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七十三章 落井下石醉秋生

    腐骨钉!神火飞鸦!天雷掌!

    阳刚内劲!

    醉秋生每道出一个名字火云无相吴真的脸上就难看几分,直到醉秋生最后一句话落下吴真本就沾有污浊的一张乞丐黑脸更是青的如同覆上了一层寒霜,一双含有愠怒的目光更是丝丝盯着醉秋生似是想要用目光把醉秋生扼杀。

    就在醉秋生和吴真对峙的空档同妖月也走到了印刻有青云地宫四字的庞然高殿前,一股渺然的感觉当即油然而生,而站在青云地宫殿青石台基高出众人一个身位的吴真尽管一身邋遢打扮可莫名就有一种压力扑面而来,不似醉秋生的古井无波近乎归于平淡的安静,眼下的吴真绝对是一个堪比洪水猛兽的存在。

    千手薛仁!神火郭棣!无相吴真!

    虽然此刻醉秋生明显是对着吴真说的话,可也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了,他口中的这三位根本不是什么江湖散人而是师出同门!甚至还是一位足以让醉秋生平等对待的江湖人!

    “哼!是又如何?难道你还能对我动手?那我还真要高看你了,江!湖!百!晓!生!”

    吴真泛起通红的一双愠怒眼眸随着时间过去渐渐归于平静,而对于走到大殿近前的我和妖月却是根本没有多看一眼,依然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醉秋生身上,口中冷哼出口的同时吴真突的笑了,笑的极为放肆,最后一字一顿的开口中落在醉秋生的目光更是带起了近乎肆无忌惮的讥嘲。

    “呵.....你说的对,我的确不能出手杀你,毕竟你也是他的弟子。”

    熟悉的淡笑再次响起,见到吴真反应醉秋生突的笑了,似是失笑般的轻一摇了摇头,手中

    不知从哪里摸出的一柄折扇打了开随意晃了两晃。

    “哈哈哈哈哈!醉秋生你还是这副臭脾气,你就是十绝又如何?不还是同样要受八大门派节制?宗境高手?简直就是笑话!”、

    醉秋生露出的淡笑落在吴真眼里似是成了无奈,一双带着恣意的冰冷目光再次在醉秋生身上扫过旋即长笑出了声,狂妄到近乎失去理智的声音响彻在这地宫大殿犹若磐鸣。

    十绝!

    听到吴真的开口心底瞬间闪过震动而下一刻目光也是狠狠落在了醉秋生身上,十燕、九祖、八若素!七卓北!六叶、五苏、四淑子!三笑、二重,一老人!脑中接连闪过陆炳师兄口中的十绝描述心底的惊讶真的是有些压抑不住,尽管想过醉秋生的名字不是真名可也没想过他会是十绝之一,真的想要脱口问上一句,眼前这个自称百晓生的男人到底是谁?!

    显然不止是我,就连妖月初闻十绝的名头也是忍不住把惊讶落在了醉秋生身上,只是不约而同看着醉秋生那后知后觉或者说是丝毫没有变化的平淡却忍不住想要苦笑,其实想想早就该有所考虑的,以醉秋生的名头和他不下于各大派掌门世家家主的实力再加上他掌握着诸多情报又怎么可能会是默默无闻仅仅作为一个超然存在,江湖真正想要拥有话语权的终究还是实力,如果醉秋生是十绝之一的话那就解释的通了。

    “呵,本公子的确是不能对你出手,不过我可没说没有人代我出手!”

    就在吴真忍不住放肆笑出声的时候醉秋生突跟着笑了,笑意落在平淡面上犹若一阵清风拂过,而他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吴真愣了,不过没待吴真问出声醉秋生的目光就向着妖月的方向侧了过去,醉秋生的想法一时之间不言而喻。

    “她?合欢诀?单天冥的弟子?”

    醉秋生的动作终于也是让吴真第一次有了重视,顺着醉秋生目光突然瞥过的一丝不经意的落在妖月身上旋即却是有了些许意外,不过也仅仅是一丝意外而已。

    “百晓生,难道你就想要这小丫头来送死,这还真不愧你毒士之名!”

    吴真目光只是在妖月身上停留了瞬间便即转了开,下一刻待会转到醉秋生身上时却是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讥嘲,任谁都看得出眼前这位火云无相从醉秋生答应不出手的那一刻对醉秋生显然已经再没了顾忌。

    “她?吴真,你还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醉秋生对于吴真的讥嘲目光毫不避开,冷冷笑过一声后旋即带起了不加掩饰的嘲意,随后似是无奈般的轻一摇了摇头也没等吴真问出口醉秋生突的一摆折扇跟道:“小子,去吧,眼前这种货色就交给你了,想必不会让本公子失望吧?”

    小子?这种货色?

    初一听闻醉秋生开口心底就有种不妙,而下一刻从醉秋生吐出的话旋即就证明了猜测,来不及在心底暗骂,先是望了面色难堪的吴真一眼,随后便忍不住把目光落在了悠然轻摇折扇的醉秋生身上,这就被卖了?

    “月丫头,这次不允许你出手,你们也一样!”

    还没等面色难看的吴真和我这个当事人开口手中轻摇着折扇的醉秋生似是想起了什么般突转头对妖月补上了一句,随后再瞥了苏墨涵和小伍一眼,眼底含有的一丝冰冷毫不怀疑如果苏墨涵他们无视了醉秋生的警告会有什么后果。

    “小子,不要怪本公子没提醒你,那老家伙创出的天雷掌可不是那么高接的,哪怕一掌你也有你受的,本公子可不会出手救你,生死勿求人。”醉秋生看过妖月和苏墨涵、小伍最后才把视线落在了我这个被推出去的挡箭牌身上,只是他那隐隐带有戏谑的目光看得人心底不禁发毛。

    听着醉秋生最后出口当即让心底忍不住一黑,可至多也只能想吴真那样对醉秋生露出一张不满的表情,而且也偏偏也还真的无法反驳,吴真的实力绝对在我之上无疑,就连郭棣的一掌都不想要硬接更不用说擅长掌法的吴真,如果真的打起来就算没有他的提醒也不会去选择硬碰硬,这里的开阔地段对于唐门弟子而言无疑是最好的战场,所以醉秋生的提醒感觉更像是落井下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