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掉坑里啦

    “万年灭门之谜?”顾轻羽傻愣愣的重复了句。

    “当年的事突然而至,整个宗门猝不及防,奇火瞬间将整个琴剑门覆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琴剑门整个防御摧毁,而最为可怕的是,奇火之下无一生物能逃出生天。当年为师已是化神圆满修为,只差一步便能飞升灵界,但面对奇火却无计可施,生死存亡之际,祖师爷留下的秘宝自动激发,带我撕裂空间而出,当我再挣开眼时,秘宝已毁,而我也已在凡俗界。”紫韵真尊的话音有些低沉,带着满满回忆的伤痛。

    “我重伤难愈,自知离死期不远。但又不甘心琴剑门的传承就此断送在我手里,所以我在这里设下隐匿阵和聚灵阵,强行留下缕神识以期觅得有灵根者留下琴剑门传承,可万年过去啦无人能将我唤醒。”

    紫韵真尊的话里难掩伤感和落寞,她抬眸看着顾轻羽道:“轻儿,在我神识即将消散之际你来了,是天不亡我琴剑门。我不要求你重震琴剑门,也不强求你非得手刃仇人,但我望你在有能力时能将灭门之谜查个水落石出,以慰万年前琴剑门的亡灵。”

    “是,弟子绝不辜负师尊所托。”顾轻羽把小胸脯挺得笔直,郑重的承诺道。

    “好!有你这句话为师的这缕神识已对得起转过几世的本尊啦!”

    紫韵真尊说完,手指再度一点,一只储物手镯凭空出现在顾轻羽的面前。

    “为师的神识已坚持不了多久,为师的修炼心得和一些没来得及交待清楚的事,我已事先刻录在玉简中,和为师仅剩的一点修炼资源一起放在储物手镯中,待你引气入体后可自行察看。”想了想又道:“为师这里已无事再交待于你,你收起储物手镯和这颗夜明珠便自去吧!”

    “是。”顾轻羽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才起身朝甬道走去。

    才走几步,紫韵真尊又叫住她道:“轻儿切记,人心险恶,尤其是修真界,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也不可有,需知滥杀无辜为天道所不容。”

    “多谢师尊教诲。”顾轻羽心底有股暖流流过,这是她在异世得到的第一份关心。

    “去吧!”紫韵真韵再度摆手,目送着顾轻羽消失在甬道中,然后轻声低语道:“轻儿,为师虽耍了点小手段,让你生不出一丝抵触之心,希望你日后能理解为师时间无多的迫切心情,也希望为师没有选错你。”

    按照来时的模样,小心翼翼而又出奇顺利的回到了轻园。

    顾轻羽躺在床上,看着屋顶,脑袋里一刻不停的回放着刚才发生的事,看看套在手腕上大小刚刚好的镯子猛的坐起来,瞪大眼睛轻声道:“糟啦!掉坑里啦!”

    她记得原著中是这样描述修为等级的,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和化神,其中除了炼气分为一至十三层之外,其余阶段都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和圆满四个阶段,而修为到达化神圆满之后再要有所突破,就会引发雷劫飞升灵界,所以说,化神圆满是本界最高的修为。

    能将拥有本界修为最高修士的宗门被人瞬间秒杀,其威力有多恐怖,幕后的大boss武力值得多爆表。

    说什么不要求你光复门派,不要求你报仇雪恨,紫韵真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还不是打不过人家,退而求其次,调查灭门真相,还不得撩虎须,摸老虎屁股,这是人干的事吗!最最最要命的是,原著中根本没有琴剑门这一茬,要不翻翻书就把问题解决。

    现在还悔还来得及吗?顾轻羽长叹一声,重重的躺倒在床上,所有的修仙文都众口一词说修士如果反悔容易影响道心,甚至严重者会形成心魔,从此修为再难精进一步。

    还没开始便要结束,这不是她的个性。只是在湖底的时候她脑袋是不是被门缝夹了,考虑都没考虑就爽快的答应啦!

    正当顾轻羽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花园的方向传来轰隆隆的倒塌声,轰隆声在寂静的黑夜传得特别远,整个将军府都被震得颤抖了三下。

    顾轻羽羽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柳红已冲了进来:“小姐……”

    “走,去看看。”顾轻羽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拔腿就往外跑。

    春风小丫头早等在园门口,一见顾轻羽出来,打开园门跟了出去。

    没走出多远,三人便看到将军府的每个角落都有人朝着花园奔去。

    顾轻羽人小腿短,等她到达那里时,整个湖边都站满了人。她将家仆分开钻进去才发现,她离开不久的假山全部倒塌,就连连通假山和湖边的九曲桥都坍塌在水中。

    师尊的神识消散啦!她眼眶微微发红,深呼吸几口气才将眼泪压了下去,在她的浅意识里,神识有思想,有智慧就是个完完整整的人。

    不远处顾微羽眯着眼睛打量着湖面,她记得前世这湖中的假山也是倒塌的,但时间是在她筑基成功后,她趁着到凡俗界招收新弟子的宗门任务时回来看望她的娘亲,当时她用筑基期的神识扫过湖底,什么都没发现,当时也没在意。而且最主要的是前世经常呆在灵气浓郁的山门中修炼,根本没发现假山倒塌后空气中的变化,这一世因为没有到达宗门便开始了修炼,她能感觉到原本存在于空气中的稀薄灵气已经淡得几乎无迹可寻。

    如今细想,是前世自己太粗心忽略了很多细节,前世虚天宗的武辉师叔能在将军府方圆五六十里的范围内找到五个有灵根者,明摆这里与众不同。

    曾记得前世当时那次任务,到凡俗界招收十五岁以下五岁以上的孩童中有灵根者,但有时方圆百里内都未必有一灵根者。

    如今假山提前倒塌,说明假山里必定有宝物,只是被人提前取走,会是谁?是顾锦羽还是顾轻羽。

    她抬眸细看,两个小丫头挤在人群中,探头探脑的看向湖心,没什么异样。

    她皱皱眉,放出神识探向湖底,只可惜重创重生回来的自己,神识也只比其它炼气二层的修士强上一点点,没办法探到湖底,看来只能等人都散去后亲自下去探一探了。

    她想得出神,湖水发出咕咚咕咚几声,几个人头露出水面,他们哆嗦着爬出水面,向顾鸣彰汇报道:“将军,这假山的根基被湖水经年累月的侵蚀,已经被湖水掏空,今日怕是终于承受不住上面的重量,所以才会倒塌。所幸这是在夜里,无人在此游玩。”

    顾鸣彰点点头道:“虚惊一场,既然探明情况都回去睡吧。”

    得了顾鸣彰的吩咐众人小声嘀咕着都各自散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