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我们造反吧

    吕惠卿和司马光对面而坐,吴世诚和向好都陪着,他们四个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吴世诚率先发话了。

    “真是低估了李谅祚,堂堂一个功勋老臣,说杀就给杀了,血溅三尺,尸横金殿,连眼睛都不眨,真是够狠!”

    向好忧心道:“我们要打通商路,要做生意,漫咩可是最大的支持者,他被杀了,谁又能接替漫咩?万一丝绸之路没法打通,可就完不成大人的交代了。”

    向好显然很忧心,他早年替王宁安经营酒楼,现在手上的酒楼有上百家之多,最清楚如何做餐饮娱乐这一块。

    按照他的估算,如果弄好了,整个河西走廊每年能赚几百万贯,还能带动几十万人就业,如果加上农牧产品采购,西夏一半人就会改变生存状态,变成了雇佣工人,那样一来,西夏就彻底撕成了两半,不用动手,就会崩溃。

    只是计划刚刚施行,就让李谅祚给破坏了,漫咩被杀,生意可就不好做了。

    “司马大人,吕大人,是不是立刻向西夏施压,防止他们阻挠通商?”向好建议道。

    司马光摇头了,“李谅祚手上也有人才,他刚刚传话过来,说丝绸之路的生意依旧,只是不许民营,全都交给西夏皇室负责,他们会保证商贾的衣食住行,还能保证安全,让我们放心就是。”

    吴世诚哼了一声,“狗屁!李谅祚能安排多少人?一万,还是两万?想要维持几千里的商路,没有几十万人根本不够用!如果都交给李谅祚,丝绸之路只怕就迟迟无法打通,他们根本是在推诿。”

    司马光颔首,“西夏的确和大辽不同,当初师父和大辽通商,生意是越做越大。可西夏呢,当年谈了青盐的生意,结果西夏竟然没有要求扩大……明明白白的利益摆在面前,他们能忍得住,真是让人意外!”

    一直没吭声的吕惠卿终于说话了,“也没什么奇怪,西夏立国才几十年,契丹可是一百多年,眼下的西夏还保持着野蛮作风,喜欢抢掠杀戮。没见吗,杀了一个漫咩,顿时都安静了,原本和咱们热络的贵胄都销声匿迹了。想在西夏树立权威,就要不停杀人,李元昊如此,他儿子也是如此!绝无例外!”

    三个人一起点头,认同了吕惠卿的说话。

    司马光笑道:“吉甫,你是把西夏看透了,那你可有什么对策?”

    吕惠卿微微一笑,“君实相公,师父出招岂会这么简单,李谅祚有天大的本事也别想破解。他就是掉进了陷坑的狼,挣扎得越狠,死得就越快!”

    ……

    就在漫咩被杀的第五天,吕惠卿代表大宋方面,再度找到了李谅祚。

    吕惠卿没谈漫咩的事情,那是人家西夏君臣的家务,他一个外人怎么好干涉。可吕惠卿提出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原计划每年从过路费抽取30万贯,赔偿大宋,鉴于西夏方面动作缓慢,商旅迟迟不能出发,可以预见,年内无非完成预定目标,所以必须增加岁入的开支部分,也就是说,西夏需要从岁入拿出35万贯作为赔款,交给大宋!

    看清楚了吧!

    王宁安设计的是双杀的局,反正赔款的数量放在那里。

    老实通商,就把你腐蚀掉,如果不老实,那就逼着你掏钱!

    反正左右都不吃亏!

    李谅祚被弄得几乎气炸了,没办法,又把梁乙埋和穆萨维找来,让这两位给他出主意。

    梁乙埋首先分析,虽然200铁鹞子归还,但是还有600人在大宋手上,而且募集的精锐还没有训练好,现在和大宋撕破脸皮,是绝对行不通的。

    可是如果按照大宋的要求通商,到时候门户大开,试想漫咩那种人都经受不住诱惑,更遑论其他!

    “陛下,臣以为河西走廊必须由皇家控制,不能随便交给其他人。通商数额不足,税金不够,也只能忍了。”

    “那赔款呢?要怎么办?”李谅祚愤怒地问道。

    “这个……只能苦一苦各部百姓了,在正课之外,多征两成,用来支付赔款。”梁乙埋继续道:“只要挨过这段时间,争取把所有铁鹞子归还,就可以光明正大赖账,到时候大宋想要出兵,也就不怕了。”

    穆萨维也极力支持梁乙埋的主张。

    李谅祚思量很久,作为一个皇帝,他知道西夏的百姓很苦,想要挤出一点钱,非常困难,但是又不能跳进大宋的圈套。

    “这样吧,朕从内帑拨出10万贯,作为天下的表率,共体时艰吧!”

    “吾皇圣明!”

    两个人立刻匍匐在地,高声赞颂。

    李谅祚舒服了一些,仿佛他又重新变成了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可以带领西夏走出困境,创造更辉煌的未来!

    ……

    “哈哈哈,哈哈哈,李谅祚小儿,到底是算计不够,他这回死定了!”

    吕惠卿是放肆大笑,别提多开心了。

    就连司马光都抓着短须,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两个坏蛋打得什么算盘呢?

    他们已经仔细推演过了,西夏一年的岁入约500万贯,其中货币的部分只有50万贯,剩下的都是牛羊粮食等等实物。

    显然用实物是没法充当赔款的,只是货币部分,能都拿来赔偿吗?

    当然不行!

    李谅祚还要恢复铁鹞子,还要采购一些宫廷用的奢侈品,每年最多拿出20万贯赔偿给大宋,还有15万贯,需要从民间加征。

    这点钱放在大宋,实在是少得可怜,可问题是西夏还出在部落阶段,他们的商品远远没有货币化!

    一句话,加征税收,实物有,可货币没有!

    所有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变现的问题,可以操作的空间就太大了!

    司马光和吕惠卿都在三司混过,如今司马光更是户部的头儿,他岂能不知变现的威力!

    要知道王安石一直力推,喜欢用货币征税,代替实物税收。

    可司马光一直反对,道理很简单,虽然征收货币非常简便,但是许多偏远山村,百姓手里根本没钱,他们都是靠以物易物。

    征收实物没问题,征收货币,就要变现,什么东西急着出售,就会价格暴跌,如果非要征收货币,就等于给士绅商贾一个盘剥百姓的绝好机会!

    在货币化没有推广之前,征收货币税收只会是一场灾难!变成对老百姓的疯狂掠夺!

    大宋尚且不敢玩,西夏的底子远远不如大宋,为了赔款,他们不得不征收货币税。

    别看只有区区的十几万贯,可真正落实下去,就会像滚雪球一样,飞速膨胀,直到将整个国家压垮!

    “吴世诚,向好,你们立刻暗中联络西夏的贵胄,给他们提供贷款,要多少有多少!”吕惠卿果断吩咐道:“再让他们出面收购百姓的土产,至于怎么定价,全看他们的意思了。”

    “妙!”

    吴世诚和向好互相看了一眼,顿时哈哈狂笑道:“这是要逼着西夏人自相残杀啊,真是够狠的!”

    吕惠卿白了他们一眼,“莫非你们心疼了?”

    “没,绝对没有!”这俩人立刻起身,撒腿就跑,一刻不敢耽搁。

    ……

    秋风阵阵,降临到了河套平原,吹走了草木的绿色,吹熟了地里的庄稼,牛马膘肥体壮,百姓喜迎收获……在往年,这都是最好的时候,收割结束之后,男人们就会跨上战马,拿起弯刀,去四处抢掠,带回丰厚的战利品,甚至是奴隶。

    家人们辛勤劳动,将自己的帐篷弄得更严密,更暖和,囤积足够的干草和燃料,一个冬天就可以顺利过去了。

    只是今天却不同,铁鹞子败了,西夏最强大的军队被消灭了,别说和大宋开战,哪怕去西域抢掠,西夏人也没有胆气。

    更何况还有狄青的30万大军,西夏的人马一点都抽调不开。

    外快失去了,日子一下子就紧紧巴巴的。

    更可怕的是陛下派遣了擒生军,由国相梁乙埋亲自指挥,他们到处征税,一点没有客气。

    往年可以用牛羊抵充,今年不成,除了牛羊之外,还要缴纳铜钱,战马,金银首饰,总而言之,是要一切的硬通货!

    天可怜见,许多西夏老百姓,一辈子也没用过铜钱,他们只要以物易物就足够了,陛下催要铜钱,让他们去哪里找啊?

    很多人用首饰抵充,只是今年交了首饰,明年怎么样,谁也没办法,惶恐像原野上的草,弥漫到天边,无穷无尽。

    就在许多人无助的时候,终于有了好消息,有些贵胄老爷可怜大家,他们拿出了宝贵的铜子,可以用来缴纳税赋。

    只是铜子不是不要的,需要拿出东西来!

    一头犍牛,能换200个铜子,一匹挽马150个铜子,一头羊20个铜子……许多部落的百姓赶着家里的牲畜,换成了铜钱,转手交给了朝廷,总算是缴纳了税金,不用背抓走了。

    可是当他们回头一看,却都哭了!

    家里的牲畜没了大半,剩下的根本不够过年!

    尤其是许多并非党项部落,有吐蕃人,有羌人,有汉人,他们被盘剥得更狠!

    什么都没有了,却还要面临残酷的冬天,叫人怎么活啊?

    一个大胆的念头,几乎同时在所有人心底冒出来——我们造反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