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你不懂

    顾轻羽晃荡着双腿,坐在问虚殿广场边上的一块巨石上。从这里看出去,虚天宗的群峰掩映在茫茫的云海中若隐若现,与电视剧中的仙山福地如出一辙,美不胜收。

    心情大好的玉昆真君在天虚宗群峰之间溜达了一圈,回来便看到坐在巨石上的顾轻羽。

    他有点奇怪,这个小丫头这个时候怎么在他这里。一抬步,他便已坐到顾是羽的身旁:“小羽子,你不在你的小石屋里数你的宝贝,怎么到本座这里来了?还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怎么宝贝不喜欢?可在执法堂的时候本座见你还蛮开心的啊?”

    唉!顾轻羽掏出个储物袋扔给他:“谢谢你!掌门太师祖。”

    少女的眼睛清澈明亮,带着诚挚的感激。

    玉昆真君的心微微一动,神识在储物袋中一扫,他诧异的问:“你不要?”

    要,顾轻羽很想这样答,可女主的东西不好拿,每次她都要付出半条命的代价才能抢到一点点,那怕这东西最后不属于女主,天道也吝啬的不肯给她,只是这储物袋里的东西虽好,但还不值得她用半条命去换。

    她叹口气:“掌门太师祖不是常说,修士间最忌讳因果牵扯吗,所以我不要。”

    顾轻羽知道自已这话有多假就有多假,她跟顾微羽之间的因果还少吗!只不过她是不想接而以。

    “言不由衷。再说原本是你先得到那块异宝,他们给你赔偿也是因该的。”

    “不是的。”顾轻羽轻轻摇头:“你不懂。”

    玉昆真君只觉得一口老血堵在嗓子眼里,随时有喷出来的可能,他一个活了一千多年的看怪物居然被一个十几岁的黄毛丫头嫌弃不懂,他真想一巴掌把她拍飞了算了。

    “那你在执法堂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那是因为看到顾微羽吃瘪她真的很开心,更因为……

    她抬眸望向玉昆真君,眸子里带着孺子的真挚:“谢谢你太师祖,谢谢你无条件的维护,谢谢你让我想起了我爸。”

    “你爸?”

    “嗯!就是父亲的意思。”

    这个世界上没有爸这一称呼,但这个世界有一个名为父亲的渣爹,她不想把她爸和渣爹混淆,那怕玉昆真君有疑心也不在乎。

    “哦!这个称呼倒是新鲜。”玉昆真君倒是没在意,父亲或爹是这个大陆的通用称呼,但也有一些地方或家族对父亲,母亲有特定的称呼,没什么好奇怪。

    他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壶酒,自斟自饮的问道:“你在执法堂收这堆东西的时候,见你收得挺愉快,本座以为你喜欢。”

    元婴真君喝的酒灵气太充沛,顾轻羽喝不了,她从自已的储物袋中也摸出一葫芦,仰天喝了口。

    这酒是她从坊市购买而来,灵气虽不咋的,但口感还不错。她砸巴一下嘴巴道:“你玩的那么开心,我不配合一下,你岂不扫兴。”

    玉昆真君微微一愣,那场合如果顾轻羽直接说不要这堆东西,他可真是颜面扫地,白忙活一场不说,还真有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真不要?本座可见你看见对木灵精时两眼放光。”

    “呵呵!”顾轻羽苦笑两声:“精石我真的很需要,但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爸常跟我们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不管是熙熙也好,攘攘也吧,都应遵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一条。太师祖若觉得可以的话能否将木灵精赊给我,我分期付灵石还给你?”

    上一世的父母对她教育的相当成功,不是她清高,也不是她不爱财,她虽在努力适应这个世界,杀人,夺储物袋,抢机缘,她每样都做,但有些思想已根深蒂固,一时半会却是很难通通改变,她修真修道只想随心而为。

    玉昆真君愣愣的盯着手中的酒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句话在他的识海里飞舞盘旋。

    他执掌虚天宗,汲汲营营几百年,为了自已,为了宗门没少算计别人,没少算计其它宗门,有时明明觉得很违心却从没想过是否因该放弃,熙熙攘攘为利了几百年,早忘了最初修真的本心。初踏仙道时的本心是什么,是上天入地任我逍遥。

    玉昆真君只觉得三百多年无法突破的的元婴后期壁垒有了丝微的松动,只要闭关一段时间,相信就能突破至元婴后期。

    他起身一步跨下巨石,立定在广场中央,晚风吹得他的道袍猎猎作响。

    “顾轻羽。”

    “啊?”顾轻羽微微一愣,从她上凌云峰起,除了第一天玉昆真君询问她名字时才叫过她全名外,今天是第二次,而且这次玉昆真君叫得好严肃,总觉得有点事会发生。

    “你可愿拜我为师?”

    “啊?”顾轻羽彻底懵了,这馅饼好大,砸得她有点晕乎乎的。

    玉昆真君嘴角抽抽,能被他玉昆收徒弟,不是该欢天喜地的纳头便拜,有她这么傻愣愣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呆愣了几秒,顾轻羽滋溜从巨石上溜了下来站到玉昆真君面前,晶亮的双眸锁定玉昆真君道:“太师祖要收我为徒?”

    玉昆真君抚额,他造什么孽了,居然会相中这小丫头为自已徒弟,但点头道了声嗯!

    顾轻羽的脸上浮现一丝犹豫和挣扎,紫韵师尊在玉简的最后嘱咐她,散修的日子很苦很难,如何可以她希望她能找个象样点宗门,然后拜个好师父,好好的努力修炼。可玉昆真君太护短,她怕……

    她晶亮的眸子里有担忧闪过:“太师祖,在拜你为师前,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玉昆真君额前的青筋暴跳,若不是看在刚才助他突破的机缘上,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拍成肉饼,堂堂元婴真君收徒,倒象是在求她。

    “说。”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如果在这以后的二十年里,你发现我突然死了,我要你答应我,别去找我死亡的原因,也别问谁是凶手,就当从未收过我这徒弟。”

    这是什么要求,玉昆真君都有些糊涂了,她死了别给她报仇,他玉昆是胆小怕事之辈吗,徒弟死了还要当不知道,而且她怎么知道她会死?

    他眸色深沉的盯顾轻羽道:“二十年后你会死,是谁告诉你的?”

    “我只是假设,太师祖只要答应就好。”

    顾轻羽的眼神也暗淡了几分,她也不想死,但二十年后的死劫闯不闯得过还另说,她不想玉昆真君被牵扯进来。但刚才玉昆真君好像顿悟了,她虽不知玉昆真君为何顿悟,直觉告诉她,这场顿悟与她有关,所以不论她拜不拜玉昆真君为师,凭着这场顿悟,凭着玉昆真君护短的脾性,定会找顾微羽的麻烦。

    而现实中与女主斗的人往往不得好死。

    “如果我不答应呢?”玉昆真君恨得想把顾轻羽掐死,太小看他了,他是贪生怕死之辈吗?若真能突破元婴后期,放眼现今的修真界,除了不出世的化神真尊,他需要怕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