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拿来

    毒三娘愣愣的看着从腹部贯体而过的月华,整个人逐渐显出原型,静静的趴伏在地,一动不动。她到死都没明白,一直被毒狼珠们严防死守的命门,怎么轻易就被九尾白狐知晓了,她有点死不瞑。

    寒玉蟾蜍一见毒三娘死了,顿时慌了手脚,他一只蟾蜍战力实在太垃圾,全靠着一条长舌,坑蒙拐骗,把死人说成活人,把活人奉承成了活神仙,他才能得到一点修炼资源。

    当初之所以和毒三娘,黑熊天霸走到一块儿,完全是看中毒三娘那一身连高阶妖兽也会对其退避三舍的毒,用来保护自己和争夺灵植的帮手再好不过,也因为有了毒三娘,这些年他活得才没那么卑微,如今毒三娘被人一招毙命,他失了防身的依仗,哪里还敢在逗留,他也不管黑熊天霸是死是活,反正当初傻大个跟着他就是被他忽悠来做苦力和挡箭牌的,他转身没命的的冲出了妖兽们的包围圈。

    白真略微犹豫了一下,他虽起杀心,但对于自动放弃觊觎他秘地的妖兽,他还没想过要将其赶尽杀绝,所以犹豫间最终没有出手将这只蟾蜍拦下,直到以后麻烦不断时,才后悔这种舌头长,爱搬弄是非的妖兽放不得。

    在白真的突围全力绞杀下,包围着他们的妖兽很快就溃不成军,纷纷四散逃窜,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妹子,走吧。”月华在白真身上环绕一周,便将身上的血渍洗净,看都不看躲在雨皇花旁瑟瑟发抖的闪电豹,催促着顾轻羽快走。

    “走啦,走啦。”顾轻羽笑眯眯的摘下手上的绝灵,只这一会儿功夫,她已经将毒狼珠的毒囊,毒绒毛,毒爪切割分别封入玉盒,这些可都是好东西,毒绒毛在万不得已时用来做的暗器防身最理想,毒爪炼器,至于毒囊,在天远大陆可以卖到一滴上千下品灵石,这一个毒囊最起码能卖到几万下品灵石,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当然以顾轻羽爱财的尿性,也绝不会放过那些妖兽的尸体,蚊子再小也是肉。,反正她的储物手镯空间大着呢,再多点妖兽尸体都放得下,而且储物手镯内防腐保鲜,一点都不用担心妖兽尸体会腐烂发臭。。

    她的动作很快,眨眼间收起所有妖兽的尸体,追上并超过了白真。

    “大哥走快点。”她笑着催促,这一趟的平莽大森林之行,使她一跃成为超级富豪,但时间却大大超出了她三至五年的预判,所以她有点想家了,早点办完正事,早点回家啦。

    白真也急,平莽大森林的颓败越来越严重,陪妹子去完雪山,得赶快去寻找扶桑树,以灵植退化速度来看,平莽大森林支撑不了多少年,最怕时间拖得越久,平莽大森林恢复生机就越难。

    两人施展身法在平莽大森林里匆匆的疾行,但有时候往往事与愿违,他两越急着赶路越有妖拦着他们不让走。

    “站住。”狂风卷着乱石向着顾轻羽和白真冲来,生生的挡住了他们前行的路。久阶的岩风羊从飞沙走石中露出身影。这是只口吐人言,却看起来傻傻的妖兽。看来是只开启了灵智却没有化形的妖兽。

    “把秘地的秘钥交出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若敢反抗,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杀了你们。”岩风羊瞪着三角眼,拉长着一张羊脸,呼哧呼哧的将几根羊胡子吹得笔直。

    岩风羊自认为威风凛凛的一个表情,在顾轻羽看来,如同带着面具的小丑,滑稽又搞笑,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岩风羊恶狠狠的瞪了顾轻羽一眼,这只赤羽鸟实在不懂事,这么严肃的场面居然还敢笑,刚想要呵斥她几句,却不想不懂事的赤羽鸟先开了口:“前辈,,你口中所言的秘地秘钥是什么东西啊?我们兄妹两个怎么从来不知道呢?道友莫不是被人骗了?”

    顾轻羽决定装傻

    “不可能。”岩风羊耿直的脖子嚎叫道:“别看我还没有化形,但我灵智早已开启,那只死蟾蜍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骗我。”

    就蠢羊这智商也叫开启了灵智!顾轻羽低下头,努力压抑再度冲到嘴边的笑声。白真用手捂着嘴,重重的咳嗽两声,才面带愤怒道:“羊道友你遇到的是不是那只舌灿莲花的寒玉蟾蜍,如果是他,那么羊道友你真的被骗了。”

    “不可能。”岩风羊依然耿直着脖子答了句,但气势已没先前那么足。

    “真的,真的。”作为多年的战友,顾轻羽和白真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一听岩风羊的口气没看刚开始的坚决,顾轻羽赶紧接话道:“前辈,你不知道,那只蟾蜍有多可恶,到处宣扬何人具有何种宝物,引得众人恶斗,等到两败俱伤时,他好从中收取渔翁之利。只不过他的计谋被我兄妹俩识破后,就到处诬陷我量身怀开启秘地的秘钥,其实都是他编造出来的,倒是那只蟾蜍已经从别的妖兽身上截取了好多灵植,我们兄妹俩真要找他去算账,前辈是否有兴趣一起。”

    岩风羊用他的三角眼扫了顾轻羽和白真这眼,一个五阶一个六阶,带上两个累赘去取蟾蜍身上的灵植,取完还得分给他们,自己不就亏大发了吗!不行,不能带上他们,想到这里,他也不答话,跟来时一样,卷一阵飞沙走石消失在顾轻羽和白真面前。

    快走,顾轻羽和白真心里同时冒出这两个字,再度默契的同时施展身法向前疾驰,要是等那只蠢羊察觉上当了再追过来,再想脱身就麻烦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走出多远,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你们以为骗过了那只蠢羊,就能骗得过本座了吗!”

    一个俊美的男子从高大茂密的树冠间缓缓飘落到他们面前,男子伸出一只如白玉般的手道:“拿来吧。”声音里带着高高在上,蔑视蝼蚁的优越感。

    “妖修,水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