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珍爱生命 远离女主女配

    美!这是顾轻羽脑海中唯一蹦出来的一个形容词,若说顾锦羽为雍容华贵的牡丹,顾微羽则如六月荷花清丽脱俗。

    欣赏美人本是赏心悦目的事,可偏偏一股厌恶的情绪涌上顾轻羽的心头,还没等她有所反应,令人讨厌的话又蹦了出来:“三姐,我记得一个多月前母亲刚刚为我们添置了春日的新衣,三姐怎的还是这身旧衣,莫不是嫌弃母亲为你添置的新衣不好。”

    “五妹说笑啦!”顾微羽既不反驳也不辩解,抬眼扫了顾轻羽一眼,冷厉如刀的眸光中带了点杀意和怜悯。

    顾轻羽没来由得打了个寒颤,杀意可以理解,毕竟她前世被吸干元阴而死有原主的一份功劳,但这怜悯又算什么鬼啊!

    她可记得顾微羽比她大三个月,原著中对于现阶段的女主是这样描述的:顾微羽重生于三岁,她苏醒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认主了空间至宝,得了天阶功法《混元诀》,但一直隐忍至五岁灵根全部成形时方才开始修炼,得益于空间至宝中浓郁的灵气相助,仅花了三天便已引气入体,八岁被路过凡俗界的虚天宗筑基修士发现,并将其带回宗门时,当时她已是炼气四层的修士。但空间至宝有着隐藏的能力,不但将女主的纯阴体质完全遮掩,还可以随意调整女主对外显示的修为,在成为虚天宗弟子前,她一直隐藏修为,以凡人之躯呈于人前,可以说空间至宝也是女主扮猪吃老虎的神器。

    女主是在到达虚天宗一个月后,才将修为慢慢放出,所以别看她现在还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实际已是炼气一层的修士,炼气一层虽不能修习法术,但碾死手无缚鸡之力的顾轻羽只不过和碾死一只蝼蚁那么简单。

    顾轻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她不知道她现在死了还能不能穿回去,对于这个未知数,她实在没有勇气尝试,她怕死,被女主扫落岩浆中身消道陨,她想想都不寒而栗。

    怎么办?如果明知剧情,还亦步亦趋的走下去,那跟被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没什么两样。

    顾轻羽低着头,额前已是一层薄汗,从知道自己是炮灰的那一刻起,她便给自己设定了改变剧情好好活下去的目标,低调再低调,不做顾锦羽手中对付女主的枪,不做脑残挑衅顾微羽的事,可如今被原主残留在体内该死的情绪绑架,不是她想不想,而是身不由已。

    此路不通,还有何路可走?

    正屋中所有的嘈杂声离她远去,一遍又一遍梳理着两个月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除了昨日凉亭里初见女配,和今日一幕,原主的情绪从未左右过自己,那么是否意味着只要远离女主女配,原主的情绪就不会莫名其妙的出现。

    有了这种认知,顾轻羽的心情豁然开朗,既然自己取代了顾轻羽,就该按自己的想法努力活出自己的潇洒,人生没有事事如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不可能,改变剧情,活出精彩,是自己面对的挑战,有压力才有动力。

    一瞬间,顾轻羽觉得神清气爽,两个月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她不知道她现在的状况是修士嘴里所说千载难逢的顿悟,如今的她虽没开始真正的修炼,见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此番顿悟提升了她的心境,为她将来的修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正屋中虽交谈声不绝,但对于顾微羽而言根本不算什么,顾轻羽的状况没逃过她眼睛,她眼中的芒光一闪而过,她蹙着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顾轻羽,然后慢慢垂下眼睑。

    不知道过了多久,玄妙的感觉退去,顾轻羽抬头才发现,正屋里只剩下顾锦羽母女,此刻顾锦羽正用美目看着她。

    “五丫头留在最后,是否还有事要与母亲说?”苏氏温柔的声音再度勾起顾轻羽心底属于原主的情绪蠢蠢欲动。

    她深呼吸几口气,将无端兴奋的情绪平复下去,才弯腰行礼缓缓开口道:“轻儿无事,只是最近神思不济,让母亲和大姐担心啦!”

    闻言,顾锦羽微微讶异的看了眼苏氏,这顾轻羽今天是怎么啦?往日她留到最后总会说说各姐妹之间的龌龊,告告某个姐妹的小状,然后在苏氏温柔的劝解中心满意足的离开。今天居然说无事,真是奇怪。

    苏氏微微一笑道:“五丫头既然身体不舒服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是。”顾轻羽再度行礼退正屋。

    “娘?”顾锦羽轻轻叫了声。

    苏氏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放心吧!她翻不出什么浪花的。”作为一府之主母,她自然比别人更多个心思,顾轻羽的反常她自然看见了,只是一个没了亲娘呵护的孤女,在这深宅大院中还不是任她搓捏。

    苏氏想了想又道:“最近三丫头越来越古怪,你倒是留意一些。”

    “嗯!”顾锦羽的美目中闪过一丝愠怒,不知从何时开始,顾微羽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冷,她才会挑唆顾轻羽去对付她,难道她有所察觉?顾锦羽的心不由得砰砰直跳,她潜意识里认为,顾微羽已与她势不两立。

    正屋外的回廊里只剩下柳红一人,或许是早已习惯顾轻羽最后一个出来,她显得不急不燥,看见顾轻羽出来便快步迎了上来:“小姐我们回去吗?”

    顾轻羽摇摇头,刚刚甩掉了心理上的包袱心情特好,看着被朝阳笼罩下的将军府,花是那么红,草是那么绿,空气是那么清新,每一处都显得那么赏心悦目,她决定将昨天没有逛完的地方再逛一遍。

    主仆二人一路闲逛,远远的便听到一阵叮叮当当兵刃撞击的打斗声。

    “怎么回事?”青天白日,将军府里不会进刺客了吧!顾轻羽的脑海里不禁闪现电视剧里刺客的场景。

    “那里是练武场,这个时候想必是公子们还在练武。”

    练武!柳红的回答让顾轻羽的双眼为之一亮,记得原著中有体修一道,体修的身体跟防御性法其相媲美,而且随着修为越高,身体的品阶越高。

    练习武术虽无法入道,但改变她弱不禁风的体质因该不成问题,有了强健的身体,也许能对以后的修炼有一定的事半功倍的效果。而在等待的三年里,在女主还没突破炼气三曾修习法术之前,也不至于毫无自保之力。

    事实上顾轻羽的想法只对了一部分,习武者跟修士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但强健的体魄为她以后一次次的死里逃生创造了机会。

    现在的她拉着柳红,不顾她的反对朝着练武场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