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筑基

    黑暗一点点褪去,意识回归,疼痛感瞬间传遍全身,经脉和丹田正被强行灌入体内的灵气一点一点的拓宽,直至再也无法拓宽一寸。

    然而灵气却并没有因为经脉和丹田停止停止拓宽而停止涌入身体,甚至小界还打开了一扇绿色的小门,更多更大量精纯灵气冲入经脉,归入丹田。

    急剧的疼痛迫使她不得不加快了《琴心》的运转,挤压着丹田内的灵气。

    《琴心》就象是一台高速运转的打桩机,每运行一周就将丹田内的灵气夯实几分。

    然而丹田内只要被挤压出一丝空间,就又有新的灵气快速补充进去。

    所以挤压的工作一刻都不能停,灵气在压缩和填补中反复进行,灵气的密度也越来越紧密。

    《琴心》不知道运转了多少周天后,丹田内的灵气终于由量变引发质变,被夯实的如同压缩饼干似的灵气,慢慢的化为一滴金色的水滴,像春雨一般落入他的丹田。

    灵气化液,筑基跨出第一步。

    有了第一颗液化的灵气,接下来就容易得多了,压缩灵气化出灵液,两颗三颗……直至液化的灵气将经脉丹田填满,外界的灵气停止涌入体内,小界也缓缓地关上了门,停止了旋转,筑基已成。

    顾轻羽张开眼,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她与顾微羽盘膝坐在一个隔绝阵中,隔绝阵的正中堆放着一堆小山般的中品灵石废渣。

    不用问,这是这些灵石里的灵气,肯定被她们两个吸入体内,化为灵液。

    筑个基竟然如此败家!顾轻羽眼皮跳跳,觉得肉痛,心痛,全身痛。

    原谅她只是个屌丝,不是个豪,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多钱。

    而同一时间挣开眼的顾微羽,同样也抽了抽嘴角,觉得好亏,如果直接在空间至宝里筑基,而不是空间至宝将灵气送入她经脉,那需要浪费这么灵石。

    原谅她虽然腰缠万贯,但她现金不多。

    原本在阵法外闭目打坐的明华真君仿佛知道她们筑基已成,睁开双眼看了阵法一眼,一挥手将整和隔绝阵撤掉。

    “多谢师尊(伯)为我护法。”真正两人急忙起身向他行礼道。

    然而两人话音未落,三人的目光齐齐被天上的异象吸引了去。

    一撤出隔绝阵,她们的气息就被天地感知,厚厚七彩的云霞从她们的头顶一里一里的向外铺展开来,犹如一幅慢慢打开的锦缎。

    这是筑基天象,每一位筑基成功的修士都有,本没有什么稀奇。

    然而,当七彩云霞铺陈了五里,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时,就引来了众人的驻足观看。

    “快看,六里了,马上七里啦!”

    “这是谁在筑基啊?八里云霞了,还没停下。”

    “想当初虚天宗的穆简行筑基和一道宗的莫随风筑基时十里云霞,轰动整个天远大陆,今日以这云霞铺陈速度来看,因该也能达到十里。”

    “谁说的?都十里了还没停下。”

    片刻后,终于有人跳起叫道:“停下了!停下了!十二里云霞,居然是十二里云霞!这资质得多逆天,才能达到十二里云霞!”

    一时间,目力所及云霞的大街小巷内,是修士,都在打听是谁人在筑基,那羡慕和崇拜的语气溢于言表。

    然而半天后,就传出了嗤笑声:“两人一起筑基啊,叠加在一起的云霞才十二里!每人只有六里,这资质也一般般啊!”

    霎时间大街小巷立马恢复平静,再无人谈论这件事。

    大街小巷里上演的这一幕,问虚山上的众人自然不会知晓。

    在问虚山的后山,一座偏远的小峰上,黑色的火苗隐在山石阴隐里,他小小的火苗不停晃动着。

    “尊者,怎么看?”山羊胡子问道。

    火苗晃了晃道:“两个人筑基,十二里云霞,看来那些苟延残喘的老家伙还是不死心,搞出这欲盖弥彰的一幕。”

    “那以尊者之意,她们两个,谁是?是那个琴剑门的小丫头吗?还是那个五灵根?”

    “琴剑门那个小丫头若是,也只能是守护者,而不是执行者,本源只能在执行者身上。”

    “是,尊者!那时不是先把那个琴剑门小丫头……”山羊胡子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急,暂时不动她们这两个小丫头,你都得盯紧一点,她两之间必有一个。”

    “是。”山羊胡子再度躬身礼道:“尊者,有没有可能两个都是?”

    “不会。”黑色火苗非常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山羊胡子很想问出来,可惜没敢问,黑色火苗不说的事,他若胡乱打听,必会受到重罚。

    这里的一幕,问虚广场上的人同样也不知道。

    顾轻羽看着铺陈十二里的云霞,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好巧!

    她不记得从哪篇网文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因为觉得有理,所以印象深刻:世上没有太多的巧合,绝大多数的巧合都有人为的因素存在。

    所以她和顾微羽真的是好巧?不过谁又有这么大的能力,摆出如此大手笔的巧合。

    她抬头望向天空,湛蓝的天空被七彩云霞遮挡,成群的灵雀在云霞下翩翩飞舞,场面蔚为壮观。

    原著中,女主筑基时的云霞铺成十二里,灵雀翩舞,被天元大陆的众修士津津乐道,后来若干年以后,被有些修士编撰成小说话本中的一幕。

    两人的筑基天相,纠缠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哪一片云彩是谁的。

    不过经过一战,她已不再需要七彩云霞来证明些什么,但是她有种的直觉,重叠在一起七彩云霞仿佛在遮掩着什么。可究竟遮掩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只是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强烈,同一时间开始筑基,同一时间筑基成功,同一时间出关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巧合。

    如果真如小说里说的那样,所有的巧合都有人为因素,那么能做到这一切的,只能是传说中灵界或灵界以上的人所为。人

    如果是那么他们的目的呢?动机呢?他们要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她脑海里,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像装着一罐浆糊像,搅得她头嗡嗡的痛疼。

    她自嘲地想:最近不爱动脑的懒毛病,改变了许多,有事没事,总爱想想为什么,如果妈妈知道一定会开心死。

    十几息后,七彩云霞散去,灵雀化作点点灵光雨,没入问虚广场上观看筑基天象的炼气弟子身体内,标志着筑基正式结束。

    一群前来分享灵光雨的炼气弟子纷纷上前给她两道贺,直至相熟的几个好友都祝贺完之后,明华真君才道:“走吧,去趟执法堂。”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