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大小双儿

    “皇上圣明!”

    大明宫南书房内,前任吏部尚书,现今的阁臣崔文龙满脸喜意的对着御案之后的正庆皇帝道。

    崔文龙虽然位极人臣,但他看上去却明显区别于其他几个内阁辅臣,显得年轻许多。实际上,他也确实要比何善宝、方守等年轻,不过才五十出头。以这个年纪入了内阁,不说绝无仅有,那也是相当罕见的事。所以,他一心效忠于赏识提拔于他的正庆皇帝。

    正庆皇帝在宫廷大戏散了之后,本来要随太上皇的銮驾同行伺候的。只是太上皇体恤他忙了一天,命他早些回寝宫休息,他这才得闲。

    此时看着满面恭敬之色看着他的崔文龙,正庆帝笑道:“哦,崔爱卿知晓朕的用意?不妨说来听听。”

    崔文龙是他登基时,就弄进内阁的人,也是唯一一人。崔文龙倒也没有辜负他的苦心,这些年,着实帮着他做了不少事,要不然,在太上皇尚在的情况下,满朝前朝旧臣,能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

    所以,他不介意给为他效力的人多一些尊重。

    崔文龙收起了笑脸,正色道:“皇上今日之举,依微臣看来,至少达成了四个目的。”

    正庆帝一奇,道:“哦,你说说看。”他都没想到这么多。

    崔文龙道:“首先,此次太上皇大寿,皇上事事亲力亲为,妥善筹备,充分展现出了皇上您的至纯孝心,这一点,相信太上皇也一定知道。

    其次,当太上皇表现出对贾家子的宠爱之后,皇上立马大施隆恩,加高官使之入朝,这一招最妙!”

    “说说看。”

    “其一,朝野坊间多有传言,说皇上登基以来,就冷落了许多太上皇在位时的老臣,特别是对太上皇恩宠有加的以四王八公为首的勋贵们多有打压之举……”

    “简直胡说八道!他们一个个贪图享乐,不思进取,难道朕还要将他们供起来不成?若是他们一个个能和溶儿一般,朕又何尝不能容人?”

    正庆帝颇为生气的道。

    “皇上所言甚是,只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咱们也不得不理会这种谬论。就如今日一般,皇上执意加厚恩于贾清,就能有效打击这种言论。

    毕竟,贾清,可是堂堂正正的八公之后。如今皇上如此显露要重用他的意思,别的不说,至少能够让太上皇和四王八公的后人看清皇上的胸襟。

    此外,还有一点,皇上可知道,贾清,是方阁老的关门弟子?”

    正庆皇帝显然不知,道:“竟有此事?”

    “确有此事。如此,方大人一定会感念皇上隆恩的。”

    正庆帝不想还有这样一层关系,也不禁有些高兴。要知道,虽然方守入阁最晚,但是不论资历还是在天下士林中的威望,都不是崔文龙比的上的。这也是他当初为何要千里迢迢将方守调入内阁的原因。

    只是方守此人颇为固执,或许也叫文人的傲气,虽然感念他的“知遇之恩”,这些年也确实为他做了许多事,但其对于朝堂权力之争,似乎不太愿意陷入太深。朝堂议政,也总是就事论事,秉承公心。

    当然,这一点正庆帝并不怪罪。若方守是一个粗浅的文人,他反而不会那般用心对待了。

    如今知道他和贾清的这层关系,呵呵,似乎加恩于贾清,也不一定就是对太上皇的妥协,贾清,或许可以成为他的人,正庆帝心中想到。

    又见崔文龙有些迟疑的道:“只是有一点,微臣有些担心。皇上半年前才把方大人的大弟子调入京城,欲使其担任京营节度使之职,此时又破格提拔贾清为兵科给事中,参赞军机。可能会让方大人遭受朝野非议,于清名不利……”

    正庆帝知道崔文龙的意思,是说如此对方守的拉拢之意过于明显,也不太合规矩。他却不在乎,反而冷笑道:“非议?那就让他们非议好了。只要孙达有胆识有能力,待到将来时机成熟,就算师徒二人皆入阁又有何不可?”

    说完,可能也知道这种口吻不该出自一个理智沉着的君王口中,看了一眼低头不发一言的崔文龙,岔开话题道:“快说你的最后一点。”

    崔文龙听了,整理整理了思绪,才道:“最后一点是微臣自己的看法,贾清虽然年少,又出自世家大族,却大与别人不同。

    以微臣之见,皇上大可以将之收入囊中,加以培养,或许,将来就是一名得力之臣。

    最主要的是,眼下他或许就能为皇上做一件事......”

    正庆帝眼睛一咪,问道:“何事?”

    “关于林如海上奏之事......”

    ......

    贾清一路想着吴仙儿等人的去向,不多时就到了荣宁二府范围之内。

    此时天色已暗,街上只有几个收工较晚的摊贩推着小车各自回家,显得有些清净。

    “嗯?方才那人可是贾瑞?”

    贾清骑马走在最前面,忽见前方五十步外,宁国府后,街对面窜出来一道身影,慌慌忙的往前边而去,俄尔,转进了荣国府后面的一道小门。

    贾清认得那是贾代儒的宅子,只是没看清那跑过去的人影,遂向马下的王顺问道。

    “好像真是瑞大爷,这么晚了,他往那边府里作甚?”王顺也疑道。

    贾清听了,忽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勒了勒马,俯低了身子,神秘道:“你悄悄的跟了他去,看看他到底做什么,回来告诉我。若是那边府里有人问起你来,就说我叫你的,只说叫宝二爷明日别忘了过这边来,然后一道去我老师府上听课呢。”

    “好勒。”

    王顺虽不明白贾清为何突然想知道贾瑞的动向,却不理论,答应了一声,跟着贾瑞的方向,去了。

    这里贾清带着余下的人,从后角门进了宁国府。

    “二爷,您这是?”

    入了府,见贾清将太上皇御赐的字交给上前听候差遣的婆子拿着,显然是要带回一品堂的样子,赖升忍不住提醒道。

    贾清道:“怎么?”

    “二爷,这御笔钦赐的字是要放进祠堂里去的,过后还要隽字做匾呢。你这......”

    贾清不悦道:“刚得的东西,我拿回去看看不行?”

    赖升讪讪道:“行,当然行,二爷只管拿回去看就是了......”

    贾清这才满意,又道:“至于做匾的事,你先安排人来,倒时候我借你瞧一眼就是了,可别弄坏了,这可值不少银子,我担心你赔不起!”

    说的赖升颇为不安,只道:“二爷说笑了,小的哪里敢弄坏它?怕是小的身家性命加在一起也不够抵偿的。”

    他已经看出来了,贾清大概是没有将其供到祖宗祠堂的打算......

    又和赖升交代了一番,安排好了工作,贾清就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回了府。

    要往尤氏的院里去的,只是听丫鬟说:大奶奶在二爷的院子里呢。

    于是,就径直往一品堂而去。果然,不但尤氏,连着秦氏和她们各自的丫鬟仆妇都在一品堂之内,贾清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大票人。

    “不过是出去吃个饭,你们就这么急的到我屋里来寻?你们是主子奶奶,自然哪里都去得,只是苦了我院子里的丫头们!好容易我不在一天,原本可以偷个清闲的,谁知回头还是得伺候人!”

    贾清不满的对尤氏、秦氏道。原本以为会被回敬的,谁知,却都只看着他不说话,眼睛里,满是戏谑。

    贾清一愣,问道:“你们们这是怎么了?”

    说着看向其他人。谢鸾不说话,一旁去接婆子手里的东西,佩凤撅着嘴,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就连站在前面的翠柳也是满脸好笑的看着他。

    就听尤氏呵呵笑道:“原来二叔是怕累着了院里的姑娘们,也难为费心了!二叔若是觉得屋里短了人使,叫人告诉我,我给二叔分派就是了。又何必自个儿到外面去寻呢?”

    贾清更是不解,不自在的道:“我寻什么了?”

    心中打定主意,要是这一干娘儿们敢合起伙来戏弄他,他一定好好治一治......还正想着,只见尤氏秦氏二人各自向两边挪开了一个身位,露出了后面的情形。

    贾清一下子熄了念头。因为她二人身后,两个娇俏的丫头,站在花红柳绿的宁国府女眷之中,脸红红的,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正是随着吴仙儿消失的大小双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