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中顾微羽是在什么时候得到火系灵种的呢?

    顾轻羽细细想了下,好像那时顾微羽已经化神,而开启飞升通道的五百年大限已经迫在眉睫,整个修真界的人,妖,魔空前绝后的团结,所有人都在为无法集齐五系灵种而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火系灵种便出现了。

    那是由一位化神修士交到顾微羽手中的,化神修士姓甚名谁,顾轻羽表示,对于路人甲乙丙丁,她向来记不住。

    不过原著对火系灵种当时的描述,她还点模糊印象的,原著将火系灵种描述成一个红色的小不点,相对于一直被顾微羽温养在丹田内其它四系灵种,火系灵种不到显得弱小而且精神萎靡。

    再看看现在的火系灵种,四仰八叉的躺在聚云石里,那赤金色的光芒分明昭示着他吃饱餍足,生活无忧。

    那些从火山口喷涌而出的精纯火灵气悉数进入聚云石后,一半是被火系灵种截流,成为了他的口粮。剩下的另一半,才被聚云石上流转的一幅幅红叶林影像带走。

    顾轻羽不知道原著中的火系灵种是怎样离开火浣墓地的,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经历,以致于到达顾微羽手中时才显得无比弱小。

    顾轻羽不由得想起了大族老,他索要聚云石的真正目是否就是冲火系灵种而来?不过现实中既然让她先遇见了火系灵种,为了飞升大计,她也有义务将他带出火浣墓地。

    但是,她看了一眼卧火山口不远处的那只火浣,她看不透这只火浣的修为,但从他身上透露的阴冷气息来判断,也是只阴魂无疑,一只不四处飘荡的阴魂。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顾轻羽不由得轻声询问道:“大哥看得透那只火浣的修为吗?”

    “不能。”白真微微摇了下头,正所谓看不透,所以才停了下来,他踌躇了一下,又道:“火莲中那块琥珀石相必就是聚云石吧,聚云石中间那个小不点是天地异宝吧!长得像簇小火苗,但偏偏长有四肢。”

    他的声音里有着压抑着兴奋,有点忐忑,还有点试探和防备。

    他心里很清楚了,聚云石虽难得,但于他而言只不过是鸡肋,但那个小不点长象奇特,身上灵气氤氲,绝对是件天地异宝,见得宝物,没有谁会不心动。

    顾轻羽暗暗叹了口气,人性贪婪,妖兽亦不例外,为了宝物父子反目,手足相残,在修真世界的每个角落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上演,更何况她与白真什么关系都不是。

    她将手搭在储物手镯上才说道:“的确是件天地异宝,而且已开灵智,但对大哥没用。”

    少女的声音不急不缓,听在白真的耳朵里恰如平地一声雷,他垂在身侧的手猛地一紧,狐骨扇差点砸了出去。

    他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努力恢复着自己的情绪,他嘲笑地问道。“那么这异宝,想必对妹子有用喽!”

    顾轻羽松了口气,还好,白真没有第一时间暴起,看来这只狐狸心性还不错,并非那些见财忘义的宵小之辈,值得深交。

    她将声音放得更柔,更缓:“对我也没用,不过我会将他带出去。”

    白真腾的转过身来,狐骨扇已擎在手中,漂亮的桃花眼里有怒火在熊熊燃烧:想独吞就明说,说什么对你没用,对我没用,玩他是吧!

    然而,愤怒的火焰对上了一汪清澈的泉水,刺啦一声,便将他的怒火熄灭了一半。

    他愣了下,咬牙切齿地问道:“什么意思?”

    清澈的泉水,顿时弯成两道月牙泉:“带出去给能用的人,在合适的时间,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对修真界所有人都好。”

    什么意思?白真握着狐骨扇的手抖了抖,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这句话里透露的意思太多,话里的意思会是他此次出狐谷游历的目的吗,血脉低下赤羽鸟从何处得到了这些信息?

    他细细打量着她,想从她那张清秀的脸上看出点与众不同来。

    然而除了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外,他实在没看出有哪点特别之处,于是他只能问:“你知道的很多?”

    作为看过原著的穿越达人,知道的能少吗!顾轻羽心里腹诽着,不过这样的理由她不能告诉他。

    她的沉默等于默认,于是他又问:“那个人是谁?”

    “暂时不能说。”她答。

    “为什么?”他追问。

    “我们的修为都太低,有时候连自保也是问题。”

    “也包括他?”

    “嗯。”

    一问一答之间两人再度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他眯着桃花眼问:“我可以信你吗?”

    她知道他信了,所以她弯唇一笑道:“多谢大哥!”

    狐骨扇啪的打在顾轻羽的头上,“走吧,去取宝,希望我将来不后悔。”

    “不会,只需五百年便能证明我没骗你。”

    “那好,为了证明你没有骗我,这五百年你就多陪我打上几架。”

    “你想得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