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桃花山下桃花村

    书分两头,却说桃花山自从来了打虎将李忠做了大王,日渐兴盛起来。几个月来又招揽了几十名喽啰,做了两次买卖,得了八九百两银子。

    二大王周通背靠大树,也得了实惠。只是他三大心愿,刚刚满足一个,却是总想着另外两件事。一则就是没有遇见中意的女子,还是光棍一个。再则就是祝家庄势大,不曾报了羞辱之仇。

    这日周通和李忠两个,正在宴饮,忽有周通心腹过来,“二大王,小的有要事禀报!”

    这人是周通的左右手,看见李忠与周通在一起,便没有说下去。

    李忠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但是没有回避的意思。如今他才是桃花山大王,哪里在乎这小喽啰。

    周通看出心腹有事,停下酒杯,直接问道:“何事禀报?吞吞吐吐的!”

    那喽啰看了一眼李忠,然后对周通说道:“二大王,小的在山下桃花村探听到一位美女,想来是二大王的良配,特来报知二大王!”

    一听到“美女”二字,周通眼睛发直,心思顿时活泛起来。这几年他经手的女人,也有几个,但是都是庸脂俗粉。年前的扈家庄招亲,他第一次生出了成亲的念头。回来后他这个念头也没有熄灭,虽然没了扈三娘,但是天下的美人众多,周通定要找个绝色的。

    不想自己的命令才颁下几个月,就有了消息,还是在山下的桃花村。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好好好!”周通喜形于色,一连说了三个好,“兄弟们有心了!”

    转过头来,周通向着李忠敬酒,说道:“哥哥,小弟要做新郎官了!”

    李忠也回礼,举杯说道:“愚兄在此恭喜贤弟!”

    周通将杯中酒饮下,向李忠告辞,“哥哥稍待,小弟区区就回!”说完,就要带着手下下山。

    李忠到底比周通多谢世故,提醒道:“兄弟既是要寻个压寨夫人,且不可鲁莽,要以礼相待!”

    想了想,李忠又道:“山寨多有财帛,兄弟可取些做了聘礼。”

    周通得了李忠的嘱咐,心想正是这个道理。“哥哥提醒的是!”

    当下周通吩咐手下喽啰去去了二十两黄金来,因是喜事,周通又特意吩咐准备大红丝帛。只是山寨大红丝帛只有一匹半,周通只拿了一匹。

    黄金购买力较于银子不需细说,这二十两黄金也不是小数了,照此下去彩礼定然也不会少的。周通一向吝啬,这次为了娶妻也是下了血本。

    周通带着二十几个喽啰,骑着高头大马,兴高采烈直向桃花村而去。一路上山影深深,槐阴清凉。一路上放牛的牧童,归家的农夫见了桃花山这些人一个个躲得老远,周通也不在意。

    一众人等,赶了三二十里田地,过了一条板桥,远远地望见一簇红霞,树木丛中,闪着一所庄院,庄后重重叠叠,都是乱山。

    那当前给周通报信的喽啰指着庄院,向周通道:“大王,那就是夫人所在。”不在李忠跟前时,这些人还是称呼周通为大王。这人是周通心腹,人又乖觉,直接称呼那绝色的女子为夫人,好像周通已经迎娶了一样。

    果然周通听了这人的话,脸上十分欣喜,笑道:“哈哈!小的们快随我去迎夫人!”

    众人鼓起力气,继续前行,绕过一个山角。走到村前河边,过了石板桥,迎面便是一所庄园。此时村中人影稀少,周通只见庄园大门紧闭,也听不到人声。

    一行人停到庄园门前,有机灵的喽啰过去抓住门上的铁环,‘哐哐哐哐’地敲来,惊的村犬都吠了起来。

    不一会,就听里面有人应声骂道:“是哪个早死的扰人睡梦?”想来出声之人是庄院的门子,正在偷懒。

    庄院大门打开,露出一个猥琐矮胖的汉子来。“哎呀,山贼来了!”那汉子揉着眼睛,看清门外之人的样貌,惊叫一声跌倒在地。

    这庄子是附近的大庄子,就在桃花山脚下,周通等人多到村中借粮借钱,这庄院的门子也是认得的。

    等叫喊了这一声,这门子才反应过来,山贼正自前面,如此直言不讳怕是要吃苦头。果然,有两位桃花山的喽啰见这人口出恶言,当先上去踹了两脚。“你说哪个是早死的?”

    见这人被打了一通,周通方才发话,“好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可坏了事情。”

    得了周通的吩咐,两名喽啰这才住手。那被打的门子听得倒是懵症,怎么就是大喜的日子了!

    趁着这门子发愣的功夫,周通早就带人进了院子。这户人家他也是知道的,是方圆三十里数一数二的人家,家中老汉姓刘,人称刘太公。家有良田千倾,商铺数十,平日积善,友爱乡里。就是桃花山每次下山,刘太公也多有孝敬。

    周通正想着,忽听后院里叫嚷起来,好像许多人被惊动了。然后便见一大群青衣小帽的家丁,在一位粗壮汉子的带领下,手里拿着武器涌了出来。这些人有的手拿铁锹,有的拿着棍棒,有的拿着花枪,有的拿着菜刀却是不伦不类。

    不过等这些人见到门口的山贼,一个个拿着朴刀、铁枪,还有寒光闪闪的弓箭时,都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惧意。那庄子为首的汉子,看了看杀气四溢的周通,脸上肌肉直跳,手里的腰刀也抖个不停。

    “怎么着,庄稼把式也要与爷们过上几招!”周通戏谑的看着刘家庄的汉子,说道。

    “不可莽撞!”这时一位老者冲了过来,大声喊道,“放下武器!”

    刘太公跑过来,却是大声呼喝自家的家丁,不让他们抵抗。这桃花山的贼人由来已久,原本只有一位大王,如今听说新来了一位大王。二人聚了五七百贼人,在山顶重新扎了寨栅,搅扰村坊,打家劫舍。

    附近百姓不堪其扰,临县的大户报了官。县里、州里都曾派了官兵来剿捕,打了几场,奈何不得他。又见山势险要,攻打不下,便退走了。可是苦了那报信的大户,没过两天便被洗劫了,老弱妇孺一个活口也无。

    刘太公他家世代经商务农,如何惹得起这样的亡命之徒。桃花村就在桃花山脚下,不敢招惹,只好交好于山贼。每月都进俸米粮果蔬与他。几年来,双方倒也相安无事,不知怎的这次又来。

    刘太公见自家的家丁收了棍棒,向着周通连连作揖,“年节的孝敬都早早送上山了,不知大王因何到此?若是有事,差人下山吩咐一声就好了,怎敢劳烦大王亲至。”

    周通笑盈盈看着刘太公,伸手搀扶,开口说道:“太公勿忧,这次下山非是为了财帛!”

    刘太公听了周通这话,倒是心里轻松不少。不料周通接下来一句话,却让他心提了起来,险些晕死过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