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8章武汉

    阳春三月,秀丽的江南艳阳高照,翠绿的沃野生机盎然,呈现出姹紫嫣红万千景象。丛山峻岭间,一列火车飞奔。列车铿锵有力的响声撼动大地,悦耳的汽笛声在空中震荡。古老和现代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副优美的画卷。

    葛云飞在广州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便于夫人文清踏上北去的列车。京广铁路武广段提前通车,意味着南方北方的联系更加紧密。

    此时,文清一双漂亮的眼睛望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景物,神情格外昂奋。葛云飞埋头在报纸上浏览新闻,对外面的景物不感兴趣。“云飞,快看油菜花,成片的油菜花美极了,在北方难得看到这样的美景!”文清发出由衷的赞叹。葛云飞放下报纸,起身走到窗前道:“夫人,都看一天了还没看够。”“以后的机会不多了,我必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此话怎讲?”葛云飞诧异。

    “还说哪,明着是带我出来游玩,其实是办理官差。如果没有官差你不可能去广州!”文清祥装不满。“办理公务和游玩不矛盾,这叫一举两得!”“可是血腥味太浓,你什么时候会停止杀戮?”葛云飞严肃道:“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是我的使命!”“我不明白,非的你亲自出马吗?”“我出马会减少很多麻烦,因为胜利者是不会被指责的。”

    “你呀白的都能说成黑的,我说不过你,可是得罪那么多人,总归不是好事!”文清眼睛又瞄向窗外,一丝忧愁涌上心头。葛云飞知道文清为自己担心,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多说无益免得文清想太多。“文清,方才我浏览报纸,新闻报道,下个月杨玉环女士将在上海国际展销会上,推出牛子系列女装,下一站我们去上海。”“还不是惹的祸,说牛子服装如何好,玉环便上道了。”

    “什么叫上道了。这说明玉环有眼光!”“她是有眼光,说要把服装生意做到全世界去,洋人能认可咱们的服装吗?”“如果你在法国巴黎办一座服装厂,设计师、技术工人都是法国人,然后再市区开一间服装商店,请的雇员也是法国人,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这么说玉环征求过你的意见?”“我是说过但关键是付诸行动,玉环是有心人且大有经商天赋,也许不远的将来,她会成为引领时代服装的先驱。”

    夫妻闲聊之时,列车开始减速。侍卫推门进来道:“总长,长沙车站到了,列车停半个小时!”列车停稳后,夫妻二人下车在站台上漫步,走到古色古香、别具一格的候车室门前,文清顿足道:“云飞,长沙站好漂亮呀,比京城的车站都气派!”“自从詹天佑担任筑路总工程师后,不仅筑路速度加快,沿途的车站一一彰显出中国独特的建筑艺术。这些车站的设计图纸,都是从全国各地征询而来,詹天佑很有想象力,此举证明华夏大地藏龙卧虎。”

    “听说京张铁路就是詹先生建的,此番武广铁路又提前通车,咱们中国人一点也不比洋人差呀!”“夫人言之有理,中国人的聪明智慧一点也不比洋人差,只要我们不内耗、保持和平环境,顶多20年中国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我坚信这一点。”“云飞,我也相信日子会越变越好。”不久,列车继续北上,长沙城被甩在后面。

    列车到达武汉天色近晚,南方军区司令官冯国璋携夫人亲自来接站。二人简短寒暄,便驱车前往冯国璋的官邸。葛云飞要求从简不可声张,冯国璋只好把夫妻二人接到自己的官邸,并住在这里。接风酒宴上,葛云飞谈笑风生,述说一路上的趣闻,公务事情一字不提。不久,冯夫人识趣邀请文清离席去参观宅院。女眷离开后,冯国璋喜滋滋道:“总长,此番去京城参加军事会议,对于颁布义务兵役制法令,下官非常赞同。”

    冯国璋接道:“总部提倡的精兵战略,恐怕是总长的杰作。蒋次长私下告知,中华3式步枪已经定型,要陆续装备部队,没有想到我们的武器更新换代如此快?”“中华3式步枪,口径、射击距离于中华2式没有多大区别。区别在于3式弹仓为10发子弹,闭锁装置采用冲锋枪结构,射击时弹壳自动弹出,子弹自动上膛。该枪属于半自动步枪,目前世界各国还没有出现半自动步枪。”

    “如此作战效率大增,不用拉动枪栓,一名士兵可以连续打出10发子弹,一个连的火力相当于两个连,总长,这就是精兵战略吧!”“也可以这么说,但是精兵不仅仅是武器装备先进,士兵的综合素质固然重要,但军官的能力更重要。一支能征善战、现代化的军队,不能任人唯亲,要知人善用。日后国防军的军官体系,必须经过军事院校的培养,这才是精兵战略。”

    “总长,此番你在广州雷霆一击,顺利拿下莫新荣,特战团彰显了精兵战略,很有说服力,下一步南方各省裁军阻力会大大减少。根据陆军总部规划,南方军区保留8个师,广东和广西各部署一个师,云南部署2个师,CD部署一个师,杭州部署一个师,武汉部署两个师。”葛云飞道:“中央集团军日后要建成机械化部队,要形成综合快速打击能力。”

    “西北集团军主要以骑兵部队为主,外蒙和东北由边防部队镇守。南方之所以保留8个师,主要是担任警备任务。根据形势分析:我们沿海由空军部队担任防御,可以有效的防御敌方舰队靠近沿海骚扰,南方国境线会长时间处于安定状态。日后最大的变数是北部和西部边境线,这也是我们加强中央集团军和西北集团军的目的。至于实施义务兵役制,目的是形成藏军于民常态,一旦战争爆发,利于征召高素质的士兵。”

    这时一名属下进来禀报:“报告总长,一名自称高先生求见!”“让他进来吧!”。不久,侍卫引导一名戴眼镜的中年人进入,“总长,属下打扰了!”中年人见礼。“冯司令,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武汉情报站高站长。”“见过冯司令!”中年人颔首。“高站长,冯司令不是外人,你直接汇报了吧。”高站长走后,冯国璋吃惊道:“没有想到市长俞鸿达及市府十余名担任要职的官员,腐败到如此程度?”

    “武汉情报站经过一年的调查,掌握了以俞鸿达为首的武汉市腐败分子集团。这些国家蛀虫不能再让他们逍遥法外,要毫不留情铲除。你和俞鸿达的私交不错,所以我必须告诉你。”“总长请你放心,大是大非面前下官不会糊涂。”“恶人我来做,明天务必把名单上的人抓捕归案。记住,动静一定要大,此番除害一定要形成轰动效应。”“属下遵令!”

    次日,一大早司令部警卫部队出动,截止到中午,名单是的人全部抓捕归案,另外,捎带把武汉城内的地方恶霸一网打尽。司令部一间屋子内,市长俞鸿达趾高气扬道:“鄙人对民国忠心耿耿,你们有什么权利抓我,我要上报国府治你们的罪。”“一名情报站官员道:“俞市长,为什么抓你你的心里最清楚,这是对你的调查材料,桩桩件件都是事实,你就老实交代吧!”

    “岂有此理,我能看看材料吗?”“不能,我们要看你的认罪态度是否从宽处理!”“这是诬陷,我要见冯司令,他会主持公道了。”“这时门推开,葛云飞走进来。”俞鸿达尽管没有见过葛云飞,但是葛云飞的照片经常上报和出现在刊物封面,对俞鸿达来说,这张面孔一点也不陌生。“俞鸿达,如果没有掌握你的罪行,如果不是证据确凿,你不会出现在这里,也许我们正把酒言欢!”“没有想到葛总长亲自出马,对付我这小小的市长。”俞鸿达瘫坐在椅子上。

    次日,葛云飞的身影出现在市府内,他当着所有官员的面宣布市长俞鸿达的贪腐罪行。同时宣布武汉市警察局长、税务局长等10余名高官被逮捕法办。此举犹如一场飓风,扫荡了武汉官场。葛云飞的雷霆一击,干脆利落,至于如何善后那是国府的事情了。后来查实,以俞鸿达为首的贪腐集团,形成了很大的势力,若不是武情报站暗中调查,若是采用正规手段,很难查找他们的犯罪事实。

    这天,葛云飞携夫人文清,冯国璋携夫人登上黄鹤楼观景,一江春水东流,安详静谧。“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排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英雄豪杰······。”葛云飞望着平静的江面,心情激荡忽然想起了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忍不住吟咏出来。“说道当代英雄豪杰之首,非总长莫属!”

    葛云飞笑道:“我对英雄豪杰不感兴趣,我对千古遗憾牢记在心。冯司令,你我都是当代的弄潮儿,可谓是当代豪杰。英雄几十年没有任何意义,开创盛世并让它如何延续下去才是重中之重。正如诗中写道: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人的生命有限,可人的精神无限。所以说如何做到代代相传,是今后我们要做的事情。”冯国璋若有所思,仔细咀嚼葛云飞的话一时无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