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掌 生辰宴会

    被女主扫落岩浆而死,这待遇……顾轻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身子,这种人心眼肯定多得象筛子,咱不跟他玩智力游戏。

    她二话不说将身前的水果羽一拢站起身便走,唬得柳红一瓣橘子卡在喉咙里,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她暗自埋怨顾轻羽:好不容易有个公子跟小姐你搭讪,小姐你不好好把握反而转身就走,多可惜啊!

    “别啊!”季思聪一个闪身已挡住顾轻羽的去路:“我无缘无故吃了你的凤梨,你这样走了我会不好意思的。”

    他会不好意思?顾轻羽顿住脚步,淡淡的看着季思聪,等着他的下文。

    “我知道你们庶出的小姐不容易,尤其是五小姐,没了姨娘的照顾,日子过得更难,想吃点好的都难,如今又被我顺走了一只凤梨,我实在觉得愧疚,要不让我的小厮每日送些吃食给你作为补偿如何。”

    季思聪觉得这诱惑够大,外界传闻将军府五小姐,傲慢,粗俗,无脑,今日一见还得加上一条:贪吃。

    他信心满满的等着鱼儿上钩。

    “目的?”

    顾轻羽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他微微一愣,却又被他迅速的遮掩下去,他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说道:“我迷路啦。”

    顾轻羽点点头眺目远观,便见远处一个三等的粗使丫鬟正匆匆从这边经过。

    “柳红,去把那丫鬟叫过来,领季世子去前厅。”

    “是。”柳红答应一声,便欲去叫那丫鬟,却听到季思聪阻止道:“等等。”

    他目光微闪,沉吟片刻道:“带我去微园,我必有重谢。”,

    顾轻羽闻言唇边勾起一抹讥笑:小样,姐可是看过原著的穿越达人,你那点小心思能瞒过我。

    她缓缓的伸出一个手指在季思聪的面前晃了晃。

    季思聪微微皱了下眉,然后迟疑的问道:“带我去微园十两银子?”

    “一千两银子。”

    顾轻羽的话音刚落,季思聪就跳起来吼道:“你干嘛不直接去抢!”

    “是不是抢,你比谁都清楚,想要随时见到三姐,又害怕被人发现,使三姐名誉扫地,所以你需要个背黑锅的,而我没有姨娘管束着,园中也没有婆婆看着,最适合做背黑锅人选。”

    一席话说得季思聪眼中异光连闪,外界传闻定远将军府无小姐脾气暴躁,胸无点墨,粗俗不堪,这话真的出自一个草包之口?只是她好像知道自然倾心于微羽,而且她明明已看透自己的心思,为何还甘愿往陷阱里跳?难怪真被自己无意中说中,她的日子其实不好过急需用钱?

    他权衡利弊,但最终敌不过对玉人的刻骨相思,他从怀中摸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顾轻羽道:“走吧。”

    顾轻羽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讥笑,原本因为原著对男配二的好感和惋惜之情荡然无存。

    黎国虽对男女之防没上一世封建时期严重,但一个男子经常出入女子闺阁总会遭人非议,从而名声狼藉,再要想觅良配就难上加难。

    若非顾轻羽已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六岁幼童,而且知道两年后她便会离开这里,这样的陷阱她跳进去就再难翻身。

    一个人为了一已之私,设计某个不相干的人作垫背,这种人的品性为顾轻羽所不齿。不过一千两银子到手,两个丫鬟的嫁妆就不用愁啦!

    …………

    宴会是在午时随着黎国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魏公公到来而拉开帷幕。

    丝竹声中,舞女踏着曼妙的舞姿,轻盈的宛如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俏丽稳重的小丫鬟们手托精美的吃食来回穿梭在宾客之间。

    杯觥交错间谈笑风生,男女宾客分左右两边落坐。

    举止优雅的女眷大都矜持的浅尝辄止面前的美食,但偏偏有一位大快朵颐美食显得更为突兀,引得一众女眷纷纷鄙夷的侧目。

    顾轻羽吃饱抬头时便迎上了一大片蔑视的目光,甚至已经有人轻声询问这是谁家的姑娘?

    “嗤!还不是顾家有名的五小姐。”女眷中认出顾轻羽的人轻蔑声更重。

    “哦!难怪!”众人作恍然大悟状。

    “听说她姨娘已经过世几年啦!没人教就越变越粗俗。”

    “……”

    这些声音虽轻,但顾鸣彰和苏氏还是听到了,顾鸣彰的脸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沉,望向苏氏的眼神有点不善。

    苏氏本心倒是很乐意听到这些言论,这更会彰显她嫡女的尊贵,但这是在顾鸣彰的生辰宴会上,关系到了整个顾家的颜面,她悄悄的向顾锦羽递了个眼色。

    舞池中舞女刚好一曲舞罢,顾锦羽起身走到主位前盈盈下拜道:“恭祝父亲生辰之喜,女儿愿为爹爹献上一舞,以祝爹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好!”顾鸣彰一连说了三个好,对于这个女儿他是一百个满意。

    顾锦羽微笑着玉手轻扬,丝竹声再度响起,顾锦羽的粉色罗裙随着音乐缓缓飘洒开来,如同一朵牡丹缓缓绽放,娇艳而不媚俗。

    顿时宾客席上一片的抽气声,赞美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都说顾家大小姐倾城绝色,果然名不虚传!”

    “这才是贵女该有的风采。”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

    “……”

    对于鄙视和赞美两种极端的声音,顾轻羽充耳不闻,正无比崇拜的目光欣赏着顾锦羽的舞姿。撇除原主残留在体内对顾锦羽盲目的崇拜心理,看惯了劲歌热舞的她,突然换了一种口味,让人不禁耳目一新。

    一曲舞毕,喝彩声一片,顾锦羽嘴角微微勾起,她眼眸微微扫过顾微羽,难掩得意之色,弯腰行礼后退回座位。

    顾大小姐的才艺展示完,就轮到顾二小姐,她手捧埙吹奏一曲,乐声悠扬动听,让顾轻羽不得不佩服这些大小姐都不容易,放到她的前世,个个都是才女,但有顾锦羽的珠玉在侧,一曲吹毕只赢得了稀稀拉拉的几个掌声。

    轮到顾微羽时,她则霸气侧漏直接奉上礼物行礼道:“父亲,女儿才疏学浅,没有拿得出手的才艺,但前几年得一美玉,据宝相寺的高僧所言,此玉能辟邪,并能挡下武将全力三击,我愿呈于父亲防身,愿父亲万事如意,岁岁平安。”

    美玉是一枚洁白无瑕的玉佩,其上隐隐有光华流动,在坐各位达官贵胄饶是见惯了各种宝物也不由得两眼放光,只是碍于在将军府,谁都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