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妖兽心目中的圣山,除了那傲雪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天道,山中多异宝,但也多禁制。每处禁制对进入其中寻宝的妖兽修为都有所要求,有的禁制只允许四五阶妖兽进入其中觅宝的禁制,也有限制八九阶妖兽进入的禁制,但每只进入禁制中的妖兽都能获得各种各样的机缘,其收获之丰甚至能养活一个小族群。

    红榛果是十阶以下的妖兽进入雪山的门票,每个族群长老们都希望能有更多的族中小辈进入雪山觅宝,从而使族群能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所以红叶谷开启的一瞬间,等候在红叶谷外的妖兽们在妖修大带领下蜂拥而入。

    在蜂拥而入的妖兽群中,四个身影显得特别突兀,他们逆着兽群往红叶谷外行去,他们便是顾轻羽四人。

    有着十二阶大妖开路,兽群自动给他们让出条通道来,只不过几个晃身间,四人已消失在红叶谷中。

    他们的离开,红叶谷中却乱了套。

    “祖爷爷,祖爷爷,不好了,火影不见啦。”火烙急匆匆冲进二长老豪华的洞府。

    “什么?”正准备出门主持拍卖红榛果的二长老顿时脸色铁青,匆匆的赶往关押火影的地方,然后,不过片刻,红叶谷内爆发发出一个愤怒的吼声。

    “是谁?”这愤怒的吼叫声,响彻整个红叶谷,但即便吼得再响亮,也已传不进离开的四人耳朵里。

    “这里已够远了。”白重山说着一甩袖袍,一团红色的毛绒绒身形体从他袖袍里滚开出来。

    红色的毛绒绒的身体甫一着地,慢慢的就化出一个秀美的少女,少女跪倒在地,重重地磕头道:“晚辈火影,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白重山伸手轻轻一托,火影便被白重山托了起来:“不必多礼。当年我与你爷爷也曾有过一段渊源,此次救你就当是还了当初那段渊源的因果。”

    “是。”火影双眼皮已淌下泪来,没有开启灵智前,她活得浑浑噩噩,不知自己是谁,等开启了灵智,所有的亲人都已离她远去。

    她抬手抹掉两腮的眼泪,转身又冲顾轻羽和白真行了个大礼:“多谢哥哥姐姐援手之恩!”

    顾轻羽伸手将她拉起:“不用谢我们,是前辈救了你,再者你爷爷已经给过我们谢礼了。”

    火影却摇了摇头,她很清楚,十二阶大妖的储物囊即便只剩下一半的修炼资源,也可保她修炼至八九阶无忧,若是储物囊中全部的修炼资源,其价值更不可估量,但他们遵守了与爷爷的约定,归还了一半的修炼资源,光这份情就。值得她铭记一生。

    “影儿妹妹你今后打算去哪里啊?”一旁的白洛幽幽的问道,她觉得她与她因该都属于伤心人,无父无母,孑然一身活在这世界上。

    她从前一直很庆幸,自己没了父母,却有一位疼爱他的祖爷爷,有着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四哥。她一直以为,祖爷爷心目中,她是白真的唯一道侣人选,祖爷爷虽一直没当着狐谷众狐宣布她和白真的婚约,但她以为,是祖爷爷疼惜他们还小,等他们都修炼至了六阶,七阶的时候,他们的婚事便会水到渠成。如今看来这根本就是她一厢情愿的笑话,祖爷爷从未想让她当成她小孙孙媳妇。

    原来祖爷爷所有的疼爱都是假的,怨恨在她心里升腾红色的嗜血一闪而过。

    不好!白重山心中一紧,双手迅速的结出一个繁琐深奥的图案没入白洛的身体里,白洛身体晃了晃,慢慢化出一只小巧玲珑白狐。

    号漂亮!顾轻羽清澈的眼里顿时星星闪烁,这只白狐不是一般般的漂亮,雪白柔顺的狐毛上,长着一对黑色近乎透明的耳朵上,顾轻羽能看到她血管里流淌血液。

    但没等顾轻羽仔细欣赏清楚,白重山一甩手,已将白洛收进袖袍中。

    “走吧!尽快回狐谷。”白重山已开口说道。

    顾轻羽听出他语气带了丝急躁。白真也忍不住叫到:“祖爷爷?”

    “呵呵!”白重山轻笑两声:“祖爷爷只是想早点回到狐谷,把你们的婚事办了。”

    “前辈。”顾轻羽蹙眉,她们该好好谈谈了:“其实,我和白大哥……”

    “别急别急,祖爷爷知道你们的心意,这就回去,马上回去。”白重山不等顾轻羽说完,连带着火影,三人被他一起拢入袖袍向着狐谷的方向飞掠而去。

    顾轻羽的心一下子沉入太平洋底,不给一丝分辨的机会,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架势。这只老狐狸外图谋她什么,她有身上有什么值得十二阶大妖图谋的东西吗?难道是她这身好闻到气息惹的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