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万物,但凡不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都懂得抱团取暖的含义。受到攻击的阴蚀虫哗啦啦的后退,汇聚成三大阵营,拦住他们的去路。

    透明的翅膀急促上下飞舞盘旋,搅动着墓穴里死寂的空气形成风,围着他们一圈又一圈的旋转起来。

    风将每一只阴蚀虫的唾液汇聚到一起,散发着腥臭味的唾液汇聚一面水墙,带着超强的腐蚀性向他们包抄过来。

    到了这一刻,好战如白真也知道这不是一争高下的时候,他迅速的向顾轻羽靠拢。

    “闯出去。”他的声音里已带了丝急躁,他很清楚,若被这堵水墙围困住,他将被腐蚀的骨头渣都不剩。

    “好。”简短的一个字,琴声已如疾风暴雨般响起,燃烧在赤红色火焰里的赤羽鸟鸣叫一声冲向水墙。

    水墙崩溃的瞬间,赤羽鸟也瞬间耷拉下了双翅。

    琴声一滞,赤羽鸟散去,裹挟着满身寒芒的白狐已补了上来。

    好强的腐蚀性,一照面,就腐蚀掉了她丹田内一半的灵气,往嘴里丢了几颗补气丹,小界也已打开了那扇绿色的小门。

    她身形一晃,跟上迎上阴蚀虫第二面水墙的白狐,神识中,阴蚀虫的第三面水墙也已快成型。

    伸手搭上储物手镯,糟了,那天为了阻挡大族老的追杀,甩掉了好多爆炎符,这几天跟白真呆在一起,没敢补充爆炎符,现在身上的爆炎符已不多,如果按部就班的往前闯,肯定闯不出阴蚀虫的领地。

    “一起上。”白狐焕散的瞬间,她低声吩咐道。

    “嗯。”白真也意识到按部就班闯不出阴蚀虫的领地。

    狐骨扇飞旋,涣散的白狐在度凝聚成形,琴声婉转,精纯的木火灵气眨眼间转化成冷冽的冰灵气,融入白狐的虚影,虚影猛然暴涨一倍,白狐长啸一声,在爆炎符炸开第三面水墙的瞬间冲入阴蚀虫群。

    冷冽冰芒如天女散花般爆炸开来,井然有序的阴蚀虫顿时炸开了锅。

    就趁这个时候。

    两人如两道旋风刮过杂乱无序的阴蚀虫,等到阴蚀虫再度形成有序的规模时,两人已消失在它们的领地内。

    冲出阴蚀虫领地的两人还没缓过气来,便看到一只火浣飘飘荡荡的向他们飘了过。

    两人戒备着急步让过,一阵阴冷森寒拂过两人,两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而这只飘过他们的火浣却仿佛根本没看到他们,飘飘荡荡的飘远了。

    阴魂,居然是阴魂!火浣的墓地到底存在了多少年,连阴魂都生成了。

    所谓阴魂,一般只存在于年代久远,阴气大盛的墓穴里,它们由死者的执着的残念和浓郁的阴气外加死气凝聚成形。

    它们没有实体,不会自主修炼,但它们一旦成型,便拥有了死者生前一半的修为,它们也不会思考,也不理周围的事与物,只沉浸在执念中神神叨叨。

    若说阴魂无害,那也行,因为它不会使用法术攻击任何事与物,顾轻羽和白真觉得面对阴魂,他们的压力好小,只要小心避开无意识的它们就行。

    然而越进入墓地深处,她们的脸色越苦逼

    墓地随处飘荡的阴魂越来越多,其修为从四阶到七阶应有尽有。最主要的是,它们大都是沉浸在愤怒情绪里,嘴里骂骂咧咧的,时不时甩出一两个威力惊人的法术,仿佛一人正在与人殊死搏斗。

    它们的修为货真价实,法术的威力也与修为一样货真价实。

    而最要命的是,这些阴魂是打不死的小强,这些阴魂的法术漫无目的的乱扔,随意的碰撞着绽开出绚烂的光芒,法力的余波将一个个震散,化作阴气和死气,然而只需十几息,它们一个个又重新凝聚成形。

    起初的他们在这些法术中左挡右突,狼狈异常,渐渐的他们摸索出了一点门道来。

    比如说现在他们一听到:“天魔,纳命来。”这句经典台词,

    两人立马条件反射般地扑倒在地,迅速的共同撑起厚厚的防御灵气罩,这动作最近做的实在太多,其动作就显得干净利落,整齐划一。

    耳畔中威力惊人的法术,呼啸着从他的头顶飞掠过,然后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玉林一道法术相遇。

    轰的一声,法术在漆黑的墓地里如烟花般绽放,防御灵气罩剧烈的摇晃着,轻轻地发出碎裂的咔嚓声,透明的防御灵气罩如受到重创的汽车挡风玻璃瞬间布满了细小的裂纹

    两人瞬间同时跳起来,向前发足狂奔,然而,只不过片刻,经典的台词再度响起:“竖子尔敢!”两人只得再度扑到撑起防护罩。

    “呸。”白真忍不住重重地啐了一口:“这叫什么事,躲躲藏藏简直憋屈死了。”

    “那你冲出去硬闯呀。”顾轻羽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呵呵!那就算了吧,没打不死它们前,我早累死了。而且它们中还有好几只七阶阴魂。”

    说话间,防御罩再度出现裂缝,两人跳起来往前窜去。等到再度趴在地上时,顾轻羽接着刚才的话题问道:“七阶的阴魂生前的得多高的修为啊!”

    “最起码是十阶以上的大妖。”

    “而且它们跟你一样都是好战分子,死都不肯放下打架的执念。”

    “打架有什么不好!最起码能提升实力。”

    “呵呵!你小心被人剥了狐狸皮。”

    “你乌鸦嘴。”

    “呵呵!诶,知道天魔是谁吗?”

    “不知道,也许是魔修吧!”

    “哦……”

    两人机械的躲避着阴魂的法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向着黑暗中唯一的光亮前进。

    当两人都开始对时间麻木的时候,终于踏入了光圈的范围,那些看似随意飘荡的阴魂居然没有一只飘进光圈内,但两人齐齐的松了口气。

    极度的疲倦涌上心头,但谁都没敢放松警惕,在这黑暗墓穴里的唯一光圈里,同样充斥着应阴气和死气,不适合他们在这里修炼恢复。

    两人各自服下丹药和灵草,稍作调整,便匆匆的相交光圈里唯一的发光源走去,然而才走了几步,便双双顿住了脚步。

    光圈内的发光源来自一个木盆大小的火山口,赤红色的岩浆在木盆大小的火山口中不停的上下翻涌,形成一朵盛开的火莲精纯的火灵气,源源不断地输入躺在火莲中央一块男子手掌般大小,软糯糯的状如水果懂冻的暗红色琥珀石中,这应该便是那块聚云石。

    暗红色的琥珀石中躺着一个指甲盖大小,全身闪耀着赤金色光芒的小人。

    “火系灵种!”

    识海中,顾轻羽和小界齐齐惊叫出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