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细觅剧情思极恐

    “小凯,不要害怕,有叔叔在呢,你刚说你弟弟知道密码是吗?怎么你还有个弟弟吗?”

    一叶渡江抱着小凯离开了3楼,而风焱早已提前离开了这里,根据小凯的提示,他得到了小凯的弟弟在2号宿舍楼3楼的信息,此时他已经把小凯放下来了,拉着他的手下楼,准备去2号楼。

    “妈妈一共有我和弟弟两个孩子,弟弟比较调皮,经常喜欢在学校里游荡,有一次他回来后告诉我,看见一个计算机老师正给一个讨论我们和妈妈之类事情论坛上密码,并且记下来那串密码,我觉得你们想知道的密码,应该就是他所说的那个密码了。”

    一叶渡江哦了一声说道:“你们伤害过学校里的人吗?你们的妈妈经常不在这里吗?”

    小凯想了想说道:“妈妈每天晚上都会出去几个小时,她经常肚子疼,说肚子里有虫子,每天晚上都要出去吃1个人,用那个人的血肉喂饱虫子才能暂时止疼。”

    小凯说这些话的时候轻描淡写,但一叶渡江却不自觉的浑身一抖,心道得赶快在3点15分之前问出密码,否则等这孩子的妈妈一回来,我一个人肯定必死无疑。

    “你们的妈妈为什么会肚子疼啊?”

    小凯叹了口气说道:“妈妈是这附近不远处一个村子里的村民,喜欢上枫叶高中里的一个老师,那个老师是个有家庭的男人,后来妈妈和那个老师生下了我,但一直都是偷偷的来往,那个混蛋也一直说会和他老婆离婚,但就这么吊着我妈,直到后来我妈又怀了我弟弟,这时我妈才觉悟到,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不然就太傻了,事情貌似闹的越来越大,我妈挺着个大肚子开始来找他,那个畜生有一天晚上约我妈去他的办公室,我在家没人照看,妈妈就带我一起来了,就在那间办公室里,那家伙把我妈和我一起给杀了,血就流在他办公桌旁边的地上,好多好多,我弟弟也胎死腹中。

    因为害怕我们的报复,他找了一个制蛊师,在我妈尸体里下了阴阳蛊,这种蛊会带入死后鬼魂的肚子里,每天晚上都会很疼很疼,必须要喂饱肚子里的虫子才能减轻痛苦,而且那个家伙还掌握了一个引蛊的口诀,只要妈妈去找他,他就能让妈妈疼的死去活来,妈妈一直也不敢去找他啊,最后就只能一直维持变成这样了。”

    一叶渡江叹了口气说道:“你妈妈也真是可怜,对了,你刚说当时你们死于那个老师的办公桌旁边,还留了很大的一滩血是吧?”

    小凯点头:“是啊,很多呢。”

    一叶渡江:“那个家伙应该不叫李飞吧?”

    小凯摇头说道:“不是李飞,他叫王树,是李飞的好朋友。”

    一叶渡江皱眉说道:“当时你们有没有看见一张粉色的信纸在王树的桌子上?”

    小凯点头说道:“看见了,他是从对面桌子,也就是李飞那张桌子上拿过来看的,我们一进来刚好看见他从那边拿过信纸,还没来得及看我们就来了,他就顺手放在自己桌子上了。”

    一叶渡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此时两人已经来到2号宿舍楼的楼梯口,一叶渡江再次确认道:“你弟弟应该也和你一样,不会害人的吧?”

    小凯笑了笑,不知是不是错觉,一叶渡江感觉这个笑容中透着3分虚假,7分寒意。

    “叔叔,你放心吧,我和弟弟从来不害人。”

    一叶渡江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是跟着小凯上楼了,来到2号宿舍楼3楼后,小凯拉着一叶渡江的手走到最后一间寝室,指了指面前的门说道:“弟弟就在里面呢。”

    一叶渡江点点头,略一迟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只觉得身后一股大力袭来,自己被直接推了进去,这间宿舍的门根本没关上,他就这么被小凯直接推进了宿舍。

    进入宿舍后,一叶渡江再回头,发现身后的门已经消失不见了,整个寝室的墙上全是正在流淌的血液,宿舍空间有些扭曲,满屋子全是血腥味儿,四张床铺上铺着许许多多的皮,仔细一看,居然全都是整张人皮。

    “桀桀桀桀……我和哥哥从来不害人,只是有点小爱好,喜欢收集人的皮囊,多么美丽的东西啊,桀桀桀桀……”

    一个小小的婴儿车缓缓的从最里端的厕所被一个小小的身影推了出来,推车的正是小凯,而婴儿车里此时有个满脸暴露着黑色血脉的婴儿,正斜靠在车中,以此角度与一叶渡江对视,脸上露出狰狞而又邪恶的笑容,他的嘴中含着一个奶嘴,整个奶嘴已经被血液染红,他嘴巴的四周也全都是鲜血,刚刚的声音,正是他发出的,他应该就是小凯的弟弟了。

    一叶渡江惊恐的朝后退了几步,发现自己两腿发软,根本已经无法移动了,他瘫坐在地上说道:“你们……你们……”

    小凯邪笑道:“我们怎么了?喜欢收集人皮是个小小的嗜好,你的师父很厉害,我们没把握干掉他,所以想着利用一下你的同情心,成功的话就把你引到这里来剥皮,如果你不上当的话,我将利用弟弟已经在刚刚你们找到我的那个房间里布下的灵魂通道传送回这里,接着和你们玩一玩捉迷藏的游戏,等妈妈一回来,弟弟和她一合体,你们就死定了。”

    一叶渡江愤怒的说道:“你利用我的同情心?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假的了?”

    小凯说道:“基本上都是真能的,这是给予你富有同情心的奖励,反正你也快死了,我骗你也没什么意思,当然我也隐瞒了一些事情,比如妈妈是先杀了王树全家后,王树才假装妥协,让妈妈晚上到学校找她,告诉妈妈准备和她远走高飞,借机杀掉了她,然后让人下了蛊在妈妈肚子里,接着他就自杀了。”

    一叶渡江感觉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他捂着胸口说道:“你这个……混蛋,你说不知道密码也是骗我的,密码……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摇篮中小凯的弟弟嘬着血奶嘴,满嘴鲜血的说道:“他没骗你,他确实不知道密码。你们所谓的子凶其实是我,我哥哥死的时候已经3岁了,怎么能算是子凶呢,就像他刚刚自己说的那样,密码确实是我在有一天晚上准备剥一个计算机老师皮的时候偶然记下的,你既然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了,密码是fy1990,可惜你永远也无法把这个密码带出去了。”

    听到这一叶渡江的肩膀微微抖动了两下,这是在轻笑时所特有的动作,低着的头看不见鼻梁以上的表情,此时只能看见月光照射到的他的嘴角,呈一个圆弧形。

    “你们以为,我和师父真的傻到连小凯根本就不是子凶这件事都推断不出来吗?”

    一叶渡江的嘴角划过一丝带着寒芒的冷笑,接着居然朝着自己的腹部狠狠的揍了一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