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是往生花

    由万年玄冰堆砌而成的四四方方的一个小池子里,元液如上等绸缎般,静静的流淌在池子中。倒挂在冰洞顶端造型奇特的万年冰玉微微闪耀着莹白色的光泽,元液便是从它们身体里渗出,有节奏的落入元液池中,发出清脆的滴答声,敲碎了这一洞的静谥。

    顾轻羽的心砰砰直跳,这所谓的元液在虚天宗藏经阁的记载天地异宝的玉简中,用来记载它的学名叫作万年冰髓。

    万年冰髓用字面上的的意思来解释,因该是由万年玄冰孕育而成,但实际上万年玄冰无法直接孕育出万年冰髓来,万年玄冰需再经过万年的演化,只有成功进阶成为了万年冰玉才能孕育出万年冰髓来。

    经过了好几万年演化进阶而来的万年冰玉,孕育出来的万年冰髓自然集天地钟灵之气于一身,疗个伤,温养一下神识,自不在话下。

    自己神识上这点伤,若有万年冰髓辅助治疗,不出一年便能痊愈,至于将自己浸泡在万年冰髓中治疗神识,是不是有点奢侈啦,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万年冰髓离开了万年玄冰就会凝结成冰疙瘩一块,自己可不是炼器师,能将万年玄冰炼制成容器保管万年冰髓。再说雪灵犬的老祖宗是什么意思?掳她进冰裂隙,重创了她神识的目的是什么?又用万年冰髓奢侈给她疗伤,他所图究竟是什么?

    一瞬间顾轻羽的脑袋里的问题如万马奔腾般,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但即便有再多的疑问,也没妨碍她脸上真诚的笑容。

    小颖眼神灼灼盯着万年冰髓看了一小会,才用小爪子拉了拉顾轻羽的衣襟道:“人修姐姐,老祖宗说了,只有全身浸泡在元液里,你神识上的伤才能在一个月内痊愈,老祖宗还说,受伤过后的神识在元液里浸泡一个月,能增强神识的抗击打能力。”

    呵呵!那么她是不是该感谢雪灵犬的老祖宗重伤了她的神识。不过这些跟小颖说不清楚,居然那位老祖宗不惜成本想要她一个月内伤愈,那就尽力多吸收万年冰髓吧,被人伤了神识,只拿一个红枣,岂不亏死。

    她提脚跨步,便欲进入元液池,小颖又急忙的喊道:“人修姐姐,老祖宗说,脱光了衣服才能更好的吸收元液哦,所以你别害羞,只管脱衣服,因为我也是个女孩子。”

    顾轻羽闻言脚停在空中,脸色却慢慢变成了绿色,谁来告诉她,有一天有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居然告诉她,她们是同一性别。好吧,为了更好的吸收万年冰髓,同一性别就同一性别,不过小界得收起来,他绝对是个男孩子。

    小界忧伤的被顾轻羽收入识海,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做个男孩子一点都不好,连洗个澡也不能和主人在一起,都郁闷死了,他后悔还来得及吗!

    万年玄冰砌成的池子实在不大,也只比她的洗澡桶大上那么一小圈,里面的万年冰髓的深度也只有到她腰间。但圈在奇寒的万年玄冰里的万年冰髓却微微带着点暖意,让顾轻羽冻得瑟瑟发抖的身体得到了一些缓解,或许是冻僵的感觉褪去,连带一些被她忽略的小细节也注意到了。

    她蹲在万年冰髓里,露出个脑袋问道:“小颖,你为什么一直叫我人修姐姐?我身上青鸟的气息不浓郁吗?”

    “不是的。人修姐姐身上青鸟的气息很浓郁,任何一只妖兽都不可能辨别出人修姐姐是人不是妖。”小颖耸耸鼻子,骄傲的回答道:“不过,我们雪灵犬不是妖兽,而是精灵,我们的鼻子能闻到的是每个物体最原始的气息,所以,人修姐姐你的气息遮掩的再好,我也一下子知道你是人修姐姐。”

    原来如此,《万兽录》里没有关于雪灵犬的记载,当初飞煌告诉她,天底下还有一种名为雪灵犬的物种,能辨天下万物的气息,她就一直好奇,雪灵犬得有多胆小谨慎,藏得有多深,才不被人修发现,记录入《万兽录》中,原来是她好奇错了方向,他们根本不是妖兽,所以也进不了《万兽录》。

    “小颖,能帮姐姐一个忙吗?”顾轻羽的眼神亮晶晶的,只要小颖点头答应帮忙。她此行的目的便将实现,她控制不住的有点小兴奋。

    不负顾轻羽的期待,小颖立马点头道:“好啊,人修姐姐身上有股好闻的气息,有点像扶桑树那般的生机勃勃,我喜欢这样的人修姐姐,我愿意为人修姐姐做任何事。”

    “呵呵!谢谢啊!”顾轻羽呵呵笑了几声,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只被层层封禁符封住的玉盒,推到小颖面前:“麻烦小颖帮姐姐辨别一下,这里面的气息是用什么灵植炼制而成?能不能炼制出对应的解药?”

    “不麻烦,不麻烦,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人修姐姐不用客气。”小颖赶忙接过玉盒,揭开层层封禁符,一股奇特的香味便钻入她的鼻孔,当然这香味也只有她的雪灵犬才能闻到。

    她圆溜溜的眼睛猛然眯了起来,急忙打开玉盒的盖子,拿起盒子里一件白色的道袍仔细的闻了又闻,然后才疑惑的问道:“人修姐姐,这衣服从哪里弄来的,这衣服上的香味很奇怪。”

    “怎么辨认不出这是用什么东西遗留的香味?”顾轻羽的心不由得提到嗓子口,如果连雪灵犬都无法分辨出夺宝楼炼制奇香的灵材,这趟平莽大森林之行就白跑了。

    “不是的,这香味很独特,用来炼制的原材料也很多,我得想一想才能分辨出来。”小颖索性将眼睛闭上,歪着脑袋仔细想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极地根,百花子,流荧草……”

    小颖慢慢的报出了数十个灵植的名字,但是她两只尖尖的耳朵竖得笔直,她耷拉着尾巴,不停的在元液池边转圈踱步:“还有一种是什么花呢?我怎么想不起它的名字了呢?”

    当顾轻羽的目光被她的身形带得都有点转圈时,她突然停下脚步,兴奋的叫了起来:“我知道了是什么花,是往生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