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命运的齿轮

    或许是这次贼老天在打盹,又或许是贼老天心情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这一次大逃亡顾轻羽是人品大爆发。不但在出发前绘制出了二阶中品的疾行符和火龙符各十几张外,小界的三次随机传送居然都没有掉进妖兽窝,而且更加没有偏离去天虚城的方向。

    当天虚城城门上的三个大字和冯掌柜胖胖的身形同时出现在她的神识范围内的时候,顾轻羽知道生死只在这一瞬间。

    她将储物袋中剩下的补灵丹一股脑儿的塞入嘴里,仅剩的三张疾行符也毫不吝啬的贴在身上,剩余的火龙符也同时扣在手中。

    天虚城城门前原匆匆赶路的修士们对着追逐的一老一少纷纷选择让道,修为高的筑基修士浮在空中看着他们,修为低,炼气修士则纷纷躲避,怕殃及鱼池之灾,至于偶尔路过的金丹真人更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们。

    对于这一现象,在两个世界生活过的顾轻羽表示理解,在前世标榜和谐社会的世界里冷漠就普遍存在,何况在这个弱肉强食利益至上的修真世界,求人不如求己,这里顾轻羽一路狂奔最真实的想法,如果这一次她能不死,她唯一的念头便是变强,变强。

    神识中冯掌柜已近在咫尺,缚灵索已如毒蛇出洞。同样的缚灵索,在炼气和筑基修士的手中威力却有着天壤之别,若明威手中的缚灵索是条大蛇,冯掌柜手中的缚灵索则是条巨蟒,翻腾着滚滚灵气奔着她而来。

    顾轻羽手一挥,十几条火龙迎着巨蟒便冲了上去,但她也知道再多的火龙也只能阻挡一下冯掌柜的脚步,离天虚城城门还有几十里的路,光凭这一阻挡她根本来不及到达城门,而守城的虚天宗弟子也不会冲出来帮她脱离危险。

    她转身面对巨蟒站定,小界已经为她沉睡过去,这一次只能靠自已,面对着这短短的几十里的路她必须破釜沉舟,放手一搏。

    一件件法器从储物袋中飞出,不管是来自凡俗界还是九哥那里得来的,不管有用没用通通飞了出去,同时她额前的汗如黄豆般噼里啪啦的掉落,的脸色由白转青,但她咬着牙,榨干丹田内的每一丝灵力,在身前迅速的结一道成厚厚的屏障,尾随着火龙冲了过去。

    轰!一声巨响,巨蟒撞击在屏障上,灵气炸开,顾轻羽象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晃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嘭的一声摔落在虚天宗守城弟子的脚边。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一块下品灵石出现在守城弟子的面前。

    “我要进城。”声音嘶哑,但带着如释重负的轻松。

    众人才一致低头向下看,十一二岁的小女修如破布娃娃似的躺在他们脚下,大口大口的鲜血正顺着嘴角往下滑落,但她的眼睛亮得犹如夜晚天空的繁星。

    冯掌柜跳下飞剑,紧走几步,伸手便欲抓躺在地上的顾轻羽。

    “前辈。”守城的虚天宗弟子中有一人跨前一步,拦住冯掌柜道:“这里已是天虚城,城中禁止一切斗法,这位道友已交了入城费,已算入城,所以前辈若与这位道友有何恩怨请出城再斗。”

    说罢又指了指城门前立着的石碑,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前辈请。”

    冯掌柜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顾轻羽转身便走,后者露出个艰难的笑容,她赌的便是这些自恃甚高的名门弟子不会让她在他们眼前被抓走。

    然而她的笑还没来得及收起,便听到从城里传出一道优雅动听的惊呼:“五妹!”

    而城外传来另一个冷冷的声音:“顾轻羽!”

    所有的笑瞬间凝固在唇边,顾轻羽的心顿时瓦凉瓦凉的,就象数九寒冬呆在四处漏风的房子里。

    原来所谓的贼老天好心情是在这里,她是整个剧情的炮灰,命运齿轮上的一环,她的命不该死在多宝楼里,所以贼老天大发慈悲,放她她顺顺利利的逃出多宝楼。

    看着两大绝色美女的靠近,顾轻羽牵动嘴角,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她现在还死不了。

    女主,女配,外加一个炮灰,这人物都聚齐了,这剧情还得照旧。

    白莲花嫡姐就是白莲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自然不会放过体现她温柔善良的一面,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顾轻羽身边,急切的询问道:“五妹,那个人是谁?怎么把你打伤了?跟大姐说说,大姐为你报仇。”

    咳!大姐,你是不是关心错了方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我的伤吗?这是顾轻羽现在脑子里最清晰的想法。然而一丝激动莫名从心底涌起,这应该属于原主,虽不及在凡俗界将军府里的三分之一,但顾轻羽同样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存在。

    “她还没死,现在还不需要报仇。”冷冷的声音属于顾微羽,随着声音一颗散发着淡淡清香的丹药已浮在顾轻羽的嘴边。

    女主的丹药都是上品丹药,疗效耿耿的,不吃白不吃,顾轻羽的脑子里只蹦出了这句话,丹药就顺着咽喉滑入腹中。

    暖暖的感觉瞬间将疼痛驱赶走了几分,她挣扎着坐起:“大姐,三姐,我现在想睡觉。”

    顾锦羽的秀眉不由得蹙起,这什么话?暗她的性子,现在不是因该抱着她痛哭一番,然后求自已为她大抱不平吗?

    而顾微羽则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打量顾轻羽。

    依然是记忆里的人,记忆里的容貌,只是那双眼睛虽因伤重而微眯着略显无神,但眼神是却是那般的清澈。顾微羽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真的变了吗?就象衍叔说的那般,因为自已的重生而改变吗?那么自已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顾锦羽虽有一千个不愿,但谁让她温柔善良的名声在外,只得让跟着她一起进城的几位师兄弟将顾轻羽带进城,安排客栈。

    而顾微羽站在天虚城的城门口一动不动。

    直至她身旁的黄蕊捅了捅她道:“师姐,他们都走了。”

    她才惊醒,城门前刚看过一场热闹的众人已纷纷散去,耳畔中隐约听到有人嘀咕:“这人好奇怪,自已的亲妹妹重伤了还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你看看那位大姐,心急火燎的把妹妹送进了城。”

    “呵呵!那是你不知道,那位大姐是我们虚天宗元婴真君的弟子,在我们宗门里可是出了名的温柔善良。”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