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让伴生兽和主人分离的丹药!

    想到这里,傅写意只觉得心脏涌起一股暖流,小师妹这段时间,一直在为他研究这种丹药吗?

    而就在这时,那几个亡命之徒突然都脸色凶狠的看向傅写意,“你给我们吃了什么东西?!解药呢!”

    “拿出解药!不然要你小命!”

    听到几人的威胁声,傅写意却并不畏惧。

    他淡淡的看着几人,而后道:“你说,若是你们死了,你们的伴生兽,还能独活吗?”

    “废话!主人死伴生兽死,这还用说吗?!”一个修士冷笑道。

    “想杀我们,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么本事!”另一个修士直接拿出自己的大刀,磨刀霍霍的架势。

    见状,傅写意的唇角反而是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

    下一刻,他便是眼神一厉,而后同时朝这十人袭击过去。

    短短的几秒钟后,这十名亡命之徒便是被傅写意给轻描淡写的杀尽了。

    而这也是他找亡命之徒来试药的原因,这些人,每个都是罪大恶极之辈,杀了他们,不比有任何心理负担,反而是匡扶正义为民除害了。

    ……

    等这十人都死了之后,傅写意便是朝他们留下来的伴生兽观察过去。

    让他惊喜不已的是,这些亡命之徒都死了,他们的伴生兽,却是没有立刻死去。

    但是傅写意也不确定是不是有延迟作用,所以为了观察一下,他便是将这些伴生兽都囚禁了起来,一边修炼一边观察起来。

    直到三个月后,这些伴生兽竟是好似普通魔兽一般还活的好好地,只是灵智逐渐下降,不及主人在时聪慧,傅写意终于放心了。

    看来伴生兽和主人分开后,还是可以独自存活下去的,而且其习性,也会逐渐接近那些野生的魔兽。

    只是因为主人已死,本就受主人影响的神智,大不如前了而已。

    不过这对于傅写意而言,还可以忍受。

    更何况,他的精神力如今已经非常强,而精神力越高的魔兽,灵智便也越高,所以就算是白泽圣君死了,他也不用担心自己灵智下降!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只有一个,他该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让白泽圣君将丹药服下,且如何避免被他窥探到自己的心思。

    想到这里,傅写意不由得朝药瓶之中剩下的五枚丹药看去。

    之后,他倏然眯了眯眼睛,然后有了一个想法。

    接下来,傅写意便是又找了三个亡命之徒。

    ……

    “让你们的伴生兽出来服下这枚丹药,此药无毒,你们放心便是。”傅写意说道。

    因为他给的价格够高,所以三人都点了点头。

    随后,三人便是同时唤出了自己的伴生兽。

    而傅写意则是将三枚丹药让这几头伴生兽服了下去。

    小师妹不可能不知道白泽能够知道他的想法的,这么一来的话,一旦他试验过这丹药的药效,到时候一回去,肯定瞒不过白泽圣君。

    如此一来,她炼制的这丹药,怕是就意义不大了。

    但是,如果这丹药,对伴生兽同样有效呢?!

    他们不能强迫白泽服下丹药,但是他却可以啊!

    小师妹让他出来试药,说不定就是这样想的!

    ……

    很快,几头就是吞下了丹药,见状,傅写意过了一会儿就是看向了几人问道:“你们的伴生兽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听到这话,几人都是看向了自己的伴生兽,而后,其中一人突然蹙眉道:“奇怪,我居然听不到它在想什么了。”

    这时,另外两人也是附和着点了点头,“我们也是,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我们怎么突然听不到伴生兽在想什么了?”

    主人对于伴生兽,可是有着绝对的掌控力的。

    但是现在,他们居然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自己的伴生兽在想什么了。

    而傅写意听到几人的话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微微的激动之色。

    果然如此么?!

    他就知道小师妹给他丹药,没有那么简单!

    原来这丹药,对伴生兽也一样有效果!

    ……

    三人看到傅写意的样子,都是不解的面面相觑,不过他们自然也知道自己和伴生兽失去联系和傅写意有关,所以很快,这三人便是和上次那十人一样,恶向胆边生,绝对以此为借口打劫了。

    傅写意自然没有放过他们,解决完三人之后,傅写意就是看着药瓶之中的最后几枚丹药,微微捏紧药瓶。

    之后,他便是将其中一枚丹药用蜡裹住,然后吞服入肚,朝白泽圣君身边返回。

    此时的白泽圣君,则是将心思都花在了慕容久久身上。

    每次看到慕容久久在认真修炼,他都特别的满意,若是慕容久久没有修炼,白泽圣君也会出现询问,甚至要亲自指导她炼丹术或是修炼之法。

    慕容久久对此置之不理,现在她只希望自己炼制的丹药有效果。

    这么一来的话,她就不必再受到掣肘,可以直接解决掉白泽圣君了。

    ……

    而傅写意回来之后,白泽圣君便是和往常一样,开始强行检查他的记忆。

    阿司以前会和他离了心,就是因为他太过信任自己的伴生兽,所以每次他修炼归来之后,沉迷炼药的他根本就没有检查过他的记忆。

    但是现在他可不会再和以前一样了。

    而很快,白泽圣君就是发现,自己突然察觉不到傅写意的心中所想了。

    一时间,他不由得脸色一沉,而后盯着傅写意道:“你做了什么?本尊为何查不到你的念想了?”

    听到这话,傅写意心中一松,面上却是冷嘲道:“大概是因为,我现在什么都没想,脑子一片空白?毕竟在你面前,也只有如此,才能避免被你查探到所思所想了。”

    这话一出,白泽圣君顿时冷哼一声。

    傅写意可不管白泽圣君的情绪,此时他只知道,自己成功的摆脱了白泽圣君!而现在,他还要赶紧告诉小师妹这一点。“我要见小师妹!”傅写意和往常一样道。

    听到这话,白泽圣君又是冷哼了一声,然后将傅写意送到了自己的次元空间之中。

    ……

    而傅写意一看到慕容久久,就是面上露出些许的激动之色。

    见状,慕容久久不由得眼皮一跳,难道真的成功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