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金泽的叹息

    “这应该与现在日本在中国中西部地区的力量过于薄弱有关。日本人对中国整个东部地区的兴趣远远大于地少人稀的中西部,更不会将精锐力量投入在西京市了,何况这里毕竟是在中国的地盘上,万事都需要小心谨慎为上。”崔明浩猜想着日本人如此‘愚蠢透顶’的原因。

    “日本倒也勉强算的上是我们的对手,不,日本人现在就是我们的潜在对手了,他们有这个资格。但你说现在要小心谨慎,未免太过担心了吧。”金泽淡淡的说。

    如果不是崔明浩这么说,金泽肯定会内心冷哼一声,用自己所见到的事实来告诉对方:谨小慎微?怕不是胆小如鼠吧。

    与金泽关系一直很不错的崔明浩当然明白金泽所想表达的意思,他也明白金泽作为金氏集团在西京市的主事人所拥有的生杀大权,因此崔明浩才会更加小心谨慎。崔明浩深刻的明白,无论金泽再如何具备商业头脑,在经商之道上如何有天分,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金泽也有着他的缺陷,而他崔明浩要做的,就是查漏补缺。

    年纪轻轻的金泽便身居高位,成为西京市政府官员眼中的香饽饽,热门的抢手货,这让金泽的内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丝骄傲。再者看到现在中国内地经济的落后又助涨了金泽的傲娇。西京市当地官员的捧臭脚,娱乐韩星的大行其道,金氏集团在西京市的主事人...当光芒覆盖在同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也就是这个人的眼睛看不到自己脚下的黑暗之时。

    “我听说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做各取所需,意思是人们各自选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你有我所需要的东西,我也有你所需要的东西,两个人相互交换各自所需的东西就是这个意思。当我们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时,我们是会坐下来一起吃酒呢,还是会擦肩而过?”

    “这两种可能或许都不是,最大的可能性是彼此依然是陌生人,最多给对方留下点印象作为脸面,为以后的合作留下余地。这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崔明浩没有正面告诉金泽要如何如何小心,如何谨慎之类的废话,他只是讲了两个中国人之间经常说到的词语作为解释。

    “各取所需?...原来是这样。”

    金泽沉思片刻便醒悟了过来,心中面对中国人时的高傲感略微收起了一丝。是的,也仅仅是一丝而已。

    “公侑他们的进展如何了?”

    金泽之所以现在才发问,是因为他刚才还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凭他对中国的了解,他对中国人是从内心中瞧不起的,更不认为与宫崎龙井的合作中会遇到什么问题。

    “计划应该是没有问题。公侑带着日本方面派来的中国通渡边宏,两天前已经顺利偷渡进入蒙古境内,按计划来看,最迟明天,他们就能到达哈坦布拉格。消息已经提前一天送去了哈坦布拉格,那里也会准备好的。”

    毕竟是牵扯到了自己,这种明显违反中国律法并且有损中国利益的事情,崔明浩还是很上心的,金泽刚发问,他就说出了目前的进展。

    “你知道日本人为什么突然来找我们来合作吗?”金泽突然问道。

    “只听说是国内那边来的压力,具体情况如何就不知道了。”崔明浩一愣之下快速反应道。

    “日本人有时候聪明的我都自愧不如,有时候却又愚蠢到让人发笑。这聪明更多是小聪明,这愚蠢更多是不经过大脑的短视。还真是一个让人感到奇怪的民族与国家。”

    “一开始对宫崎龙井的建议我是拒绝的,以目前我们在西京市的获益来说,完全没必要做这种令中国政府反感的事情。但这才过了几天,在国内,国会主干力量难得统一的向集团高层施压,要求我们必须无条件的为宫崎龙井尽可能的提供帮助。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压迫了呐,我们完全无力抗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整合国会力量的,除了龙山基地(驻韩美军)参与其中,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原因。”

    金泽说到此处叹了口气。也许是为大韩民国名义上的民·~·主,为自己的身不由已而叹气吧。

    “综合起来考虑,日本人突然向西京市派来了宫崎龙井这样的人物,国会内又恰好在这个时间点向集团高层施加压力,要说日本事先没有计划安排,这话鬼都不一定相信吧。如果仅仅只是如此那也罢了,日本也只是夹在韩美中三国之间的小国而已,其资本及实力都有限,不足忧虑。”

    金泽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

    崔明浩了解他,知道他是在思考。有些东西该不该讲,能不能讲也是需要掌握好这个分寸的。

    在崔明浩想来,金泽担忧的是驻扎在龙山基地的美国人背信弃义,就怕龙山基地方面将宫崎龙井和金氏集团都当做棋子作为与中俄掰手腕的兵卒。这样一来不论中美俄谁胜谁负,反正宫崎龙井和金氏集团肯定不会获得大利益,更大的可能性反而是为美国背锅,到时候金氏集团出了大力气还得再受气,典型的两头不讨好。

    “我所担忧的是,龙山基地他们也派人参与了此次行动。”

    “什么?美国人介入了——?!”

    崔明浩震惊了,嚯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饶是他胆子比较大,也被金泽的这个推测惊呆了。

    不要惊讶于崔明浩的震惊,驻韩美军在多数韩国人的眼中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强大到不可战胜的神。在韩国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意识中,这样的想法很普遍,其原因与刻意美化历史,夸大历史的韩国宇宙式教育当然分不开关系。一大批连百年前自己祖先的记录都看不懂的人,除了陷入深层次的YY,貌似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解释自己的历史。

    “如果龙山基地方面介入了话,那这次行动计划肯定没问题了啊,世界上谁敢不给美韩联军面子?俄罗斯已经不行了,中国现在也不行。”

    崔明浩震惊过后就是高兴,这下子即便中国政府发现了蛛丝马迹,他们也可以把责任都推到美军身上,不用再害怕了。

    崔明浩自顾自的震惊和高兴,与站在一旁静默思考中的金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愿如此。哎~~”

    金泽一声叹息,闭上了双眼,不愿再去多想了。他明白,想的再多也是白想,因为他没有拒绝的底气。

    他也很想对龙山基地方面说“不”,然而,也只是想想而已。

    没有实力,连拒绝的权利也没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