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心魔一战

    密集的叮叮当当撞击声过后,两条白色身影从剑气中显现出来。

    第一招,两人居然谁都没有留手,这一战,生与死都关乎着蜕变。

    剑拔弩张的气氛里,明晃晃的杀意弥漫在擂台之上。

    好强!果然不愧为女主。顾轻羽由衷的在心里为顾微羽点了个赞。

    果然变了!顾微羽微眯着眼:音修果然名不虚传,所以得趁现在,趁她还没有成长起来,就报了此仇。

    浓烈的杀气透出她的身体,几乎在她周身几乎化成一层实质。

    如此杀气,就连炼气低阶弟子都察觉到了,他们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师兄?”孟如馨惊得连忙回首询问。

    顾轻羽是音修已让她意外,现在顾微羽要杀她,让她更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们不是亲姐妹吗?可怎么看,她们都怎么像是仇家,而且还是仇深似海的哪一种。

    她的身后坐着三位师兄,穆简行早已将唇边一贯的微笑已收起。

    慕容子轩眼神暗淡,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这两人他谁都不希望出事。

    赵飞扬伸手拍拍孟如馨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有师尊在。”

    主持台上,除了闻喜真君,其它几位元婴真君面面相觑,这得有多大的仇恨,杀气才能实质化。

    明华真君眼里的担忧忙得都快要溢出来了,如此浓烈的杀气,若不化去,必成心魔。

    玄同真君更加头疼,这位才多大,这杀气却浓烈的仿佛积累了几世。而另一位,面对如此杀气却寸步不让,执著的如同一棵扎根的山石里的青松,任你狂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

    头疼啊头疼,这两位都是宗门中不可多得的弟子,她们中有任何一位出事,对虚天宗来说都是种损失,偏偏这时候若将她们强行分开,心魔将终生与她们为伴,心魔若不除,与杀了她们无异,所以现在只能等,等恰当的时机出现。

    擂台下众人焦急万分,却丝毫没有影响的擂台上两人。

    灰色的剑气带着洪荒之力,以催腐拉朽之势纵横在天地间。

    灰色的剑气之间,红绿相间的剑气宛如风浪中的一叶扁舟,随着风浪起起伏伏,仿佛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但也是这样一叶扁舟,乘风破浪,无所畏惧。

    风浪中的斩浊陡然一停,顾微羽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双手快速的结印,没入斩浊中,同时清喝一声:“清浊开。”

    清气升,浊气降。

    天地仿佛是一卷裂帛,明晃晃的被切割成两半。

    琴声铮鸣,剑气回旋,雪白纤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有条不紊地跳跃着,一个个音符化作一道道剑气。

    “剑舞九千”

    漫天的脸气如银河倒挂,带着奔雷的气势,冲刷而下。

    两股带灵气悍然在擂台中央轰然相撞。

    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震得擂台周围的禁制,荡起一圈圈涟漪。

    顾轻羽只觉得自己正被一双大手无情的撕扯着,她随时都有可能被拆卸成七零八落的零件。

    痛,与不甘相互交织着,所有的努力真的只能到此为止吗?

    她终究还是有点不甘,她的心底有最深处的愿望,终究还是没能实现,如果可以,她真好想再回去看看。

    凤栖仿佛感应到了她的心声,低低自鸣。

    顾轻羽将手搭在凤栖上,这一路她们相伴相知,唯一来不及做到相交。

    蓦然,琴声大作,一只凤凰的虚影在她识海里成形。

    顾轻羽双手抚上琴弦,同时喝道:“去”

    铮铮的琴音伴随着凤鸣,响彻云霄。

    一只全身燃烧着火焰的凤凰,伴随着琴音冲向顾微羽。

    斩浊微微震颤,他撕不开这剑气汇成的河流。

    顾微羽觉得自己就快要成为一只千疮百孔的筛子,屈辱在她心底蔓延,这一世她发誓要改天逆命,然而,这一步还没踏出去,便要陨落吗?

    不,决不。

    她一把抓过斩浊,直直的刺了出去。

    “斩浊”

    她大声的叫着剑,乳白色浑圆的混沌,在剑气中凝聚成型,迎着火凤冲了上去。

    “剑意!琴魂!”

    这一刻,玄同真君再也坐不住了,在主持台上来回踱步,如果可以,下一秒,他立马将她们分开。

    那些与她们交过手的炼气弟子到了刻才纷纷醒悟,这才是她们真正的实力。

    那位侥幸赢了顾轻羽弟子,此刻觉得有点心虚,他不知道对上此刻全力以赴的顾轻羽,自己能不能撑过半个时辰,都是疑问。

    闪烁的灵光中,混沌和火凤厮杀在半空,擂台上两人齐齐后退几步。

    顾微羽手中灵诀一引,再度喝道:“起”

    擂台中央还未散去的灵光,顿是消失不见。

    “小七杀阵!”赵飞扬不由得惊呼出声。

    七杀阵,八品阵法,是上古流传至今的仅有的七大阵法之一,其威力惊人。

    小七杀阵是根据七杀阵演变而来,虽然经过简易和缩小化,威力远不如八品七杀阵,但小七杀阵也要是三品阵法,杀死一个炼气期修士绰绰有余

    经赵飞扬这么一解说,他身边这几人都将心提到嗓子眼里,暗暗为顾轻羽捏了一把汗。

    顾轻羽只觉得眼前一暗,擂台和顾微羽同时消失在她眼前,重重的暗影里杀机四伏。

    这是阵法!

    好快的身手!好缜密的心思!居然在她没察觉的情况下,已布好阵法。

    她不懂阵法,但紫韵师尊说过,不管是何种阵法,都有一条最直接的破阵方法,那就是暴力破之。

    只要你实力足够,任何阵法都只是摆设。

    她知道,以她自身现在的实力,一定破不了顾微羽刻意为她布下的阵法,所以她也得借助外力。

    她一手抚琴,一手画符,一个个符文漂浮在空中,然后迅速的组成了一副奇怪的图案。

    “符文成阵,那是三品爆炎符组成的符文成阵。”

    修习符道的筑基弟子忍不住叫出了声。

    妖孽啊!擂台上两人标准都是妖孽啊!以炼气修为居然参悟了三品阵法和三品符菉,并突破了符道里最难的符文成阵。

    顾轻羽手一挥,符文成阵贴附在阵法上,同时丝帕状的上品防御宝器护住全身。

    做完这些,指尖灵力一点符文成阵。

    轰,灵气如煮沸的开水,开始沸腾。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