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来场比赛

    被天然结界笼罩的墓地只有黑夜,没有白昼,无尽的黑暗,使得整个墓地充斥阴冷颓败的气息。

    对于修士和妖兽而言,这样的环境对他们造不成一丁点的伤害,但只要是正常的人和兽,都不喜欢在这种地方久呆。

    算算时间,从被漩涡把他的吸入墓地时开始计算,他们在墓地里差不多呆了两天,时间虽不长,但分赃工作一结束,就默契的朝着墓地深处走去。

    火浣墓地的占地面积很广,反正以顾轻羽筑基大圆满的神识强度没有一下子看到红叶谷谷主口中所谓的泛着红光的中心区域。

    虽知红叶谷谷主在有求于他们的情况下不会加害他们,但这墓地万儿八千年的没有活人来过,谁知道会不会衍生出什么稀奇古怪的物种来,关于这点,恐怕身为主人的红叶谷谷主也不敢肯定墓地里绝对没有这种稀奇古怪的那种。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放开神识查探着四周,小心翼翼的前行,寂静的墓地里便时不时传出骨头断裂的咔嚓声,显得诡异异常。

    走在前头的白真突然停下脚步同乐,捅了捅身后的顾轻羽,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堆白骨道:“妹子,你看。”

    不远处的那堆白骨上,生长着一丛白色的小花。

    是骨生花,与角冬果,不死草是炼制疗伤圣药塑脉丹最主要的三大灵材。

    角冬果若机缘巧合之下,还能在修真界寻觅到一两枚,但骨生花和不死草的最佳生长地在冥界,这也是原著中女主为救男主独闯冥界的真正原因。

    火浣的墓地被天然结界所笼罩,与外界隔绝,使得这一方堆满了火浣尸体的小天地,阴气越来越盛,再加上成堆的白骨,倒是有点象冥界的氛围,倒是具备了生长出骨生花这样的阴性灵植来。

    顾轻羽觉得自己的运气好到了爆,一朵骨生花价值几十万中品灵石不是神话,一丛骨生花共六朵,刚刚好,一人三朵,卖一朵给宗门,不但清了债务,还有盈余,这日子好得简直没话说。

    她轻轻挥动袖炮,灵气象微风拂过白色的花朵,将其拢入袖袍之中,交给不肯进灵兽袋赖在她袖袍中睡觉的飞机,装进玉盒,贴上封禁符,然后再偷偷的转移入储物手镯中。

    没办法人修的储物袋和储物手镯都属于死物,灵植直接放入其中,会使得灵植上的灵气流失,从而降低灵植的药效。而妖兽的储物囊属于身体的一部分,灵气在体内流转时,将储物囊完全封闭,被装入储物囊的灵植根本不用担心灵气会流失的问题。

    所以为了掩饰人修的身份,将灵植装进玉盒的工作,只能偷偷摸摸的做。

    不过,今天最开心的非飞机莫属,跟了主人这么久,主人啥都好,就是穷了点,今天却让她一次吃了个饱。

    她坐在顾轻羽的袖炮里,晃荡着小爪子,用短小肉翅将一株株灵植分类装进玉盒,顺便将自己喜欢吃的灵植扒拉进嘴里。

    三朵骨生花飞进来的时候,刚好砸在她的小脑袋上,吞咽了一半的灵草,顿时卡在喉咙里,噎得她直翻白眼。

    “白痴!”识海里的小界忍无可忍的骂了句。

    同时白真看着手中的三朵白花也有点懵,无论是妖兽还是神兽,天生就有辨认灵植的本领,可这三朵小白花他实在没看出来有什么用途,当初指给顾轻羽看,只是觉得长在骨头上的花有点特别而已,不过顾轻羽既然把它采摘了下来,那他一定知道这话的用途,于是他问:“妹子,这是什么灵花啊?”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伴随着嗡嗡的轰鸣声,四周腾起一大片黑雾。

    别看一群人,妖,器各自表情丰富,其实从摘取骨生花,到四周腾起黑雾,只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从未放弃过警惕的顾轻羽和白真,瞬间将灵气透出体外,形成两个灵气罩,护住自己。

    耳畔中只听见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和掉落声,那是成千上万只拇指般大小的黑色飞虫,透明的翅膀上下挥舞着,愤愤的撞击在灵气罩上

    他们没有眼睛,却有一排闪着森森寒光的锋利尖牙,从这些锋利的牙齿里,不断有粘稠的液体喷射出来,粘在她们的灵气罩上。

    “四阶阴蚀虫。”顾轻羽挑眉,饶有兴趣地说道。

    阴蚀虫出现在墓地中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些虫子居然都已经四阶啦!

    在《奇虫榜》上,阴蚀虫排名第八十五位,它除了有着坚硬的在壳外,它的唾液既有超强的腐蚀性,战斗力不强,不属于超级厉害的虫子。但《奇虫榜》开篇就提到,异虫为天地间修炼进阶最慢的一个物种,修为上千年都不得有所寸进,那是最平常不过的事。

    这里的阴蚀虫已经四阶,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一,时间够久,火浣这个族群上古时期便已存在。

    二,墓地里有异宝,有可能和聚云石有关。

    凝聚生机的石头,顾轻羽表示很感兴趣,眼里渐渐涌上期待的兴奋,不过,有人却比他更兴奋。

    “妹子,快看快看,这些四阶的阴蚀虫好厉害,只吐了一口唾液,便将我们的灵气罩腐蚀剩了薄薄的一层。妹子,要不咱们来场比赛,看谁先冲出阴蚀虫的领地。”

    兴奋在他的桃花眼流转,好战的因子在他体内急剧的膨胀,俊美无俦的脸上神采奕奕,使得围绕在他四围的阴冷颓败的气息消失殆尽。

    顾轻羽弯唇一笑,也不答白真的话,琴声叮叮,小巧的剑雨便如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趁着阴蚀虫张嘴喷射粘液时,冲进它们的嘴里,穿过它们的身体。

    只不过几息时间,顾轻羽的面前已清出一条路来,她足尖一点地,十指轻快的琴弦上跳动着,融入剑雨中。

    好!白真暗赞一声,狐骨扇挥洒间,飓风旋转着冲开挡道的阴蚀虫,在噼里啪啦的掉落声中,他往前一蹿,便已追上了顾轻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