道:“也没有,怎么?小凤凰有些主见?”

    项然轻轻颔首:“不是……妾不该过问军政……”

    “说说看吧,我们夫妻间的话语不会有第三人知道,哪还用理会那些?”

    “我确实没有主意,不过……我就想着子期哥哥那么多千奇百怪的心思,怎么会被这点小事所困呢?

    之前是我束缚了你的手脚,还有那些民伕束缚大军手脚,只要夫君专心军事,必能得胜而还……”

    有些心暖,还有些心酸,虞周说道:“你倒是对我有信心。”

    “那当然了,就凭范阿翁吃的那些苦头,我当然只信你不信他人,还没有谁能将他骗得那么惨呢!”

    “那些都是恶作剧……”

    虞周一怔,忽然觉得自己陷入死胡同真是活该。

    恶作剧是骗,之前的离间计之骗,行军作战哪样不是骗了?兵法本篇第一句就是兵者诡道也,自己为什么不把骗局做的更大一点?

    能把相里业骗入瓮中,此战就能多出几成胜算,能把他背后的家伙骗得现身,对方的战略谋划也就在没有丝毫的腾挪空间,能把秦军骗得倾巢而出……要么大胜而还,要么超出预计很多赶紧跑路。

    怎么骗呢?

    瞒天过海?李代桃僵?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想了一圈儿,虞周决定还是先从相里业下手。

    因为打过一次交道,对那家伙有了几分熟悉了,无论是思维习惯、个人喜好,总有几分脉络可以摸,不骗他骗谁!

    再者说了,这种高来高去的游侠探听消息的能力比较强,不先把他们搬开,对着秦军施计容易失败啊!

    “小然,谢谢你了!我这就去找人动手!”

    项然瞪着眼睛不明所以:“谢我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呢!你慢点……”

    ……

    ……

    木一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好端端的座上宾不当,跑去深山找什么钜子啊,找就找吧,干完活手脚麻利儿点多好,现身干什么?

    这下好了,能自保的钜子跑了,留下他自己在这里受罪。

    说是受罪,贼人的手段还算温和,除了刚开始挨了几顿打,从那之后再也没人动过他,不仅如此,这群逆贼反而每天好吃好喝的将他供奉起来,这就有点难懂了……

    这是要拉拢?不可能啊,连那群不入眼的外门墨者都没屈服的,逆贼会笨到以为他会降?就算他降了,谁能在钜子剑下护他周全?

    这事儿要不得!

    不是拉拢,那还是什么?

    没等木一想通,让他心情铁宕起伏的事情发生了——所有被俘的墨者通通被放了,除了他自己!

    就像所有人都交了作业只有一人没交一样,孤零零的感觉很难受,尽管以前也从不能见面,但是心中总知道还有人陪着自己,同是墨者、同是阶下囚,一起咒骂反贼、一起盼着钜子解救……

    现在只剩他一人了,钜子还会救吗?

    空当当的牢房装不下木一的寂寞,他忽然羡慕起那些专注于修心修身的前辈来,心如古井是一种境界,可惜他做不到,很多迷了心的秦墨都做不到了……

    优待的饭菜索然无味,听不见人声的世界异常可怕,就在木一眼光发直的自说自话之时,他听到了一声来自远方的天籁。

    “关押你好久了,想不想回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