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追捕

    出了渡凡城,顾轻羽不敢有丝毫怠慢,一连在身上贴了四五张疾行符,施展疾行诀,人贴着地面便飞了出去。

    她不敢走平坦的的路,她没有胆量赌多宝楼不会派人来追她,若多宝楼真派人来追,以修士的手段,追踪一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若她的第一张隐匿符宝还可以使用,倒是可以隐去身形在大路上疾行也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只可惜在这些年的消耗中,陆陆续续早使用满了三年,符宝早过了使寿命。而第二张符宝她现在还没打算用,这些都是紫韵师尊留给她保命的底牌,不到生死存亡之际,她决计不会使用。

    而她绘制的隐形符品阶又太低,只有一动不动时才能隐去身形。

    大道上,除了过往的路人,没有任何的遮挡物,凭空消失,大家都是修士,不用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隐形符隐去身形,却不是真正的隐去身体,隐去身形呆在大路上一动不动,和束手就擒也没什么两样。

    所以她一出渡凡城的南门,便一头扎进了渡凡城外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

    这里的群山虽不是妖兽的修炼天堂:平莽大森林,但跟有城镇的地方一定有修士一样,有山林的地方也一定有妖兽。

    顾轻羽不敢深入山脉腹地,她将炼气七层修为的神识外放,沿着山脉的外围疾速飞掠。

    山林外围的凡兽感知到修士的到来,早已经四散纷纷躲避,但视修士肉身为大补丸的妖兽却异常兴奋,就比如现在拦住顾轻羽去路的这只二阶箭雨猪,当它闻到有隐修士路过它的地盘时,它毫不犹豫的冲了出来。

    二阶的妖兽相当于人修五至九层的修为,与顾轻羽修为大致相当,但妖兽弱就弱在没有灵智,斗法全凭本能。

    它竖起脊背上坚硬如中品宝器般的鬃毛,露出如上品宝器般锋利的獠牙,它粗壮有力的前蹄刨地,低吼一声,撒开四蹄快速冲向顾轻羽。

    顾轻羽的斗法经验虽不足,但也知道避其锋芒,她足下灵光一闪,人已斜斜的飞掠而出,十指弹动间,凤栖已出现在身前,琴声铿锵,如疾风骤雨,数十道剑气在空中飞舞,轮番切割在箭雨猪的身上,呛琅琅的碰撞声中,撞击出一长串的火花,剑气在箭雨猪的身上只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白痕。

    靠!身为兽类,配了个妖字果然非同凡响,不但体型比一般的野猪大上两倍有余,这皮也厚得简直离谱,顾轻羽不由得暗自腹诽。

    刚才琴音凝聚成的剑气是她突破炼气五层,进入炼气中期时,《琴心》显现的一篇剑法《剑魂》中的第一招剑舞千影。

    《剑魂》以剑为名,自然是一套剑法,但它更是一套乐谱。

    修真界的功法本没强制的局限性,刀枪剑戟只不过是施展法术的媒介,剑一样可以施展刀法,抢一样可以劈出剑意,只要你觉得那样顺手,就用那样法器。

    在同等修为下《剑魂》用琴音施展,则威力远胜用剑,凝聚出的剑气也远比剑劈出的剑气犀利,而如今却只在箭雨猪强横的肉身上留下浅浅的白痕。

    顾轻羽微微叹口气,阅读过原著的她知道,斗法其实是修炼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原著中女主顾微羽便是在一次次的斗法过程中,提高了实战能力,不断提升了修为。

    如果现在不使用任何辅助攻击手段,与箭雨猪放手一搏,在增加实战经验的道路上也就迈进了一步。

    但是她不敢,这里还在渡凡城的地界上,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在这里必须速战速决,顾轻羽心念转动间,五张缠绕符就急射而出。

    犀利的剑气虽没给箭雨猪留下任何伤痕,但火辣辣的疼痛还是让它硕大的身体为之一顿,它怒吼一声,调转方向,准备再次冲向顾轻羽。

    然而它的四蹄刚刚挪动一步,五张灵光闪闪的缠绕符已将它团团围住,符文荡起一圈涟漪,符菉没入地下,无数碧绿粗壮的荆棘从泥土里迅速的钻了出来,将箭雨猪牢牢的束缚住。

    箭雨猪蛮力惊人,咆哮着撕扯着荆棘,不过几息的时间,有一半的荆棘被它拉扯出地面。

    顾轻羽自然不会坐等它挣脱出荆棘的束缚再有所行动。琴音一转,疾风骤雨化作月光一束,半空中一道剑气凝聚成形,皎洁如匹练,奔着箭雨猪双眼而去。

    或许是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箭雨猪嚎叫着挣扎得更加厉害,荆棘咔嚓咔嚓不断的断裂,化作寸寸碎屑。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银白色的剑气毫不留情的从箭雨猪铜铃般的眼中直接贯穿入脑中。

    “嗷……”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山林。

    顾轻羽只觉得耳膜隐隐作痛,神识也微微波动,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杀猪般的嚎叫。

    巨痛让箭雨猪拼尽全力一挣。

    咔嚓咔嚓,荆棘从箭雨猪身上脱落,箭雨猪踉跄几步,脊背上如中品宝器般坚的鬃毛突突突的扫射而出,就像AK47扫出了一排子弹。

    顾轻雨足下疾风诀运转至极致,身形极速飞退,琴声再度化作疾风骤雨,十几把剑气舞成一垛剑墙,叮叮当当的响声不绝于耳。绝大部分的鬃毛被剑气隔挡在外,只有三根鬃毛穿过剑幕一根被顾轻羽侧身躲过,一根擦着她的头皮掠过,还有一根,噗的一声穿过了她的肩胛,鲜血顿时将她的前襟和后背染红,她闷哼一声,倒退了一大步。

    而不远处箭雨猪头一歪,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死了。

    顾轻羽连考虑一下的时间都没用,一招手,将箭雨猪收入储物袋中,施了个法术,将斗法的痕迹简单掩盖了下,忍着疼痛,头也不回的急速飞掠而去。

    没过多久,她和箭雨猪斗法的地方出现了两个修士,一个炼气九层,一个炼气八层。

    炼气八层的修士在四周查看一番后说道:“九哥那个小丫头在这里与妖兽斗过法,好像还受了点伤。”

    “追。”被称作九哥的炼气九层修士皱皱眉道:“真人要活人,我们快追,不能让她死在妖兽嘴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