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出手

    一般顾鸣彰这个时候一定在书房处理一些事务,这也是顾轻羽唯一能找到他的时间与地点。

    当身边的小厮进来通报五小姐求见时,他愣了片刻才想起,是那个已经死了的五姨娘留下的孩子,自己也只是在家宴上见过几次,唯一有印象的是,在那次自己三十岁生辰上她献唱了一曲。

    他微微皱了皱眉,他还有好多公务没处理好,没时间理会这个庶女。

    一旁拿了顾是羽二两银子的小厮见状赶忙说道:“五小姐说,她有五姨娘留下的宝物要呈给将军。”

    “哦?”顾鸣彰这才抬头看了眼小厮,想了想不耐烦的说道:“那就让她进来吧。”

    “是。”小厮撇撇嘴匆匆出去。

    片刻顾轻羽进来福身给顾鸣彰行礼:“父亲。”

    顾鸣彰坐在书案后打量他这个女儿,小小的脸蛋,雪白的肌肤,与他有七八分相似的眼睛,虽没有大女儿和三女儿那般绝色,却也是个清丽佳人。

    “听说你有东西给我?”语气平淡,象是在询问路人吃饭了没,这么简单,丝毫没有父亲应有的一点关爱。

    顾轻羽暗自叹口气,要不是他是这具身体的生父,她才懒得来找他,不过今日过后他们之间的尘缘也该了啦。

    她恭敬的福了福身道:“是的父亲。”说罢双手将一玉盒呈了上去。

    玉盒是修士用来装灵植所用,做工虽然简单,但隐隐有灵光闪烁,顾鸣彰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惊艳,光看这盒子就非普通的美玉,只是可惜了做工。

    顾轻羽缓缓的将玉盒打开,露出一颗算头大小的夜明珠静静的躺在里面,珠子洁白圆润,即使是在白天,依然能看见珠子散发着盈盈白光。

    “这是……”顾鸣彰眼神顿时变得灼热,他有些不敢相信,他那个戏班子里出身的五姨娘居然有这种价值连城的宝物,看这个头恐怕连皇家都未必能拥有。

    “这是姨娘的传家宝,轻易不显于人前。女儿见父亲日夜操劳政务,怕晚上父亲的眼睛受不了,才想起姨娘这一传家宝。希望父亲不要责怪女儿弩钝,到现在才想起。”顾轻羽将事先想好的说辞说了一遍。

    “轻儿有这份孝心为父深感欣慰。”从你一些子变成了轻儿,父爱顿时如没有关闸的水龙头,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为了进一步体现慈父的形象,顾鸣彰想了想又道:“年关将至,轻儿可还有想要的东西?”

    虚伪!势利!顾轻羽忍不住腹诽,在修士眼里只不过是瓦数高点的电灯泡便能换来了所谓的父爱,这是不是太廉价啦!不过顾鸣彰这句话正是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她再度福了福身道:“母亲凡事都想得挺周到,过年的东西已为女儿备齐,女儿无甚东西要买,只是女儿听说年关将至,街上很热闹,想去看看。”

    黎国并不太苛求女子,大家闺秀上街也常有的事,只不过顾轻羽从小就被苏氏拘着,从未有过上街的机会,那怕是穿越过来的三年里亦是如此。

    上街在顾鸣彰眼里只不过是小事一桩,他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顺便再加了句:“若银子不够,可去帐房那里支取十两银子零用。”

    好大方,顾轻羽继续腹诽,不过面上却装得乖巧的说道:“多谢父亲,女儿只是去看看,没什么要买,父亲在忙女儿就先行告退。”顾轻羽乖巧的再度福了福身告退离开书房,留下顾鸣彰一人,抚摸着夜明珠久久不肯放手。

    入夜,顾轻羽没有跟往常一样打坐修炼,她早将房间里一些可以典当的东西统统收入储物手镯,一千两银票早让柳红悄悄的去钱庄换成了两张五百两的银票,如今正躺在她给两小丫头的锦囊里,剩下这些去当铺当了够她从凡俗界走到修真界啦。

    此时她躺在床上略微有点想念两个小丫头,她刻意让顾鸣彰批准她出府就是想趁着两小丫头不在偷偷的走,但愿她明天这一走不会连累到这两个丫头。

    突然她眉头皱起,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她的神识里,黑衣人蒙着脸,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翻,然后灵巧的一跃跳上院墙,悄无声息的飘落在院子里,他一按腰间,一把软剑发出轻微的噌声,寒光闪闪已擎在手中,他稍微的辨别一下方向后,向着顾轻羽居住的內室直奔而去。

    黑衣人以为以他的身手,再加上如此的小心谨慎,即便是杀了顾轻羽,她也不会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可惜顾轻羽已是炼气二层的修士,他蒙面的黑布根本没有隔绝神识的作用,在他刚靠近轻园时,顾轻羽便将他认了出来:季思聪。

    果然她忍不住出手了,顾轻羽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不管她这三年如何的避着她,还是无法化解她先入为主的执念。

    所幸她个性小心谨慎,知道修士对凡人无故出手,进阶时必定会加重天劫,不敢贸然出手,派出了尚是凡夫俗子的季思聪。

    只片刻,门栓被轻轻拨弄几下,房门无声的打开,季思聪一个箭步冲到床边,寒光一闪,软剑唰的一声朝着床上的顾轻羽便砍了下去。

    顾轻羽侧身一滚,手中长剑便迎了上去,呛的一声,两把长剑擦出一串火花。

    季思聪不由得微微一愣,倒退了一步。

    顾轻羽趁机从床上跃起,长剑一挽,挽起一朵剑花袭向季思聪。

    季思聪只一愣之间,剑花已到跟前,仓促间向后连退数步退至门边,露出出床前的窗户。

    顾轻羽足剑一点破窗而出,既然女主送了她离开将军府最好的借口,她没理由还赖着不走。

    微园里入定的顾微羽蓦然挣开眼,她一闪身冲出微园,眨眼的功夫已在轻园之外,一把抓起季思聪道:“走。”

    在神识里,将军府的护院已经察觉到了这里的动静,正在全力往轻园赶,季思聪武功再厉害也敌不过来那么多人。

    再者顾轻羽跳出窗户的那一刻,身上灵光一闪,在她的神识里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是自己猜测错了,她已是修士,假山下的宝物定是为她所得,但不管如何,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上一世的仇早晚要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