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解气

    尤二拐是个斥候,准确的说,他是背嵬营比较出色的斥候。

    比起燕军头所领的那群见首不见尾的手下,他知道自己这点微末本事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依然不妨碍此人在背嵬营混的如鱼得水。

    人的名字有时候很奇怪,都说贱名好养活,就像司徒羿手下的弓兵有好几个浑号叫做“瞎子”一样,尤二拐的腿不仅不拐,反而步履轻盈比得上战马,这才能在背嵬营占得一席之地。

    整个楚军都知道虞头领的手下让人望之生畏,凶名赫赫那是打出来的!

    战秦军、剿盗匪、打自己人……总之,能打才有凶名!

    整个楚军也都知道,身在虞头领麾下算得上待遇最好的。樊头领那一营是人吃啥狗吃啥、狗吃啥人吃啥,季头领那一营令出必行刻板的厉害,至于少将军……呃,是上将军亲卫,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待的地儿,九死一生都算幸运的。

    好地方谁都想来,可惜虞头领一直没有扩军的打算,哪怕他从都尉升至右司马,麾下仍是一成不变的两千多军士,来来去去,最多的时候也从未超过三千人。

    今天,二拐子探得一个重要消息,他不知道燕头领的宿卫有没有更早一步探知,身为斥候,太复杂的事情不该去想,多听多看回来会说就行了。

    当然了,有时候回来这两个字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

    “报——虞司马,属下在颍川探得一个消息,河东、上党二郡均在准备粮草,似是有大军准备南下。”

    “颍川?陈涉的地盘?你跑得够远的啊,几日赶了个来回?”

    尤二拐嘿嘿一笑:“回司马,属下马快,一来一去只花了两天。”

    “了不起,坐下喝点酒水解解乏,然后仔细道来!”

    听到这句话,二拐子觉得辛苦这一趟真是值了,明显燕头领的手下人还没回来,自己跑到他们前头真是出了一口恶气啊!

    无视了燕恒直勾勾的眼神,他把胸膛挺得高高的,刚刚闻到酒香,便引得肚里馋虫打了个滚,喉结随着“咕噜”一声提前完成了一次吞咽。

    接过羽觞,轻抿一口是为了享受一下滋味儿,仰脖子“咕咚咕咚”喝完是想快点说出所知情报,不耽误上官的工夫。

    “哎呀——”

    抹完嘴角之后,二拐子正色许多,抱拳回道:“司马,消息是从临济城那边传回来的,军律有曰斥候三日必返,属下没敢跑太远,去颍川擦了个边就回来了……

    回来的路上,我听闻定陶那边也传开了,说是济水以北的秦人城池都在准备粮草,似乎要迎接大军。”

    “陈胜的地盘上什么模样?府衙可曾征集乡勇?百姓可还安居乐业?”

    “这……属下来去匆忙不知他们是否征丁,不过听闻章邯大军已至雒阳,不日进驻敖仓,陈胜治下百姓多有逃亡,以避战端。”

    见到虞周露出了然神色陷入沉思,燕恒一脚踢在二拐子屁股上,粗暴的把一只酒囊拍在他怀里,驱赶道:“滚滚滚,就你有能耐,要是下次还有这本事,我就把你弄进宿卫,咱们好好亲近亲近。”

    拐子嬉皮笑脸:“那属下求之不得!”

    “进了宿卫必须滴酒不沾,你能忍得住吗?”

    “那什么……燕军头,有酒无肉总是少一些兴头啊,营中可有不要的猪腿?”

    燕恒手腕一翻,也没人看到他是怎么甩出来的,一只半生半熟的猪腿顿时向着拐子面门砸去。

    拐子张嘴咬住,怀抱酒囊含糊不清的说了句“谢赏”便扬长而去,这其间没有惊动任何人,似乎大伙早已见惯不惯了。

    虞周看到这副场景有些无语,因为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部下为什么非要和猪腿过不去。

    好像是某个家伙嘲笑樊哙所部伙食的时候被老樊抓了个现行,从那之后,挨了一猪腿的家伙就有了啃着猪腿四处乱逛的习惯。

    显摆,绝对的显摆,出气,幼稚的出气。

    以下犯上还回来不敢,那就拿当初樊哙所用的“刑具”出出气。

    再者说了,肉食者岂是人人可以当的?拎着这玩意满军营转一圈,谁还不知道此人立下战功了?

    特别是最后引得犬舍内外人馋狗叫,简直痛快啊!因为樊哙官儿再大位再尊也只能跳脚无可奈何,军律无此禁!

    事实证明,一块扛过枪的交情非常瓷实,有了第一个叼着猪腿乱逛的家伙,紧接着第二个跟上,第三个,第无数个……一种小小的风俗就此养成了。

    一开始还是背嵬营,然后樊哙以同样的手段反击,闹得大了,似乎整个楚军都有了无彘肩不成赏的惯例,只有猪最倒霉。

    念叨完了底下人的小心思,虞周转头把精力放在面前的地图上,手上炭笔“唰唰”划了两道,几个关键词跃然于草纸,相互纠缠着。

    想了片刻,他头也没回的问燕恒:“你的人还没回来吗?”

    燕恒不复之前笑骂的样子,脸色很不好看:“没有,我估计是出事了……”

    军中人把脑袋别子裤腰上说话,不喜欢虚蓬蓬的安慰,所以虞周什么都没说,转身回了个信任的眼神,一时沉默。

    “龙且到哪了?”

    “左司马攻下郯县之后稍作驻留,马不停蹄去了薛县,听说将要克复胡陵、亢父。”

    “薛县?那不是刘季的地盘儿吗?”

    “是,听闻沛公空手而回之后大感不安,这才请左司马过境一叙,钱粮之类都是由沛军供应,从无短缺很是殷勤。”

    燕恒说这句话之时表情恨恨的,看来还是对宿卫被抓的事情耿耿于怀——想当年你们以怨报德,现如今不是还得求到楚军头上?解气啊!

    虞周可不敢这么想,因为刘邦的便宜绝对不好占,想要派人提醒一声,回头想想陈婴、雷烈都在龙且军中,自己还是不要什么事情都伸手的好。

    最重要的是,现如今的局面义军必须一致抗秦,刘季即使有小动作也不会太出格,如果能让龙且早点学会防范此人,现在吃点小亏总比以后送命要强。

    “章邯到了雒阳,北边能有这么大阵势的只有九原军,两相夹击,陈胜不想败也难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