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高兴我愿意

    “小羽子。”问虚殿里传出的声音慵懒的象极了凡俗界的昏君。

    顾轻羽捋捋袖子,撇撇嘴,侧侧头,没听见。

    “小羽子。”慵懒的声音依旧在继续,顾轻羽依然没听见。

    “顾轻羽。”这回换成了盛怒的暴君声音,随着这声暴怒,顾轻羽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进问虚殿大殿。

    “你胆肥了啊!我都叫这么多声了,你敢假装没听见。”玉昆真君俊美的脸上浮起一层愠怒。

    胆肥了,的确。

    初时,她弱弱的抗议道:“掌门太师祖,我姓顾,名轻羽,不叫小羽子。”然而回答她的是无视。

    隔了一段时间,她又抗议道:“掌门太师祖,我叫顾轻羽,不叫小羽子,小羽子不好听。”玉昆真君给了她一个白痴的眼神。

    又过了段时间,顾轻羽道:“我不喜欢有人叫我小羽子。”当时玉昆真君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所以这次她打定主意,没听到,不过现在被抓进来了想装都装不了啦!不过她就是不喜欢被人叫小羽子:“我叫顾轻羽,你可以叫我小轻,小羽,但我不喜欢被人叫小羽子,这名字象太监。”

    “太监?太监是什么?”

    原谅玉昆真君不知道,他一出生就在修真世家,还真没听说过太监是什么。

    “就是凡俗界皇宫里被咔嚓了那个的男人,专门用来伺候皇帝和妃子的男人。”顾轻羽的在中空比划了下。

    玉昆俊脸明显一愣,然后隔空挥了顾轻羽一巴掌:“你个小丫头片子啊!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骂我是昏君。”

    说罢,生气的将桌上几枚玉简甩给顾轻羽道:“送到执法堂去。”

    “哦!”顾轻羽揉着脑袋接住火玉简,玉昆真君这一巴掌甩在头上有点痛,而且这不是第一次,她真怕她会得脑震荡。

    去各峰送各种玉简她常做不陌生,出了问虚殿左转,那里有一大片草坪,放养着一群灵鹤,这群灵鹤与凡俗界的丹顶鹤没什么区别,但养在灵气浓郁的修真界,却更通人性。这些饲养的灵鹤供不能御剑飞行的炼气期弟子在各峰间穿行乘坐,每乘坐飞行一次需一块下品灵石,但一只仙鹤一次能乘坐十人,分摊下来也就十个灵珠一次,不贵,所以很受炼气期弟子欢迎。

    不过顾轻羽去给各峰送玉简是公务,乘坐仙鹤不需要灵石。这是她在问虚殿当差最惬意的事,躺在宽大的鹤背上,抚摸着从身边飘过的白云,将虚天宗各峰美景尽收眼底,往往此时的她会掉一些: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样的豪言壮语来。

    然而这次她还没走出几步,便听到玉昆真君懒洋洋的说道:“这次去执法堂不得乘坐仙鹤。”

    “啊!”顾轻羽顿住脚步问道:“那我怎么去啊?我还不会御剑飞行呢。”

    “不要告诉我,你疾行诀都不会,两个时辰内回来。”

    玉昆真君的话不急不徐,却如一记闷棍敲在顾轻羽的心头。

    执事堂在明昭峰,距离凌云峰有好几百里路,平时乘坐着仙鹤一来一回也差不多要一个时辰,当然这其中包括她溜出去开小差的时间。

    不过再怎么说,好几百里的路让她宗疾行诀赶路,她不傻啊!是修士谁都知道用疾行诀赶路最消耗灵气,各峰间除了灵鹤乘坐,还有承重符纸鹤也可以乘坐,干嘛吃力不讨好用疾行诀。在凌云峰和明昭峰之间用疾行诀赶路,明天她准成傻子上虚天宗的头版头条。她垂死挣扎般的辩解道:“掌门太上师祖,您不是说过吗,一年之内我不能妄动灵气,否则……”

    “嘿嘿!”玉昆真君干笑两声道:“你吃的是本座给的上品小还丹,半年内突破炼气七层,达到炼气八层,怎么你还想说你伤重未愈,还是想把两个时辰压缩成一个半时辰。”

    “没有,弟子什么都没说。”顾轻羽转身便走,这玉昆真君可是一言九鼎,真让他说出一个半时辰,她真不要活了。

    迎面碰上玄同真君,匆匆行了一礼,道了声:“首座太师祖。”便出了问虚殿,全力施展疾行诀向凌云峰下奔去。

    “师弟又在压榨这小丫头。”玄同真君笑着打趣玉昆真君道。

    “师兄说笑了,这丫头有点象乌龟,凡事不逼到她头上,缩在壳里不爱动。”

    “这样不是很好吗?韬光养晦,在现阶段不就能避免很多必要麻烦。”玄同真君边说边在自已的座位上坐下。

    “话虽如此,但修士常避其锋芒就会失了锐气,所以得时常拉出来抽两鞭。而且师兄你看她的疾行诀,其精妙程度不亚于任何一种身法秘诀,不拉出去练练怎么进阶。”

    “是啊!是该拉出去练练。”玄同真君接过话若有所指的说道。

    “是啊!”玉昆真君附和。

    且不说两位真君在问虚殿的大殿上讨论怎么个拉出去练练。

    顾轻羽从凌云峰峰顶疾掠而下,惹得路上的修士纷纷侧目。

    “这是谁啊?这么没规矩,在凌云峰上使用疾行诀赶路,也不怕掌门知道,受到责罚。”这是修为低,没认出和不认识顾轻羽的人。

    而修为高认识顾轻羽的人道:“这不是那个一心想当炉鼎的顾轻羽吗?又在搞什么鬼,上次没做成掌门弟子,这回又想做谁的亲传弟子啦?”

    其中一个圆脸的女修看见她,追着她问:“顾师姐你这是干嘛。”这是顾轻羽的邻居,也是她在虚天宗交到的朋友之一,何媛媛。

    顾轻羽足尖点地,人贴着地面从她身边疾掠而过,只留下一句话在她耳边回荡:“去执法堂,送玉简。”

    送玉简?用疾行诀赶路?何媛媛整个人有点懵。

    冲出凌云峰,一路上对她指指点点的人更多,大家都看傻子似的看着她,她也不负所望,再度成为虚天宗“响当当”的人物。

    一口气冲上明昭峰,冲到执法堂门前,看守执法堂的弟子一伸手将她拦下:“什么人,胆敢乱闯执法堂,宗规处置。”

    处你个头啊!顾轻羽心中暗骂,扬了扬手中玉简道:“奉掌门之命,送玉简的。”

    “哦!原来是顾师妹啊!今天怎么不乘坐灵鹤,改用疾行诀了,这一路走得累吧!”

    顾轻羽这半年常往各峰送玉简,这些执法堂弟子自然认得她,看她傻里吧唧的,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顾轻羽翻了个白眼道:“我高兴,我愿意,怎么啦!”

    “没有,没有,师妹请。”执法堂弟子强忍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哼!咋输人不输阵,姐就是愿意。顾轻羽抬着头就进了执法堂,身后是忍俊不止的哄堂大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