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二章 要么战,要么滚蛋

    “兄弟们,挡不住了,向两边山腰逃窜吧。”不知道谁率先喊出了逃生的话语,让原本士气低落的白莲教顿时感觉到被抛弃的感觉,有些胆大的士兵连忙扔掉手中的兵器,快速的朝着山腰上逃窜。

    “放开一条生路,让白莲教逃窜。”丁三林瞧见有人向山腰上逃窜,本来想着下令将这些逃窜的士兵射杀,可随后一想,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只会让白莲教士兵觉得自己毫无生机,反而促使了他们变得更加的顽强、勇猛,所以,便放弃了射杀那些逃窜的白莲教士兵,给他们一个逃生的机会和希望。

    瞧见身边的伙伴成功的逃离了,被围在中间的白莲教士兵纷纷效仿前面的几名白莲教士兵,丢掉手中的武器,纷纷向山腰的两侧逃窜,一时间,中间的白莲教逃了个无影无踪。

    说真的,中间的白莲教士兵真的被沈言和高庸联手的杀戮弄怕了,本来想着用弓箭将他们解决掉,谁知,自己这边刚展开行动,山腰的官军便用加强的火箭雨带走了大量的白莲教士兵性命,这让他们感到了生无可恋的感觉,所以,才会有胆大的士兵宁愿选择向山腰上逃窜,也不愿意跟沈言他们死拼。

    死拼,只有死路一条,逃窜,或许还有一些生机,只要以后躲藏了起来,不被官军和白莲教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能活着,就好。

    前段的白莲教士兵被第二队马队预备队的冲击震住了,在这么一个狭窄的空间内,骑兵的震撼力的极其强大的,一来一回,让白莲教士兵心中纷纷生出了投降的心思,然而,没有人带头,只好硬撑着。

    就在这个时候,前段白莲教的士兵听到了中间白莲教士兵成功逃窜的话语,有些胆大的人不由得转过头看了一眼,当他们转过头的时候,眼神中写满了震撼。

    原以为前段白莲教士兵的遭遇是最惨的,没想到中间的更惨,不是被人杀死,就是被火烧死,确切的说,被火烧死的人占了一大半,甚至还有一些士兵的身上仍燃着火,中间一段再也瞧不见一个白莲教的士兵,想要活下去的白莲教士兵全都从两侧的山腰上逃窜了。

    此时,瞧见两个看起来并不高大的人,一人拿剑,一人拿刀,缓慢的向后段的白莲教走去,身后跟着一群手拿不同武器的人,人数虽然不多,可那气势让人不由得感到一阵胆颤。最最关键的一点是,将军明明站在这两个人的对面,可是将军却仿佛被这两人的杀气震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傻傻的望着这两个杀神。

    “兄弟们,中间的兄弟们早就逃了一个无影踪了,我们难道还要在这里傻傻的等死吗。”被眼前这一幕震撼到的前段白莲教士兵,眼神中浮现一抹灰白色,随即转过头哦,对身边关系不错的白莲教士兵大声说道。

    说完后,丢下手中的兵器,学着中间白莲教的士兵那般,选择从两侧的山腰逃窜。

    “你们身为大夏的子民,竟然跟着白莲教闹事,本来要将你们全都处死,不过,上苍有好生之德,皇上也大发仁慈之心,这一次本官奉旨只除首恶,凡是肯改过自新的贼匪,本官将一律从宽发落。”沈言站在李延珑的身前,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无惧的神色,淡然的扫视着眼前这一支差不多两万的士兵,大声喊道,就仿佛在检阅自己的军队那般。

    “沈言?”李延珑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灰白色,原本骄傲自大的瞳孔中浮现一抹不甘的色彩,带着一抹愤怒、焦虑和不甘的复杂神色,冷冷的望着沈言,大声说道。

    原本以为沈言的盛名是吹出来的,本想着凭借麾下的三万精兵一定可以将沈言斩杀在芜州府城外,可没想到的是,沈言凭借着这个狭小的峡谷竟然让自己栽了一个大跟头,前队三千白莲教士兵竟然拿不下不到一千的官军。

    最可恨的是中间五千多士兵竟然被沈言的一把火烧死了大半,剩下的不是被沈言杀死了,就是选择了逃窜,而中间白莲教的选择也影响到了前队的白莲教,自己非但没有将沈言斩杀,甚至连沈言的一根毛也没有碰到,就送给了沈言麾下八千精锐。

    虽然这个数字有些伤筋动骨,可想到自己麾下还有两万两千精锐,李延珑就有足够的勇气和胆量将沈言留下,可不知为何,望着眼前一副云清风淡的沈言,李延珑精锐不敢下达攻击的命令,似乎一旦自己下达了这个命令,又将送给沈言成千上百的精锐。

    或许是沈言的这一战完全打破李延珑心中的那份骄傲,又或者沈言的这种战斗方式震撼住了李延珑,又或者李延珑觉得自己的命比沈言更珍贵,所以生怕沈言发飙,以命搏命。

    “不错,你是白莲教的哪一位?”沈言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淡然。

    “李延珑。”李延珑带着复杂的神色,死死的望着沈言。

    “李延珑,白莲教主麾下第一嫡系,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出身,可身上却沾染了世家的一些坏习气,骄傲,麾下有三万士兵,号称白莲教的精锐,可今日一战竟然被我不到千人的队伍打成这种程度,看来所谓的白莲教精锐不过如此。”沈言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奇异的神色,本想着将李延珑拿下,可一想到如果真要实现这个目标,那特种作战小队的伤亡一定很大,随即抛开这个诱人的想法,脸上露出一抹爽朗的笑容,缓缓说着李延珑的身份。

    当然了,沈言这么清楚李延珑的身份,尤其是一些白莲教高层的背景,多亏了叶无双的告知,否则,沈言对白莲教几乎是一无所知。

    “沈兄弟,你麾下的大夏皇家军乃是我大夏的第一军,就连北胡最精锐的北胡狼骑都败在你大夏皇家军的手中,就凭借这些人,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对手。”高庸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揶揄的笑容,望着对面的李延珑一眼,朗声喊道。

    高庸的话语中尽管没有带一个脏字,可听到李延珑的耳中,李延珑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如果不是担心沈言的战斗力,或者说担心另有埋伏,李延珑真的有一种冲动,下令和沈言死战到底。

    “怎么,胆怯了。”沈言瞧着李延珑的神色,眼眸中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缓缓说道。

    事实上,沈言也怕李延珑继续跟自己打下去,尽管自己取得了这么耀眼的成绩,可沈言心中很清楚,不管是卫重安还是丁三林,手中的箭矢几乎告罄了,如果再打下去,失败的将会自己这一方,所以,沈言才会凭借着自己的杀戮带来的震撼力,走到了李延珑的对立面实施讹诈策略,迫使李延珑放弃攻打。

    “就这样胆怯了,实在不够胆,真想不通整个淮北郡怎么就这么的沦陷了。”高庸似乎明白了沈言的心思,心中大骂一句:沈言你疯了,不要带着我呀,可形势比人强,高庸只好顺着沈言的戏路演下去。

    “沈兄弟,没有几个人像你这般英雄盖世,凭借几百人就将对面两万多的白莲教给震住了,我对你的佩服是五体投地呀。”高庸的眼神中闪现出一抹藐视。

    战还是不战?瞧沈言的气势和态度,就是迫切的想要自己向对方动手,沈言绝对不什么傻子,这么做一定是有恃无恐,或许沈言麾下的其他兵力就埋伏在这一带,根本就没有去攻打芜州府,而是等着自己入彀。李延珑望着沈言有恃无恐的神态,脑海中快速的思考着退路。

    “要么战,要么就TMD滚蛋。”沈言豪气干云的指着有了的鼻子吼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