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和欢真君

    青衣男子不等他们站起身,象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手抓着顾轻羽,一手拉着小依,一步跨了出去,在一群人再度目瞪口呆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高空中的罡风呼啦啦的拍打着青衣男子释放的灵力罩,棉花般的白云在身边疾速飞退,大地上的景色模糊成无数色彩斑斓的色块,这速度可以简直跟火箭媲美。

    不借助任何飞行法宝凌空飞行,在原著中只有元婴真君才能做到。

    顾轻羽心中所有的紧张顿时被兴奋取代,自己这是时来,运来,豆腐里吃出肉来,转运啦转运啦!

    被一个元婴大能看中收为亲传弟子,然后元婴大能大方的一甩就是几百几千下品灵石,自己就是妥妥的修二代啦!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当顾轻羽再度脚踏实地时已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男子领着她们转过几条街,在悦来客栈门前停下。

    客栈的小二常年送往迎来,早就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看秀美的男子带着两个粉雕玉砌的女娃娃,就知道眼前男子身份不凡。忙点头哈腰的迎上去:“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

    “住店,一间上房,把饭菜送到房间里来。”男子随手抛给他一大腚银子。

    “是是是,客官请随我来。”接过银子的店小二嘴裂到了耳根子,弯着腰在前面殷勤的领着路。

    悦来客栈的上房宽敞明亮,男子将顾轻羽两人领进房关上房门,随手又甩给她们两本小册子道:“我姓阮,道号和欢真君,是合欢宗的太上长老。”

    和欢真君?顾轻羽在脑海里快速的过滤了一遍原著,好像木有这号人。而且在原著中合欢宗声名狼藉,在七大宗门眼里属于邪魔歪道,顾轻羽的心不由得打了个结。

    和欢真君接下来的话让顾轻羽的心瓦凉瓦凉的。

    “因在劫匪杀过来的时候我救了你们,作为修士最忌讳的是欠下因果,你们作为未来的修士也是如此,所以以后你俩就是我延喜峰的仆役,得称呼我为主人。”

    呐呢?你救了我?拜托!这样的借口我不承认,顾轻羽内心的小人在拼命挥臂抗议。

    和欢真君话却还在继续:“我在凡俗界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带你们在身边又多有不便,所以留你们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给你们的小册子是宗门最基本的入门心法,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好好的在这里修炼,争取早日引气入体,然后与我契约完主仆契约。”

    主仆契约!顾轻羽彻底懵啦!

    这主仆契约可不是过家家闹着玩的,不管是原著还是紫韵师尊都提到过这契约的霸道。

    一旦修士或者是妖兽若这样的契约契约成仆,终生就再无自由可言,就连自尊都是要踩在脚底下的。

    为仆的一方,生死掌握在主人手里,仆死,主人仍可安然无恙,主死仆则必须陪葬。

    这简直是丧权辱国的卖身契,屈辱在顾轻羽的心里蔓延,凭什么?凭你是元婴修士,碾死一个炼气期小修士就象碾死一只蝼蚁一般容易。她该怎么办?走必须走。

    顾轻羽即便内心再如何的不甘,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满流露出来,装出什么也不懂的萌样跟随着小依欢快的答应了声是。

    和欢真君面露满意之色,手一翻,掌中便多一对手镯,他将两手镯分递给两人道:“这两手镯你们分别带在手上,我不在的时候它自会保护你们,但你们也最好也乖乖的呆在客栈中努力修炼,不要随意外出。我虽不在这里,但要碾死你们却也是轻而易举大事。”这话里已明显的带着恐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或许是在凶神恶煞的劫匪手里救了她们整个商队,又或许是凡人对修士天生盲目的崇拜,小依显得对和欢真君格外的依赖。

    八岁的小女孩,说话时身体微微前倾,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了点羞色,虽没有完全长开,但却依然给人娇媚的感觉。

    “叫主人。”和欢真君蹙眉纠正道:“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不会再叫错。把手镯带起来吧。”声音中带了点冷冽。

    “是,主人。”小依委屈的应了声,大眼睛里顿时蒙上了层水雾,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和欢真君却仿佛什么都没看见,柔美的脸上罩着一层寒霜,只差点将元婴的威压释放出来。

    这是在给她们立规矩,顾轻羽心里一清二楚,但她现在除了将懵懂进行到底外已别无他法。

    她抚摸着手镯,土包子似的嚷嚷道:“哇!好漂亮!好漂亮啊!”反复摩挲着手镯上的花纹爱不释手,却迟迟没将带到手腕上。

    这手镯上灵气氤氲,顾轻羽虽是修真菜鸟,但也看出这的确是件品阶极高的宝器。

    但即使是再好的法器,她也不敢带到手上,这手镯说不定在哪动了手脚,最怕带上去取不下来。

    和欢真君面带不悦,再度蹙眉,但看着顾轻羽一身粗布衣裳,最终没有说什么,再度吩咐她们努力在客栈中修炼外,便匆匆出了门。

    确定和欢真君已走远,顾轻羽终于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镯也顺手扔在桌子上。

    “你怎么啦?”小依疑惑的看着她。

    顾轻羽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说,但眼睁睁看着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跳入火坑,她又觉得于心不忍。

    她不知道正是这份恻隐之心给她带来了杀身之祸,但这一刻,上一世根深蒂固的理念占据了上风,她理了理思绪道:“合欢宗在修真界名声不太好,他们以吸取他人修为来块速提升自己的修为,而且一旦契约了主仆契约,我们的生死就由他说了算。”

    “这样不好吗?主人很厉害的,一定可以保护我们。”小依对修真界一无所知,瞪着水汪汪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是,他的确很厉害,元婴真君,顾轻羽苦笑,不过她依然努力的用小依听得懂的话解释道:“他会把你辛辛苦苦努力修炼来的修为夺走,甚至身体也会被他践踏。”

    小依眨巴了下眼睛,想了下道:“如果主人想要,我愿意给。”

    “……”

    顾轻羽瞬间所有的话都噎在喉咙处,怎么也吐不出来,罢了罢了,各安天命自己瞎操什么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