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盛怒的玉昆真君

    玉昆真君皱了皱眉,这丫头怎么笑得傻兮兮的,莫不是被人夺了机缘心里不平衡,若为此事留下心魔就麻烦了,轻则修为停滞不前,重则身消道陨。

    他抬眼打量跪在地上的顾微羽,明眸皓齿,肌肤胜雪,即便在美女如云的修真界也是绝色的存在。但他更记得便是此女,因对着一剑峰三字顿悟,而入了明华师兄的眼,打算在门派小比后收为亲传弟子,宗门对于此类弟子也是另眼看待,暗地里也对他们都有关注,这名弟子平日里与人相处还算随和,只是今日却有点过。

    他不悦的扫了眼顾微羽,今日本是丹符器阵大考核报名的第一天,作为主办方的掌门,他自是要来说几句场面话,又因最近天虚城中修士暴增,所以他将神识覆盖在天虚城的每条大街小巷,这里发生的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分明是顾微羽强抢了小羽子的机缘,明华师兄在大庭广众之下收她微徒,分明是在向天下修士昭告,此女由她护着,摆明了欺负小羽子无人相护。

    哼哼!明华师兄你居然护着此女,这次不让你掏点老底出来,他这几百年的掌门就白当了。

    玉昆真君露出个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不相熟的人,只道玉昆真君和蔼可亲,明华真君却不由得哆嗦了下:他家师弟这是又要算计谁了?那个倒霉鬼不知道认不认识。

    “恭喜师兄喜得佳徒。”玉昆真君走到明华真君跟前恭喜道。

    明华真君抽抽嘴角,他怎么觉得玉昆真君不是跟他来道喜,而是跟他来算账的。

    “微羽,过来见过你掌门师叔。”明华真君甩甩头将这奇怪的想法抛到脑后,招呼顾微羽过来见礼。

    “不用多礼。”玉昆真君摆摆手,阻止顾微羽向他行礼:“师侄年纪轻轻便是炼气八层的修为,真是后生可畏啊!今日送师叔我一份大礼,更是让师叔我受宠若惊啊!”

    “师弟……”明华真君脸色微变,他听出玉昆真君的不悦是冲着他新收的弟子去的。

    他只从情形上判断出顾微羽得了异宝,其中的经过他不知道,但几百年相处下来,他知道玉昆真君动怒了。

    他听到玉昆真君缓缓说道:“天虚城建城万年,试问谁人敢在城中撒野,你倒好,目无宗规胆大妄为,肆意在城中斗法,是不是嫌本座这个掌门做的不够格,想要给虚天宗换个掌门。”

    玉昆真君的话音不高,脸上甚至还带着淡淡的微笑,但这么大顶帽子扣下去压得顾微羽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但漆黑的眸子深沉得宛如一片海,她不信,玉昆真君会不知道她根本没动用过灵力。

    “掌门太师祖,顾师姐根本没有动用灵气斗法,是我一时糊涂,才动用了灵力。这一切与顾师姐无关,掌门太师祖要罚便罚我。”季思聪也急忙跪倒在地,急切的为顾微羽辩解。

    “师弟。”明华真君也同时再叫了一声,若真在大庭广众就处罚了他新收的弟子,他这个新任师尊就有点颜面无光。

    “叶掌门,算了,都是小娃娃闹着玩。”一旁的一道宗振源真君也劝解道,因是玉昆真君姓叶,所以他称呼玉昆真君为叶掌门。

    “振源道友说得是,但所谓没有规矩难成方圆,天虚城万年来的规矩不应毁在我手里。”玉昆真君正色道,他低头看向顾微羽:“本座知你不服,但这是在天虚城大街上,不是论断是非的执法堂,子轩将他们带回执法堂,稍后本座自会给他们一个公道。”

    “是,师尊。”慕容子轩拱手一礼,然后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顾微羽,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别看师尊身为掌门,却很少对弟子们发怒,今日师尊却明显已是盛怒,看来微羽今日所做之事,定是触及师尊的底线。

    “走吧。”慕容子轩祭出飞剑招呼跪在地上的两人。

    顾轻羽麻利的站到慕容子轩飞剑上,而其它两位也分别站到筑基修士的飞剑上,这一路回虚天宗,有元婴修士相随,倒不用担心有修士打抢劫异宝的心思。

    “小羽,不用太纠结,机缘这种事,有时候得到并不代表修真从此便是坦途,失去也并不代表从此寸步难行,修真界的机缘往往祸福相依,并不是得到的越来越,修真的道路走得越远,能得到最适合自已的机缘就好。不过既然是明华那老小子的徒弟抢了你机缘,本座也要让明华那老小子掏几件老底给你。”

    玉昆真君的声音远远传入顾轻羽的识海,顾轻羽一瞬间有泪奔的冲动,最主要的是,玉昆真君这次终于没再叫她小羽子。

    …………

    明昭峰执法堂,这个顾轻羽隔三岔五来一次的地方,今日的气氛就显得有点紧张。

    处理完天虚城琐事的玉昆真君端坐在正中一把太师椅上,玄同真君,明华真君和执法堂的度衡真君分别坐在四余几把太师椅上。

    顾轻羽,顾微羽和季思聪就站在堂中,等待着众位真君的宣判。

    “顾微羽,你是否觉得本座冤枉了你?”玉昆真君首先开口。

    “弟子不敢。”在这么多的元婴面前,顾微羽即便有再多的不情愿,她都不得不低头。

    “我知道你不服,那本座便细数你的几条违反宗规的事实。”玉昆真君扫了她一眼道:“一:宗门规定。弟子间不得私斗,有恩怨在演武场解决。二:就因为你的私自出手,才会触动异宝,引来异象,这比私自斗法引来的恶劣后果有过之而无不及。三:为了一已之私,不顾同门之谊,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抢异宝,置宗门利益于何地。这几条,本座可有说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